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董卓在汉末最有能力再建一统,可局势却使他错失周武王的美名

2019-09-12 11:13:36阅读:98评论:

真实的董卓没有《三国演义》衬着的残暴

董卓崛起于东汉伐罪西羌的战争,久拖不决的战事,让汉廷有或者异化为中唐军事力量外重内轻的危险款式。东汉军事力量的边郡化,加深了外派将领与边军及蛮族部落的关联,董卓眷养的亲兵都是胡人养子。这种结构就像唐代藩镇那么危险,朝廷里任何不协调声音,都或者激起边防军帅的野心,洛阳持续上演外戚、太监、儒臣三角权斗,给了董卓绝佳良机。

周文王曾经处在与董卓雷同的情境,甚至比后者更具优势,商纣王曾授予周文王西伯之爵,让其独掌西土诸邦。周文王得以协和西国,首要在于朝歌朝廷无暇西顾。董卓在洛阳朝廷陷于东部黄巾杂沓时披露反意,就连西征统帅也无可若何,张温不听孙坚之劝除掉董卓,照样考虑到会对边陲诸将发生连锁效应,朝廷正处于摇摇欲坠时期,戎行万万不克再出事。

周武王凭借商纣王的纵容而称霸西土,为之后的兵入朝歌做好预备。董卓窥准汉灵帝的姑息,整合了并凉部曲,为不久的进军洛阳蓄势待发。从道德史观角度,纣王昏暴,武王躬行天罚,毫不能与残暴的董卓相提并论,甚至连与董卓有着相似之举的曹操,其评价也比被点天灯的董太师要好得多,但《后汉书》的春秋笔法,却有意袒护事实。

自党锢之祸后,洛阳朝廷已经失去名流潮水的推崇,依然委身帝王家的士医生,或多或少屈身周旋于太监圈子,杨给予袁隗都是太监拉笼的对象,袁氏四世三公的政治号召力,至少在袁绍这一代,曾经得益于为士流所不耻的太监卵翼。靠着太监搀扶登上权力巅峰的袁绍与何进,后来欲联手铲除阉宦,生怕也是慑于士流舆论压力,试图洗白身家信用的拼死一搏。

士流群体的气愤施展执政廷的大赦令中,当黄巾倏忽兵向洛阳,太监起头担扰名流豪强与黄巾流民的连系,当初恰是这种连系,破坏了新莽的关东秩序。士医生的离心倾向也遍及撒布于戎行中,当张温统军西征时,谋士向其提议变节回京,提前实施后来曹操挟皇帝的霸谋。同样是西北军帅的皇甫规,也收到谋士的雷同建议。固然洛阳朝廷的权势还能镇抚诸将,但离心意识的黑暗蓄积,最终凝集为“袁氏当为皇帝”的预言,袁绍与袁术都在积极经营李渊与赵匡胤的功业。

董卓进京挟持汉帝,立即征召四方名流入朝为官,如斯行动恰是之前积极驱驰以铲除太监之谋士的谋略,给人的印象不会比径自入宫逼死皇后的曹操更差,董卓与曹操的沟通点,比曹操与诸葛亮更多,前后评价倒是天地之别。

商周革命强调纣王残暴为前提,但士流立场与黄巾暴起,已经解说天厌刘汉,当局军打平黄巾,只是商纣王镇服东夷的翻版。东汉几乎走到了商朝溃逃的田地。舆论上独一能拿出的挡箭牌,就是新皇帝幼弱,此前荒政错不在他,但就连这点也只是像袁术这种野心家暂时找来的托言。

董卓不得人心的形象,是关东联盟出兵后进行政治宣传的究竟,并凉将士并不这么认为。当董卓已死,即将攻下长安的李傕质问王允:“太师所犯何罪时”,一贯刚毅的王允既然语塞。在后人看来似乎很轻易回覆的问题,号称智除权奸的王司徒都不敢回覆,个中必有蹊跷。子贡曾言“正人恶居下流,世界之恶皆归焉”,其例子不止商纣王、隋炀帝,也要包罗董卓、以及后来的窦建德。

直到董卓赶紧赶往洛阳那一刻,他都是其时帝国境内最有实力重塑周武王东征神话之人。关东骤起的乌合之众,显然不是并凉劲勇的敌手,曹操与孙坚的败绩,以及牛耳袁绍的迟疑不前,都反衬了西军的恐怖战力。关东诸将各有谋略,联盟之稳定水平,不比周公东征碰到的殷商盟邦更顽强。董卓的命运就像李自成,后者几乎站在了明太祖的位置,却最终落得个刘盆子的下场。

袁绍掀起的诛太监怒潮,导致洛阳朝廷一片杂沓,董卓率兵入京临时稳住下场势,但立即发现,四世三公的袁氏家眷正在集结作乱力量。关东郡县的从新武装化,加剧了洛阳的地缘威胁,董卓虽不正面驳斥郑太苦守洛阳以呼吁世界的建议,但他却显着知道,固守洛阳将会陷入后来曹操在许都四面皆敌的逆境。董卓的基地在关中,西行入关远比班固诗意化的王者权势更靠得住。这点很像周武王,西土联军打倒了急急应战的商朝大军,却慌忙回撤,或者是怕后路被割断,五代时契丹大军长驻大梁,究竟被各处所镇围剿,耶律德光连叹“悔之晚矣”。

