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乐毅论》临摹要点指南

2019-09-13 11:59:46阅读:168评论:

一、《乐毅论》简介

王羲之小楷《乐毅论》创作于永和四年(348年)。《乐毅论》为三国时期夏侯玄所撰,是一篇论说战国时期燕国名将乐毅交战主事的文章。王羲之抄写这篇书迹,是付给其子王献之的。原迹久已不存,有《越州石氏帖》、《玉烟堂帖》、《快雪堂帖》等浩瀚刻本传世。

《乐毅论》是王羲之楷书中颇负盛誉的名帖,历代名家对此赞不停口。隋智永在《题右军{乐毅论)后》说:“《乐毅论》者,正书第一。梁世模出,世界珍之。自萧、阮之流,莫不临学。”唐褚遂良《拓本<乐毅论)记》指出:“(《乐毅论》)笔势精妙,备尽楷则。”北宋黄庭坚有诗咏《乐毅论》为:“小字莫作痴冻蝇,《乐毅论》胜《遗教经》。”清人钱泳《书学》对《乐毅论》更是大为推崇:“昔人谓右军《乐毅论》为千古楷法之祖,其言确有理据。盖《黄庭》、《曹娥》、《像赞》非不妙,然各立面目,惟《乐毅》冲融大雅,方圆适中,实开后世馆阁试策之端,斯为上乘。”

《乐毅论》外标冲蔼之容,内含清刚之气;遒劲之中不失婉媚,庄重之中不失姿态;精淳粹美,清雄雅正,意境高远,静气迎人,所谓“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空灵淡荡,高怀绝俗,真大雅不群之作也。《乐毅论》是进修小楷的上乘法帖,从其学起,定能获益匪浅。

二、进修《乐毅论》应注重的几点

《乐毅论》在临写时必需注重以下几点:

第一,写小楷虽仅靠锋尖运行,但仍连结“逆起、行笔、收受”的运笔过程,也按轻、重、疾、涩的方式运笔。在构造上,小楷讲究舒展,抱成一团则端倪不清。

第二,初学小楷,用笔宜缓,缓则许可我们有时间注重到笔法的完美。王羲之《笔势论》中说:“初业书要类乎本,缓笔以定其形势,忙则失其礼貌。”小楷字形虽微,但用笔最要精到。危坐作书时,思惟要集中,一念弗成它移,精神要贯注,一毫弗成苟且,使锋藏画中,鞭辟入里。稀奇是发笔、收笔、转换、过渡、中央走笔处,尤弗成忽略。明末清初书法家倪苏门《书法论》中说:“轻、重、徐、疾四法之中,惟以徐为要。徐者,缓也,即留得笔住也。此法—熟,则诸法方可运用。”切忌字小而忙行笔势,犯浮躁轻率、信手疾书之病。

第三,初学小楷,当先从根基点画人手,后构结体。点画结字既熟,方可注重到笔势的往来和天然的韵律。小楷虽以默然庄重为主,但亦当静中寓动,既欲立场安闲,有老衲补衲之默然;又要笔机活跃,兼天马行空之动势。

总之,进修小楷,捷则有之,忙则弗成。要达到这种境界,惟一的法子就是一个“熟”字。笔法圆熟,则腕一直笔,笔不离纸,虽翰落如飞,而点画精到、结体熨帖、立场雍容,气韵天然生动。

三、《乐毅论》的点画特点

尽管点画在用笔方式上,小楷与大楷并无多大的区别,但事实上小楷比大楷要细微得多,若是没有必然的大楷根蒂,就很难体味到小楷用笔的精到和微妙之处。

《乐毅论》摹仿要点指南

1、点法

点在笔法中占有很主要的地位,它起着画龙点睛的感化,若一点失所,则如丽人之眇一目,势必会损坏字形的构造美。

《乐毅论》帖中的点转变多端,下面简洁介绍几种:

(1)半蚁点。如上图中“放”字首点,露锋入纸,顺势迅落,向右下铺毫,铺毫时借力于上,天然头尖、背圆、腹平。收笔时稍作一两次提顿,切忌动作太大。

(2)杏仁点。如上图中“宇”字左点,露锋入纸后左下铺毫,力着重于左,收笔时向左上方轻提轻顿一两下,然后反揭收之。

(3)竖点。如图中“广”字上点,先向左上逆锋起笔,注重用笔尖,向右稍顿后向下行笔,写成短竖状。

(4)长点。如图中“大”字点画,该点画写法如半蚁点,但比半蚁点更粗重,向右下方伸长,稳住重心。

(5)捺点。如图中“戈”字右上点,该点画似一短捺,行笔虽不事砥砺,却使该字古意顿生,令人回味无限。

(6)挑点。如下图中“节”字左上点,露锋起笔,向右下作顿后直接向右上挑出,与右边第二笔相呼应。

(7)摆布点。如下图中“未”字下面摆布两点,左点用挑点,右点用半蚁点,如许两点摆布呼应成趣,可使字势富有动感。

(8)上下点。如图中“于”字的两点,上一点在收笔时引带下一点,动感十足,使字形加倍潇洒流通。

2.横法

横法又称为“勒”。所谓“勒”有愈收愈紧之意。具体而言,就是在发笔时要逆入,收笔时要回首,行笔时要意有所颐,逆势涩进。《禁经》中有“画如长锥界石”之说,喻行笔弗成太圆滑佻达。

