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同样是“挟天子”,为何董卓等人与曹操“作用”不一样?

2019-09-13 11:59:32阅读:52评论:

“挟皇帝以令诸侯”,看起来“风光无限”,但问题是“诸侯”也不是傻瓜。你可以“挟皇帝”,诸侯岂非不克“清君侧”?董卓挟持了皇帝,袁绍等人不是以“清君侧”为由组织会盟伐罪董卓?若是不是袁绍等人内讧,以孙策为先锋的联军或者早就攻入关中诛杀董卓了。“挟皇帝”很轻易成为“众矢之的”,你的否决派只要力量充沛,随时能够公布你是“劫皇帝”。

一、“挟皇帝”很轻易被注释为“劫持皇帝”陷入公愤

董卓“挟皇帝”从中平六年(189年)“董卓进京”到初平三年(192年)董卓被王允、吕布刺杀,历时3年。李傕、郭汜“挟皇帝”从初平三年(192年)攻入长安到兴平二年(195年)汉献帝逃出长安,掌握朝政历时3年。

在西凉集体掌握朝政这6年时代,董卓等人并不克“挟皇帝以令诸侯”。董卓等人甚至“挟皇帝”成了烫手洋山芋,随时会被人求全为“劫持皇帝,世界震动”,组织一次“清君侧”的政治伐罪。

二、“挟皇帝”很难处理与皇帝的关系

汉献帝逃出长安,世界诸侯最强的当然是冀州牧袁绍。《后汉书》记载袁绍的谋士沮授说,将军累叶台辅,世济忠义。今朝廷播越,宗庙残毁,观诸州郡,虽外托义兵,内实相图,未有忧存社稷恤人之意。且今州城粗定,兵强士附,西迎大驾,即宫鄴都,挟皇帝而令诸侯,稸士马以讨不庭,谁能御之?

袁绍一听有事理,但颍川郭图、淳于琼透露否决,汉室陵迟,为日久矣,今欲兴之,不亦难乎?且英雄并起,各据州郡,连徒聚众,动有万计,所谓秦失其鹿,先得者王。今迎皇帝,动辄表闻,从之则权轻,违之则拒命,非计之善者也。

三、曹操“挟皇帝”充裕行使“蜜月期”

曹操从建安元年(196年)“凑趣儿皇帝”到建安四年(199年)属于曹操与汉献帝之间的“蜜月期”,曹操不光获得汉室众臣的支撑,并且络续经由“皇帝明诏”封赏“处所实力派”避免与他们之间的对立,例如袁绍就被皇帝封爵为上将军,孙权也被皇帝封爵为讨虏将军兼体会稽太守,公孙度为辽东太守、武威将军、永宁乡侯。

曹操不乱了各地诸侯,就起头“远交近攻”一一清剿身边的诸侯例如吕布、袁术,还收降了张绣等人。比及建安五年(200年)初“衣带诏事件”案发,曹操已经充裕行使与汉献帝的蜜月期掌握着兖州、豫州、徐州、司州等地,获得了超常成长。若是曹操没有“挟皇帝”,或许可以成长,但显然难以获得哪些“忠于汉室”的能臣干吏的支撑。

四、覆灭袁绍集体后,皇帝已经成了“负资产”

建安五年(200年)初爆发“衣带诏事件”,汉献帝已经在经营袭杀曹操,这已经把曹操当成董卓。曹操在建安九年(204年)争取冀州后,爽性把本身的司空府从许都搬到邺城,也是避免被汉献帝暗算。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爽性废三公,自立为丞相,这就导致曹操从汉臣酿成汉贼。

周瑜挽劝孙权抗击曹操就说,操虽托名汉相,其实汉贼也。将军以神武雄才,兼仗父兄之烈,割据江东,处所数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当横行世界,为汉家除残去秽;况操自送命,而可迎之邪?

早就想割据江东的孙权,也“恶人先起诉”求全曹操,老贼欲废汉自立久矣,徒忌二袁、吕布、刘表与孤耳;今数雄已灭,惟孤尚存。孤与老贼势不两立,君言当击,甚与孤合,此天以君授孤也。

能够说到此时“挟皇帝”已经酿成了曹操的“负资产”,不要说刘备、孙权不会把曹操算作“皇帝代言人”甚至算作“汉贼”,并且曹操有能批示得动哪位诸侯?曹操此时恨不得汉献帝来日就死去,他能够假惺惺哭丧一方,然后在众臣劝进下即位。就象后来的朱元璋,韩林儿老是没死,他也就只能让韩林儿沉入长江。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