火烧洛阳的迁都之举,稳定了董卓相对于关东诸将的优势,也是他比周武王慌忙回撤加倍深谋远虑之处。周武王留在东土的三监很快动员兵变,他低估了商朝余党的权势,让西周陷于极其被动的局势。洛阳朝廷余威尚存,若派驻将领,要么被袁绍所灭,要么守将本身就酿成袁绍那样的牛耳。将朝廷留在关东,只会增加袁绍盟军的凝聚力,不如移之长安,本身还能行使。

朝廷西迁打坏了关东联盟,挑起了袁氏兄弟的内斗,曹操再怎么吃力口相劝,曾经的盟友早已化为乌合之众。周初三监还能奉武庚为主,袁绍与袁术却还在自立与废立皇帝间互相纠缠。缺乏王命的关东诸将各自占地为王,董卓面临的形势远比周公更平安,周公东征一旦失败,商朝叛臣的恶名永远抹不去,董卓还掌握着朝廷,疆场上的失利后果不会比曹操赤壁之败更严重。相反,若是当初他将朝廷留在洛阳,今后将会遭遇雷同袁绍进退失据的境地。

无论董卓是否返回关中,关东区域的杂沓弗成避免,袁绍“世界健者,岂唯董公”,抢在最前头起兵,决心凭借家眷的政治号召力,匹敌董卓挟持汉廷的伟大权势,其难度不亚于翟义起兵反莽。董卓西迁帝都,彻底释放了袁绍的野心,把关东疆场留给乌合众将。

吕布与诸将错误,导致洛阳四周战争的溃败,董卓顺势接纳计谋退却。西军退到潼关以东的陕县,联军再也无法进步一步。此后双方在洛阳区域的拉锯战,印证了董卓恐怖的计谋远见,也坐实了荀彧有关颖川四战之地的预言。

董卓的还击几乎在不乱潼关防地的同时睁开,刘表前去荆州的录用,以及公孙渊远赴辽东,都在翼侧牵制着关东诸侯,张杨的投诚更像一颗打入关东的钉子,颇有唐高祖于大战前见缝插针的结构。唐廷面临河朔三镇的兵变,也是首先遍设方镇,随后大军进剿。董卓也在打这个主意,但他迟迟没有出关东征,反倒助长了诸侯兼并战争的势头。

平乱自动权仍在董卓手中,朝廷仍在长安,袁绍与袁术正为了是否拥立汉室而手足相残,董卓若此时出关,挟皇帝以令关东,给敌手带来的压力,丝毫不逊于曹操顺江东下给孙权的伟大震憾。他历久按兵不动,首要是处理本身与朝廷的关系。

王允结合吕布刺杀董卓,解说董卓最终也没有处理好与朝廷的关系。从后人角度看,刺杀成功缓解了西军东征给关东造成的威胁,但其实董卓的死只是个不测,关东联盟并未由此避免崩溃。从汗青经验来看,周武王身后的事态,远比汉廷接管董卓戎行后更严重。昔时三监奉武庚为主,结合东夷部落配合否决丰镐朝廷,而汉廷接下来所要面临的,用王允的话说,都是本身的学生。此时的朝廷权势尚在,大可重演刘邦出关的故事。

朝廷对西军将领控驭无方,导致了对自身权势最惨重的袭击,几回施展里应外合的暗算手法,彻底激化了西军将领的火拼,皇帝与百官在混战中庄严扫地,连带波及董卓生前对关东的钳制策略。关东与关西同时陷于杂沓,造成完全分歧的究竟。关西朝廷的权势被彻底减弱,当它狼狈重返关东时,发现本身无异于难民,袁绍却早已兼并河北,雄视世界俊杰。

从汉末到三国的汗青拐点,不是董卓兵进洛阳,而是李傕郭汜的长安大战。董卓掌控下的朝廷与西军,完全有能力上演周公东征的豪举,甚至李傕与郭汜都有实力饰演周公与召公的统一战线。汉廷却走上了唐末的汗青,接连蒙受与河东镇互攻的唐廷,破坏了最珍贵的权势力量,完全释放了朱温与李克用的战争意识,这与后来曹操袁绍相争的汗青几乎一致。

汉献帝无论落入谁手,都无法挽回失去的平乱机会,战争只有在诸侯互攻的数十年后才能搁浅。对于汉廷独一幸运的是,曹操比朱温更懂礼数,他的儿子仍然让汉帝面子退位。

董卓与曹操都错失了再建一统帝国的机会,但后人太息的,或者永远都只是后者,而且将那原本能够由前者阻止的杂沓局势,传唱为英雄辈出的出色故事,而是非功过的谈论,又回到了《论语》那句话: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正人恶居下流,世界之恶皆归焉。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