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比较淝水之战与晋灭吴之战,我们就能知道苻坚为何不能统一天下

2019-09-12 19:10:44阅读:158评论:

公元189年,董卓立陈留王刘协为帝,这就是汉献帝。不久,董卓毒死何太后,垄断朝政。随后处所群雄纷纷割据自立,匹敌董卓,东汉名不副实。

公元589年,杨坚派杨广率大军攻入南陈首都建康(今南京),南陈亡,隋朝从新统一世界。

整整四百年的内争,我国汗青上再无如斯杂沓的时代了。

在我国古代的盘据时期,南北之间不管是否有民族身分,从新统一的义务最终根基都由北方完成(朱元璋是独一的破例),即使我国经济文化中心南移、南方经济实力跨越北方也不曾改变。

而在三国两晋南北朝的这四百年中,北方曾有5次南征,个中两次成功,三次失败。

两次成功公元280年,西晋灭吴。公元589年,隋灭南陈。

三次失败公元208年,曹操败于赤壁之战公元383年,苻坚败于淝水之战公元450年,拓跋焘止步于瓜步之战(此战拓跋焘其实是赢了的,但北魏此时显然尚未做好统一南方的预备)

成功的案例老是相似的,失败则各有各的分歧。

淝水之战与西晋灭吴之战,相差百年,苻坚在攻东晋之前曾以西晋灭吴自比,对照二者的差别我们该当更能清楚的领略为何苻坚没能竖立第二个“大秦帝国”。

非为地不广,民不足治也,将简天心,明大运地点耳。顺时巡狩,亦著前典,若如来言,则帝王无省方之文乎?

固然王猛以“晋虽僻陋吴越,乃正朔相承”为由劝苻坚不要南征,但苻坚依然想师法“前典”,以“横扫六合”为己任。那么苻坚南征与西晋灭吴有哪些分歧呢?

1、前秦和西晋所依靠的政治力量分歧

在曹氏与司马氏的争夺之中,司马家经由嘉平之狱、淮南平叛和杀曹髦等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同时也博得了其时世家富家的拥护,曹氏实质上失去了世家富家的支撑。

同时,司马氏在263年灭蜀汉,265年经由禅让,代魏竖立了晋朝。

淮南三叛,而腹心不乱,曹髦之死,而四方不动。

司马家眷在今天名声欠安,但在汗青上却也曾有过“世界归心”之时。

这一点,非前秦所能比。公元370年,前秦灭前燕;公元371年,前秦灭吐谷浑;公元373年,前秦攻取梁州、益州,东晋军退居巴东。公元379年,前秦攻占襄阳、彭城。

至此,前秦所占有的地皮几乎与灭吴之前的西晋沟通了,可是其时西晋内部是不乱的,而前秦内部却矛盾重重。

民族间矛盾的不克解决,始终是前秦最大的内部威胁,苻坚不是没有察觉,但他接纳的对各族的优待政策最终却安葬了本身的前秦帝国。前燕的慕容垂、羌人姚苌在苻坚战败之时剪断了前秦的羽翼,给了苻坚最致命的一击。

同时,苻坚把关中氐族分徙至关东各地,目的是维护东方的不乱,可是“远徙种人留鲜卑,一旦缓急当语谁?”后来的事实证实了秘书侍郎赵整的这一预言。

2、对于南征的预备时间分歧

司马氏灭蜀汉在263年;代魏称帝在265年;以羊祜镇襄阳,经营攻吴在269年。也就是说西晋灭吴筹备了十年的时间,我们看羊祜的作战方略:

引梁益之兵水陆俱下,荆楚之众进邻江陵,平南、豫州直指夏口,徐、扬、青、兖并向秣陵,鼓旌以疑之,多方以误之,以一隅之吴,当世界之众,势分行散,所备皆急。巴汉奇兵出其空虚,一处倾坏则上下震动。

固然灭吴之时,羊祜业已身故,贾充成为主帅,但五路出兵方略不变,羊祜堪称灭吴的计谋巨匠。

反观苻坚攻东晋之战,则预备的极不周密。该当说,西晋灭吴是水到渠成,而苻坚南征则是在占领巴蜀之后的顺势而为,低估了东晋的实力。

史载苻坚出师之盛,百年仅见,“众号百万,水陆俱进,次于项城。自项城至长安,连旗千里,首尾不停。”如斯大规模的戎行,在淝水前方溃逃这一局部斗争性的失败后,竟然悉数崩溃,苻坚之败,败的的确弗成思议。或许我们能够说,苻坚的数十万大军极有或者只是被使令的新兵,毫无斗争力,打赢之后锦上添花还行,一旦兵败,则如山倒,无法整顿。

苻坚南征,其实与昔时曹操败于赤壁很相似,但曹操败后仍能重整河山,其原因就在于内部的不乱,这一点苻坚是不具备的,也是他最致命的弱点。

3、东吴与东晋国力分歧

孙权之后,东吴的政权内争频繁,西晋南征之前本就已成崩溃之势。蜀汉消亡之后,西晋占有了长江上游,顺流之敌,对于东吴来说是防不堪防的,东吴之亡其实只是时间问题。

而东晋分歧,与东吴偏居江南一隅分歧,东晋其实仍然占有残山剩水。东吴只有长江天险,而东晋则历久与北方政权拉锯与江淮之地,拥有“守江必守淮”的有利前提。同时东晋曾数次北伐,三次占领洛阳,能够说东晋是割据江东的所有政权中最壮大的,与东吴、宋齐梁陈、南宋、南明等比拟,东晋卓然自立于江左。

东晋的世家富家实力壮大,但其北伐往往不在北伐自己,而是为了以此为由掌控朝政,若非如斯,东晋的北伐其实照样有成功的或者的。

苻坚的统一北方驯良待各族,缓和了永嘉之乱后的民族矛盾,但苻坚在淝水的战败则源于北方各民族间的矛盾远未消弭。前秦的消亡使我国北方的内争比之前更为加剧,姚苌的后秦、慕容垂的后燕、拓跋珪的北魏、赫连勃勃的胡夏等等络续交战华夏,直到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再次统一北方,才临时竣事了这一乱局。

而拓跋焘在450年瓜步之战饮马长江之时,意识到了政权内部民族矛盾的尖利,他在击败了刘义隆的北伐之后最终率军北归。

民族的融合还要比及魏孝文帝拓跋宏的迁都洛阳和鲜卑汉化。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