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清朝刚建立为何就匆忙编写《明史》

2019-08-21 01:37:48阅读:147评论:

满清要入主华夏,成为新的正统王朝,它必需公布“前任”大明已死!

清人专心良吃力,这些工作打其进京就起头了,如改葬崇祯帝后,令臣民服丧,谥曰庄烈愍皇帝,陵曰思陵……这些是来帮助的邻人该做的吗?此时的清廷已是鸠占鹊巢。

得了机会就要坐世界,它如今的定位,已不再是偏处满洲、控驭东蒙的清国,而是继续中华正统的大清朝!

“朝”者,中华正统嬗递之朝代也;“清国”向“清朝”的进化,是清人入关前后政治观点转变的基本。

曾经的满清虽与大明有“争正统”的一些勾当,如钳制明朝的藩属国朝鲜向其称臣,但它还没有“金瓯无缺”的野心,其定位只是一个与明朝平等的国度。而满清入关后,天然就不是如斯了。实际上,此后的满清始终在为确立本身的正统地位而起劲,它不认可南明,果断不移地灭明,都是为了证实本身是明朝在中国正统王朝谱系上的正当继续者。

清人在埋葬崇祯帝时,已暗示明朝已经消亡,这一点很快酿成明确的政治话语,如其圣旨所言:“本朝立国东陲,历丰年所,幅员既广,无意并兼。昔之沙场用兵,本冀言归亲睦,不幸寇凶极祸,明祚永终,用是整旅入关,代明雪愤。”清传播,清兵是在“明祚永終”后才入关的,灭明者是贼(闯),不是清;而“南中(南京)乘衅立君,妄窃尊号,亟行乱政,重虐人民”,它天然不愿认可,且必需加以挞伐。

顺治二年(1645年),清廷遣多铎率师向南进军,大军还未开到扬子江,它已迫在眉睫地开“明史馆”,要修“胜朝”之史了。子女王朝修前代之史,是古代中国王朝因袭已久的政治传统,清廷在正式与南京干戈相向前,先公布明的消亡,既为其征讨正名,亦为釜底抽薪之计。天然,此举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明史馆仓促开了,而《明史》最后修成,已是九十年后的事情。

当然,明朝亡不亡,不由清人嘴巴说了算,最后还得着手把它推进坟墓。

此时弘光朝廷还占有淮河以南的恢弘地盘,若是它争气,可以击败南侵的清军,则金宋战争的汗青将重演:弘光朝廷将为“南明”(一如南宋),与清朝等分世界,再次形成南北分立的局势。

汗青上的南朝或北朝,往往自居“中国”,而视并立者为戎狄和僭伪。若是1644年后的景遇是(南)明、清分治,它们也必然履历一个较长时间的争正统(争为华夏王朝)的过程,然后起头平等或不屈等的国交。

可汗青没有假设,史实是,靡烂的弘光朝廷不胜一击,成立仅一年就被清人所灭。时为弘光元年(1645年)蒲月,也是清顺治二年的蒲月——这回明朝真的玩完了!

清廷用兵大胜,在“既俘福藩,南服略定”后,即命江南在十月举办乡试(省级科举测验),并诏告世界:特宏大赉,嘉与维新。”同时赦宥河南、江北、江南等地官民“絓误”(指受连累者),所有(明朝)横征逋赋,悉与蠲免。大军所过,免昔时额赋之半,余免三之一……俨然为新皇帝恩惠世界之义。

对于明朝消亡时间,清朝官方的话语,前后完全一致,并经由撰写史书、文字狱等形式,络续加以强化。

清廷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所尽的起劲,是前朝不克比拟的。我们能够连系元朝人对“宋亡”的记事来加以懂得:

公元1279年3月19日,南宋残存势力与元军在广东新会之崖门近海苦战。日暮时分,宋军大溃,宋相陆秀夫绝望,遂负起年仅8岁的幼帝赵昺,投海而死。《宋史》稱,此役后,“宋遂亡”。

如今有人接管《宋史》的概念,认为宋朝是在崖山之战中消亡的。然而,崖山海战前三年(1276年),宋室君臣献首都临安(今杭州)出降,就不是它的消亡?

元人修《宋史》时,在“宋亡”这件事上的表述实在有点新鲜。

崖山之战记在《宋史》“本纪四十七”中,本纪在纪传体史书中,是皇帝的列传,这篇本纪包罗三小我,即南宋的最后三位君主。他们是哥仨儿:赵和他同父异母之兄赵昰、弟赵昺。赵就是献城屈膝的那位宋帝,被元朝降封为瀛国公。元军占领宋都临安,可与清军占领北京比拟;临安献城后,的两位庶兄弟罡和昺,随其母杨太后出逃,先后称帝,在元军的穷追下,一路狼狈南奔,亦与南明之隆武、绍武、永历相似。

元修《宋史》将昰和昺的事迹“附”在瀛国公后,无异于认可他们被拥护为“宋国之主”的事实,但在那篇本纪中,却只称谓他们在宋朝所授的王号,而不认可他们“帝”的身份。但不是帝,为何又将二王事迹羼入专记帝王之事的本纪呢?赵既已降封瀛国公,亦岂可为之立本纪?这显然是矛盾的。

并且,《宋史》既然不认为昰和昺具有正统地位,就不应将他们的不幸终局与宋之亡国关联起来,当赵率南宋百官屈膝,而且“诏谕(全国)郡县使降”时,就应该认定为宋朝消亡,不应复将宋亡系于一个“僭统者”的跳海自杀上。

以上矛盾无疑是史家的疏忽,他们修史时很有点“不识时务”,难怪有人说,元朝末年急急成书的《宋史》,编校不精,是较为粗疏的一部“正史”。

同样是修前代史,清人修《明史》,就没有犯如许初级的“政治错误”。莫说本纪,就是整部《明史》,对隆、永等南明之君都无一个字的记载;朱由崧则收在《诸王传》里,且云“自立于南京,伪号弘光”。

明朝消亡时间若何定,关系到清朝的正统地位,不是小事,清廷果断的史观是:明亡于崇祯帝煤山自吊,灭明者为“贼”(闯王李自成),大清是从“贼”的手中夺的世界。在乾隆四年(1739年)定稿颁行的《明史》,就在崇祯帝身后称“明亡”,并云“(帝)之蒙难而不辱身,为亡国之义烈矣”(《庄烈帝纪》);同时《明史》将爝火不息,奋战不休,一向到康熙元年(1662年)才最后息灭的“南明”事迹一概扼杀。在清代,敢书南来岁号便是大逆不道,也没人敢以弘光或永历之亡为明朝之亡。

《明史》在长达数十年的修撰中,明确把握并对峙一个重大的焦点理念,即正统观,以崇祯殉国划线,之前认可明朝居“定数”与“正统”,明亡后就由清朝继续个中原王朝的地位,而其他奉明正朔者,皆为残渣余孽与僭伪。在这一点上,全书完全一致,毫无摇移,更无矛盾之处。而元人则不克将临安之降断为宋亡,故《宋史》一边削宋末三帝帝号,一边却为其立本纪,造成表述上的杂沓——仅就修前朝史这一点来看,清廷的统治技能远较元朝更臻圆熟。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