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苻坚原本就没打算和东晋硬碰硬?细说前秦伐晋初期的双方战略预设

2019-09-12 11:14:58阅读:110评论:

前秦的军事布置显然也存在问题,我们看到其先锋军汇集了前秦其时能够参战的首要的知名将领,其他各兵团除了巴蜀军有姚苌领兵外都没有留下带兵将领的名字(苻坚虽在长安军中,但他是以天王身份总领全局,而不是具体戎行的批示官,从现有史料的记载上看苻坚也几乎没有批示戎行作战的经验,他介入过对姚襄的围攻,但没起首要感化,在平燕作战后期率领戎行达到战区,但没有批示具体战事)。如许似乎解说前秦在完成计谋睁开时已经估计首要战事由先锋军负责。若是说两翼的巴蜀军、幽冀军还带有明确的计谋牵制义务,凉州军能够视作计谋预备队的话,中路长安军和先锋军之间的分工就显得十分不清楚。若是估计首要战事由先锋军承担,那么何须费很鼎力量集结人数宏大的长安军(秦军总军力87万,先锋军30万,巴蜀军和幽冀军不跨越10余万,凉州军不跨越10余万,如许长安军应有不少于20~30万,宁靖御览中称苻坚率50万进临淝水可为验证)?若是估计主力决战需要长安军介入,长安军并无老将扈从批示难道轻率?

▲苻坚,图/收集。

有一种定见认为苻坚对外动员战争而且亲征本为消弭各族矛盾,也担心其倾国而出有人在后方作乱,所以他将各色人等如张天锡、慕容暐、慕容垂、姚苌、朱序之流都带出来参战,能派上用场的上前方,没什么用的带在身边防止出事,也有必然事理。并且苻坚还带着大量的御辇、乐工之类的非斗争举措,综合各类材料和推想剖析,我认为中央的长安军实际上并无真正参战的意图。

如许的大军从集结、开进、驻扎都要破费大量资源,实际上是一种虚耗。鉴于东晋的总军力只有不到20万,实际用于前方的不外10余万。(无论荆州、扬州都弗成能抛却不守,)秦军更合理的编组是先锋军编为10余万或20万,苻坚亲率10余万在后形成梯次布置。若是晋军主力前出决战,前秦也能够整合其先锋军和苻坚本部迎战,或以先锋正面投入交战,本部绕从侧后迂回合围敌军。

在《宁靖御览·卷309·兵部40》中记载了苻坚对苻融的一段话,苻坚率众五十万向寿春,谓融曰:“晋人若知朕来,便一时还南,固守长江,虽百万之众,无所用之。今秘吾来,令彼不知,彼顾江东,在此必当战。若其溃败,求守长江,不复可得,则吾事济矣。”若是这段记载属实,那么秦军的计谋指导是贪图在淮南野战中覆灭东晋扬州集体主力,然后趁建康空虚一举拿下,尽量避免东晋固守长江不战以劳秦师。

这个贪图自己并不是欠好,而是我不领略苻坚为什么会认为他本身来东晋就会避免决战,而若是东晋不知道他来就必然会在淮南决战。苻坚带动了百万大军,这个谍报东晋方面一定知道。若是苻坚认为若是东晋固守长江其百万之众无所用之那么其南征规划就是一个见笑。哪有带动百万大军的战争对方有策略使己方束手无策的事理。另一方面我们姑且认为苻坚贪图隐瞒本身来前方的意图是避免东晋方面经由知道苻坚达到战区而知道前秦的主力达到正在预备决战,诱使东晋方面认为前秦只有先锋达到,试图前出挫败前秦的先锋导致前秦挫锋折锐而失败。这在事理上说得通,然则实际上苻坚来前方时只带了8千轻骑,连填补梁成部的损失都不敷,再加上慕容垂等先锋一部正在勋城一带运动,前秦预备决战的实际军力还不是先锋军的悉数。并且苻坚派了朱序去说降东晋前敌总批示,先不管苻坚是否知道朱序会出卖秦军的虚实,单单朱序的地位和义务一定露出了苻坚达到前方的情形,因为只有苻坚才能派出朱序承担如许的义务,没有苻坚的授权,朱序弗成能与东晋前敌总批示杀青任何和谈。是以前秦弗成能杀青其意图。所以宁靖御览所述苻坚之意我认为是后人诬捏的。

