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宋江:舍小义而取大义的悲情英雄

2019-09-12 17:58:47阅读:139评论:

宋江,字公明,江湖绰号实时雨、呼保义、孝义黑三郎。宋江作为我国四台甫著之一《水浒传》的主人公,是我们人人再熟悉不外的人物了。

宋江在《水浒传》一书中,初进场时,作者对他如许形容道:“坐准时浑如虎相,走动时有若狼形。年及三旬,有养济万人之器量;身躯六尺,怀清除四海之心计。上应星魁,感乾坤之正气。下临凡世,聚山岳之精英。志气轩昂,胸襟秀丽。词讼敢欺萧相国,声名不让孟尝君。”

能够说这是对于宋江极大的赞扬,都已经拿宋江和萧何(萧相国)、孟尝君比拟较了,这还能说些什么?要知道萧何那可是西汉建国第一功臣,与张良、韩信并称为“汉初三杰”。而孟尝君则是战国四令郎之一,孟尝君为人好客养士,门下食客三千,孟尝君身为战国时期齐国人,他的名声在其时甚至达到了“闻齐之有田文,不闻有齐王”的田地(田文即孟尝君)。

从宋江初进场来看,作者是把宋江视为可以安邦定国之英雄人物,再者宋江浔阳楼题反诗那一段,也显现了宋江是一位襟怀洪志,不甘居于人后之英雄。

然而就是如许一位本应是正面英雄人物的宋江,人们却纷纷说他是屈膝派,是葬送梁山的第一罪人。也有说他伪正人、真小人的。

归其原因,照样因为宋江没有选择占山为王或造反朝廷,而是接管了朝廷的招安,乃至于高俅、蔡京和童贯等奸臣使了一招“借刀杀人”,使得宋江率领梁山人马先平定辽国战乱,又转战国内,搁浅国内的农民起义,而在此过程中,梁山英雄死的死,走的走,活下来的也多被朝廷奸臣所不容,最后被谗谄而死。真正能获得善终的则没有几人。这是宋江遭到人们口诛笔伐的真正原因地点。

而宋江本人也未能善终,最终他照样死在了奸臣手中,一壶毒酒,了却余生。

宋江真的是屈膝派吗?他真的错了吗?他应该造反照样持续占山为王?这些一向都是人们所热衷商议的话题。然而在人们的商议之中,却往往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总以今人思惟去评价宋江!

彼时的北宋,内忧外患,宋江若是再造反的话,不胜重负的宋朝会如何,还真欠好说,但从北宋之后还有南宋这点来讲,宋朝统治集体在其时生怕还未失民心,至少是还未损失大部门的民心。

这点从梁山一百单八英雄就能够看出来。

梁山英雄傍边,只如果曾经的朝廷命官,不管是因何而上的梁山,他们几乎都是主张接管招安的,而且也都想要为朝廷立功立业,这个中也包罗林冲、林教头!甚至是曾经的武都头武松一度也进展招安,不外后来他却变了立场。

这里说句题外话,林冲并非因为宋江放走高俅而气死,林冲在后来征辽国、清剿方腊、王庆和田虎等战争中,曾立下不少军功,最后是在六和寺中病死的,而他身后也被朝廷追封为忠武郎。

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即使宋江是梁山泊的一把手,他在招安一事上,也仍然做不到一言堂,底下支撑他的人有好多,这才是梁山最终成功接管招安的原因地点,能够说接管招安一事,虽是宋江同心促成,却也是梁山上招安势力对于反招安势力的一次胜利。

并且要知道今天的我们所接管的教育分歧于宋明,为何说宋明呢?因为《水浒传》一书成于元末明初。而宋江所生活的宋朝,从小接管的是儒家教育,“仁义礼智信”是他们平生的为人之道。而“六合君亲师”不光仅只是祭奠之时的对象,更是一种阶级关系,而且这点已经深入到每一位具有儒家思惟的文人心中,在其时的封建王朝统治之下,这点甚至能够说是深入人之骨髓!是绝对弗成违反的!

受过如许思惟的宋江,他还可以造反么?生怕他的思惟深处基本就没有造反的概念,在他心里深处,造反是灭九族的,是会遗臭万年的,更是逆天时,逆民心的,是基本弗成能成功的!而且从小所接管的教育,使得宋江对于皇命不敢不从,即“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正是以宋江才选择了接管朝廷的招安,因为贰心底想要为国度效力。而且从朝廷的安宁方面去想,从老公民可以避免战火等方面去想,宋江也该舍小义而取大义,接管朝廷的招安。

而宋江在接管招安之后,便率领梁山英雄对外征辽取得了胜利。对内则平定了方腊、王庆和田虎的农民起义。宋江和梁山英雄也的确做到了使朝廷临时平稳,使老公民临时避免战火的伟大进献。

《水浒传》作为四台甫著,算是描写底层社会最多的了,并且书中也多有没什么文化水平、甚至是不识字的英雄,例如“黑旋风”李逵、“白日鼠”白胜和“行者”武松、“花僧人”鲁智深等等。

在这些没有什么文化的人,有些也有忠君报国之心,例如武松。

但他们更多的则是只关心本身的肚皮,只讲江湖义气,他们不懂什么是为国为民,他们只知道追随年老走就行了。

而否决招安的梁山英雄,根基上在上梁山之前就是一方恶霸,他们为非作恶惯了,也早就看不惯柔弱无能的宋朝当局,这些反招安的英雄们,他们的骨子里有一种抵制精神,这恰恰是宋江、卢俊义、林冲、秦明、关胜等人所没有的精神!

而人们所爱的也恰是宋江等人所缺失的抵制精神;人们所恨的也恰是宋江等人对朝廷唯命是从的不抵制精神。

能够说宋江等人对于宋朝统治集体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而这也恰恰是封建王朝禁锢人们思惟的一种哀思!

而恰是这各种哀思,这才培养了悲情英雄宋公明。

但反过来说,这或者也是作者或编者施耐庵的哀思,因为书中不止一次写过,圣上圣明着呢,首要是因为奸臣蒙蔽了圣聪,才致使朝廷孱弱,错不在圣上,而在奸臣佞臣。读过小说的就该知道,书中从未有过反攻宋朝和宋徽宗的段落,即使多次描写过宋朝的阴郁面,但也将其归结为是奸臣所为,而宋徽宗不知,说究竟这基本就不怪宋徽宗。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