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奇特的雄麒麟究竟来自何处?张道士和贾母的话里暗藏玄机!

2019-09-13 05:05:55阅读:164评论:

在《红楼梦》一书中,曾显现一个与史湘云的金麒麟看起来极有或者是一对的另一个金麒麟,姑且能够称之为“雄麒麟”。然而,这个雄麒麟的来历却非常奇异,在书中并未明写,给历代读者留下了无尽的猜想空间。耐人寻味的是,贾母和张道士都曾对这个雄麒麟说过一些大有玄机的话,其实细一推敲,都不难发现一个实情,那就是雄麒麟原本出自史家。

第二十九回载,贾母和宝玉比及清虚观打醮,张道士将宝玉的通灵宝玉借了捧出去,“给那些远来的道友和徒子徒孙们见识见识”,事后带了很多“敬贺之礼”回来,内中有个“赤金点翠的麒麟”,宝玉“忙拿起来”。

第三十一回载:宝玉不久将这个麒麟遗失在大观园的旷地上,湘云发现后,命翠缕拾起来。翠缕拾起后笑道:“可(与姑娘佩的麒麟)分出阴阳来了!”湘云也感觉它比本身佩的(麒麟)又大又有文采”。

这就是说,翠缕认为这个拾来的麒麟与湘云佩的麒麟是牝牡一对,而湘云也感觉它与本身佩的麒麟锻造得没有什么两样,只不外因为是雄的,所以比本身的大一些,显得时兴一些罢了。

凭据湘云和翠缕的视察,宝玉得自张道士的麒麟与湘云所佩的是牝牡一对,是锻造得一模一般的一对,那它们就应该同属一户人家,也就是史家所有,而不会分属两户人家——史、张二姓。

当然,这两个麒麟也或者全属张道士所有。然则一个当道士的不像史家那么有钱,不大或者锻造这种价钱昂贵的“赤金点翠的麒麟”。所以这两个麒麟可托为史家所有。

这两个麒麟既然同属史家所有,那身为史家姑娘的湘云天然能够有一个,然则张道士怎么也有一个呢?很或者因为张道士持有的雄麒麟是史家的老姑奶奶贾母擅自送他的。

请看,张道士对宝玉所说雄麒麟“这器材虽说不甚奇怪”的话,不是与他夸通灵宝玉“实在奇怪”之言实际是统一意义吗?而张道士如许器重雄麒麟,用“奇怪”的字眼来夸它,不是等于敷陈人们,雄麒麟来头不小吗?

当然,这种说法有几点难以说通:

第一点,张道士不认可雄麒麟和其他“敬贺之礼”是他送的,而说是世人毫不勉强献上的敬贺之礼,他“也不克反对”。能够揣摩张道士这番话是哄人的鬼话,弗成置信。

首先,“世人”是张道士的“远来的道友并徒子徒孙们”,均是当道士的,怎么会把“事事如意”、“岁岁安然”这些令郎蜜斯佩戴的器材看成“传道的法器”?

其次,“世人”并非为官作宦的,当大田主的,又哪里会有这些“金磺”、“玉块”、“珠穿宝嵌,玉琢金镂”的器材?正如贾母所言:“他们落发人,是哪里来的(这些器材)?”

其三,退一步而言,即使“世人”侥天之幸,有点珍贵器材,也必然珍藏起来,哪里会大手大脚,仅仅因为看见了通灵宝玉,便送与素昧生平而又高攀不上的贾宝玉为“敬贺之礼”?

其四,张道士和贾家关系非浅,又哪里会站在旁边,静看别人送礼,而本身则爱财如命?

雄麒麟和这些珍贵器材分明都是被张道士以欺诈盘剥等可耻可恶的手段,得自史家和其他朱门贵族的,分明都是张道士转送给宝玉而非“世人”送的。

难以说通的第二点是贾母看见雄麒麟后,“伸手拿了起来,笑道:‘这件器材,好象是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其言下之意,大有不熟悉这个雄麒麟是她史家所有,甚至是她本身佩戴过的器材的味道。

贾母这是明知故问,并非对于雄麒麟一窍不通、心中无数,能够说这番话大有玄机。“谁家的孩子”是什么意思呢?是别人家的女孩子而不是本身家的女孩子也。然则这个体人家的女孩子须与贾母有经常的、亲切的接触,不然贾母就视察不到她佩戴什么了。

贾母本身有三个孙女:迎春、探春、惜春。黛玉固然姓林而不姓贾,是贾母的外孙女,但在贾母眼中,也看作贾家的女孩子。这有第三十五回贾母对薛阿姨所说的话可证。所以贾母所说的“谁家的孩子”,只有宝钗和湘云了。

宝钗有金锁,不会再有金麒麟。然则有金麒麟的,只有贾母的内侄女湘云了,既然有!金麒麟的只能是湘云,而贾母还问“谁家的孩子也带着一个”,她不是明知故问,是什么呢?

还有,贾母对于其余“敬贺之礼”均不感乐趣,而单将金麒麟“伸手拿起来”,这不是她乍睹旧物,便不由自主的示意吗?

而她立时接着笑道:“这件器材,好象我看见谁家盼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这不是她怕被人看穿本身的庐山真面容而掩盖隐瞒么?

第三点是翠缕接管湘云的号令将金麒麟拾起后,却尽管不松手,笑道:“是件宝物,姑娘瞧不得”,稍后翠缕将手一撒,湘云“伸手、(把雄麒麟)擎在掌上,心里不知怎么一动,似有所感”。

这不是湘云见了雄麒麟就动心了,而翠缕也预料到湘云会在“金玉姻缘”、“木石姻缘”说法的影响下,睹物生情吗?这不是透露雄麒麟为另一男性所有,而与张道士无关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