凡写长画,当于不屈中求平,使其画势上平而下呈拱状,就像一只覆舟之样。若上平下亦平,则板刻之弊立见。横画贵于转变。陈绎曾《翰林要诀》中说:“凡平画忌如算子,终篇展玩,不见横画,始是书法。”肺胃“不见横画”即指无平行齐头、板刻凝滞之笔。

下面我们来看看《乐毅论》中横的写法。

《乐毅论》摹仿要点指南

(1)长横。该画的写法是先轻锋逆入,将笔略提,然后敏捷朝右下作一斜直落点,点后锋尖在上,笔肚鄙人,已成偏侧之势。然后用腕法敏捷调锋提笔右行,至收笔时用腕法轻提、轻顿、疾收。如下图中“事”字上横。

(2)短横。如图中“仁”字右上横,其书写方式是先逆锋起笔,再向右下切落,顿笔后向右轻提行笔,最后稍驻提起向左收笔。该横取势稍斜。

(3)左尖横。如图中“生”字上两横,其书写方式是露锋人纸,顺势落笔后即借力于上,将笔杆向右前方倾倒而右行,至收笔时稍用力向右上顿挫一下,然后敏捷反折收之。

(4)右尖横。如图中“观”字左上横,其起笔如短横,行笔后敏捷向右提笔挑出,形成右边尖状,一样取势向右上方。

在《乐毅论》中,横画的写法是雄厚多彩的。如图中“其”字,第—横与最后一长横收笔迥异,前者收笔轻提,后者则重按;中央的两横上者以点代横,且二者位置参差池落,使笔法转变加倍雄厚。

石涛《画语录·转变章第三》说到:“至入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至法。”《乐毅论》很好地施展了“无法而法”的特点,大到全篇,小到某一笔画,都能在总体气势的根蒂上自发地追求转变。一幅佳构总能为我们供应好多值得进修的元素,作为临习者,在把握了全篇的整体气势的同时,还要尽或者多地发现别人尚没有发现的器材,这是临习时需要注重的,也是我们应该首倡的。

3.竖法

凡写竖画,当于曲势中求挺立,则见笔力。前人称竖画为“努”法,有效力之意。元李溥光《雪庵八法》中说:“努之为法,用弯行曲扭,如挺千斤之力。”这是一种富有弹性和力度的曲线之美,或向、或背,或背中有向、或向中有背,或势直而局部曲,最弗成板滞,故柳宗元《八法颂》中说:“努过直则力败。”

《乐毅论》摹仿要点指南

(1)垂露竖。如图中“隆”字左竖。其书写方式是,先轻锋向上逆入,将锋向左上提起,然后敏捷向右作一斜横落点,再调锋提笔逆势下行,至收笔时向左上略提、轻顿,然后反折向上藏锋收笔。

(2)悬针竖。如图中“申”字竖画。其起笔如同垂露竖,行笔至中部时则边行边提,至出锋时敏捷于空中作收势。写悬针顶部稍细,腰部宜肥,收笔当尖利丰满。

(3)曲头竖。如图中“长”字上竖。其发笔时先向左下尖锋入纸,入纸后倏忽转向右下,作一“s”形调锋动作,然后将锋提起,出力下行,收笔同悬针竖,以便与下部或其他竖画区别。

(4)悬胆竖,亦称为上尖竖。其写法是露锋起笔,由轻渐重,稍按后提笔空收,有向、背、直三种形态。如右图中“而”字左竖。

(5)短撇竖。如图中“兵”字右竖。其起笔同垂露竖,略顿后向左下行笔出锋,笔势斜而稍带弧度。

在《乐毅论》中,竖画多为悬针,但也穿插一些垂露,这是一种很自发的用笔转变。全篇看去,我们能感受到作品笔法与构造的无限雄厚性。

4.撇法

撇有长撇和短撇等多种。长撇,前人又称之为“掠”法。前人云:“掠如篦之掠发,此乃斜悬针而末锋飞起,宜出锋处送笔力到而匀,弗成半途击出,则无力而瘦弱。”故作掠之法,颈部要细,腰部微弯曲,宜肥劲有力。颜真卿《八法颂》说:“掠仿佛以宜肥。”出锋时当以腕送,丰满尖利,万弗成作虚尖斜拂之状。而短撇,前人称之为“啄”法。“啄”者,如鸟之啄物,锐并且速,喻其用笔当迅捷、爽利、明快。陈绎曾《翰林要诀》中说:“点首撇尾,左出微仰,如鸟喙之啄物。”

下面我们剖析一下几种撇的写法:

《乐毅论》摹仿要点指南

(1)斜撇。先逆锋入纸,右下略顿,再徐徐向左下按笔,速度渐快,手腕敏捷发力向左下方撇出,笔锋快速脱离纸面。此撇略带弧度,富有弹性,如图中“者”字的撇画。

(2)弧撇。起笔如斜撇,内行笔过程中由重至轻向左下撇出,至出锋时微带曲势,用腕力将锋送出,意欲婉而畅。如图中“度”字左撇。

(3)回锋撇。如图中“盛”字左撇。其书写方式是:先轻锋逆人,作点后将锋调中,疾势下掠,收笔时末锋微微挑出,有回首之势。

(4)竖撇。先写竖,行笔至二分之一摆布,敏捷向左下方撇出。这种撇一样在字中起着均衡重心的感化,在书写过程中切忌显现显着的停留轨迹。行笔过程由慢渐快,应连成一气,天然流通。如图中“夫”字的竖撇。

(5)短撇。如图中“于”字右上撇。其书写方式是:先轻锋向右上逆人,将笔略提,然后敏捷向右下切入作一斜直落点,尔后稍一衄挫,调中后敏捷朝左下撇出,势微弯曲,出锋时要尖利丰满有力,用腕力送。

(6)直撇。如图中“不”字撇画。其书写方式与斜撇同,只是其形较直,笔画挺而爽,要顺势出锋。

(7)粗尾撇。如图中“成”字左撇。该撇分歧于回锋撇,也分歧于其他撇,它在书写过程中至收笔时用力略重,笔画略粗,带隶书遗风,从而能够看出从隶书变楷体的某种过渡时期的陈迹。

《乐毅论》摹仿要点指南

4.楷合隶意。《乐毅论》虽为楷书,但其隶书意味浓厚。如图中的“其”字,横画稀奇长,是一个字的编缉,有“千里阵云”之态,使整个字具有强烈的横向延展性,其感化与隶书中的波画沟通,但形态分歧,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图中“天”字的捺画,死力向右下伸展,非常舒展。图中“下”字的点则是直接从隶书中借用而来,具有向右的活动感,使人的注重力不由自立地向右移动。此外,帖中的竖画大多数较短,且上粗下细,给人的视觉感触是上实下虚,如许就削弱了该画在整个字中的纵向力度感。图中“尹”字的纵撇改为回锋撇,与隶书中的掠法相似,具有隶意,而且该画的长度较短,从而缩小了整个字的高度。帖中还有一些像“双人旁”(如图中的“徒”字)、“足字旁”等也是从隶书中脱胎而来的,这些具有隶意的偏旁部首起到了点缀感化,使得该帖在秀雅行气中有了一种古朴的意韵。

5、楷含行草。尽管《乐毅论》工谨整饬,但仍不乏率意、潇洒、灵便之处。这无疑来自行书和草书的写法。如下图中的“求”、“流”、“致”三字。在工-整细密、一丝不苟的楷书中显现一两个行草写法的字,能增加通篇的活跃矫捷。

《乐毅论》摹仿要点指南

6、特别写法。《乐毅论》中有很多字的写法对照特别,如许在整个帖中就显得转变雄厚。如图中的“围”字,左边一竖较短,以至不克包涵围框里的内容,但作者把上部写得很严谨,再加上反正写得很规范,乃至下部的断开并未影响整个字的严谨。在这种情形下,万万弗成写到中央再把第一竖续长。下图中的“暴”字是个古异体字,笔画较多,写此字须有全局观,写上部即要经营下边,才不至于上松下紧,左支右绌。该帖对这种笔画较稠的字接纳任其天然的处理方式,而不是有意压缩,硬把它压缩在一个字的空间里。这种崇尚天然的构造观与后来颜体“大字促之令小,小字展之令大”的构造处理模式能够说大异其趣。而左图中的“亏”字是个繁体字,但在构造处理上很有特色:下笔体势开张,左部似乎没有给右边留下生存空间,下部则扬左抑右,充裕施展与右边部门的呼应;右边部门则巧妙地穿插进左边的空档之中,使人一点儿也不感觉将就,下部又化繁为简,同时与左边遥相呼应。整个字既稳健又轻灵,确犯难得的精品。

六、《乐毅论》的临写剖析

我们知道,读帖、临帖与模拟性创作,是进修书法艺术的三种主要方式。三者各有功用和特点,互相间又有着必然的、亲切的关系。个中,临帖是要害,学书者在这方面下的功夫也最大。

《乐毅论》摹仿要点指南

在临帖时,我们首先应进行整体幽临写,即先把整个字帖的也许临写下来,从整体上人手。有人起头临帖时喜欢一个字一个字地临,实际上这种方式不太可取。因为,你对全篇字形、章法构造熟悉还不太深,怎能懂得一个字的写法?这比如学素描,比例都不知道,就去描绘局部,那就更加不像。而整体性临写能使你轻松地进入作品,你的义务是验证读帖的感受是否准确,然后实时批改。同时在临写时,必然要凝神静思,收视返听,平心静气,思惟集中,稀奇是对正在临写的字,要视察得细心,对其笔意、笔法、体势要心领神会,落笔则自有会悟。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