不外这段话固然不真,但前秦方面进展将决战疆场置于江淮间的或者性是很大的。从战前苻坚与释道安的对话中可知,苻坚知道南方的湿热瘴气对人的影响,在襄阳和彭城的争夺战中,前秦戎行已经初步感触到了南方作战与北方的重大区别。他们不肯意首要斗争在长江以南睁开是很天然的。从东晋的一贯示意和布置来看,东晋方面一向有守江必守淮的熟悉,前秦军进入淮南,东晋方面必然会有重大回响,所以前秦进展在淮南决战不是弗成能的。这也是秦军精辟都在先锋军的原因。很或者前秦方面也知道本身的百万大军不外是恐吓东晋和为本身鼓足士气的心理战术,苻坚韧际上也预备依靠这25万人解决问题,究竟东晋方面在此偏向只有8万摆布。

苻坚九月二日自长安出发,当月达到项城(河南沈丘),苻融进展甚速,九月初,达于颖上(安徽颍上县)。苻坚驻跸项城,致书东晋君臣:“已为晋君于长安城中建广夏之室,故今大举相迎,克日入宅也。”(《世说新语·识鉴》)

东晋方面也敏捷完成备战和布置,东线淮扬战区,以尚书仆射谢石为征虏将军、征讨多半督,以徐、兗二州刺史谢玄为先锋都督,与辅国将军谢琰、西中郎将桓伊等众共八万拒之;使龙骧将军胡彬以水军五千援寿阳。(《资治通鉴·卷105》)西线荆州战区,车骑将军都督江荆梁益宁交广七州军事领荆州刺史桓冲、冠军将军桓石虔镇上明(湖北松滋县东),辅国将军杨亮、右将军毛虎生镇巴东(重庆奉节江北岸),前将军刘波镇江陵,项城太守桓石民镇夏口,总军力水陆军约10万。

前秦百万大军压境,东晋朝野上下震恐。当朝宰相谢安深知惊惶失措必然崩溃斗志。只有临危不惧,镇之以静,才能整顿人心,自在应敌。他心里压力很大,但却外示休闲。谢玄职在前敌,情形危机,叩见谢安,求取退敌之策。谢安了无惧色,渐渐回覆:“以别有旨”,再无他言。玄不敢复言,乃令张玄重请。谢安遂命驾出游山墅,亲朋毕集,与围棋赌墅。桓冲深以基本为忧,遣精锐三千入援京师。谢安说:“朝廷处分已定,兵甲无阙,西籓宜留认为防。”冲对佐吏叹道:“谢安右有庙堂之量,不闲将略。今大敌垂至,方游谈不暇,遣诸不经事少年拒之,众又寡弱,世界事已可知,吾其左衽矣!”(《资治通鉴·卷105》)

▲谢安画像,图/收集。

有人认为谢安其实没有什么手腕,此时心里悚惶已无方略,只是摆出名流气概充架子罢了。对此我并不认同。谢安其人在汗青上的记载是一个对照务实的人,于其家眷谢奕、谢万等人比拟,其名流气概是不克比的,他以实际好处为重,勉从桓温之命出仕,曾屡为其时名流所讥。《世说新语》记载,谢公在东山,朝命屡降而不动。后出为桓宣武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灵时为中丞,亦往相祖。先时几多喝酒,因倚如醉,戏曰:" 卿屡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 安石不愿出,将如苍生何!' 今亦苍生将如卿何?" 谢笑而不答。又:谢公始有东山之志,后严命屡臻,势不获已,始就桓公司马。于时人有饷桓公药草,中有" 远志".公取以问谢:" 此药别名' 小草' ,何一物而有二称?" 谢未即答。时郝隆在坐,回声答曰:" 此甚易解,处则为' 远志' ,出则为' 小草'."谢甚有愧色。可见谢安并不是纯以风度的魏晋名流,他是很务实的。

在此危机当头,我们看到谢安的措置也是相符机宜的,谢玄来请示方略,可谢玄还有上级谢石,大敌当前,越级请示是军中大忌,极易造成情面猜忌,动荡震骇。而值此版荡不安之际,绕开公务以私人关系谋害方略,轻易予人无限联想,谢家是否存在于朝廷分歧的设法?是否尚有筹算?谢安指出应按正式渠道打点公务,襟怀坦荡,大公无私,令人无话可说。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