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藏品萃华 | 造意强风骨 写神通性灵 ——陈洪绶及其门人的《何天章行乐图卷》

2019-07-22 13:06:02阅读:65评论:

陈洪绶(1598—1652),明末清初书画家及诗人。浙江诸暨枫桥人,字章侯,号老莲。明亡后削发为僧,号悔迟、云门僧。善山水、花鸟、草虫,尤工人物,与崔子忠号称“南陈北崔”。其画工中带写,造型不拘形似而趋于夸张转变,或头大身小,或骨相凛然出尘、神情气质异禀奇奥,法古出新,将汗青人物与社会习惯世态多作深入描绘与揭示。有《宝纶堂集》以及大量工笔适意人物、花鸟画与《九歌》《水浒叶子》《西厢记》《博古叶子》等传世。

陈洪绶身处社会动荡、战伐不休、明清易帜之际。他深受明中后期思惟解放、声张个性的时风影响,故儒释道对他来说只是传统文化的深长玩味,而不是作为“职业画家”的纯粹崇奉。其图写道释、高士、仕女甚至风尘人物,大多基于人文品质的玩味和市场合需,因为首先要生活。同时也不克轻忽其格调的古雅奇崛、文人风骨坚挺的可贵内质。因为一样职业画家思惟性往往让位于艺术性甚至商品性,大量出售之作内涵朴陋而流于滥制。而陈洪绶持郑重严峻的创作立场,尽量有所夸张的工笔意写,整体也肃肃沉稳,勾染精妙,无轻率应付习气。在列传文字中,陈老莲被描写成一位小看显贵、视金钱如粪土且嗜好酒色、尽兴恣性的狂士,这当与其放浪形骸的个性有关。入清后陈老莲落发为僧,改号“悔迟”,炼狱更生,脱胎换骨,境界获得升华。从传世的作品来看,其早期(19至33岁)以白描人物为主,如《准提佛母法像》等;中期(34至47岁),画艺精进并在版画范畴异军突起;晚期(48至54岁),画技炉火纯青,《授经图》等一批精湛的作品降生,巩固了其在画史中的卓越地位。同时,陈洪绶兼善诗书,上海藏书楼藏有《明陈章侯手写避乱诗底稿》,能够为证。陈洪绶的画作昔时即远销国外,尤其执政鲜、日本大受迎接。其首要作品《宣文君授经图》藏于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钟馗图》藏于姑苏博物馆,《吟梅图》藏于南京博物院,《麻姑献寿图》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蕉林酌酒图》藏于天津博物馆,《雅集图》藏于上海博物馆,《回去来兮图》藏于美国檀香山美术学院,《授经图》藏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美术馆。

这里赏析的《何天章行乐图卷》(见下图),绢本设色,内纵25.3厘米,横163.2厘米,现藏姑苏市博物馆。此后画行书款“陈洪绶补衣冠,门人严水子补图”可知,此画为陈洪绶及其门生合绘的。画上钤“章侯氏”白文印与严水子朱文名章,后有江、浙、皖、豫、闽共37家题跋。图中所绘主人公何天章为明末复社中人物,壮志未酬,后隐居,以风流高逸自许。此人道格特点颇合陈洪绶落发前的心理状况,所画内容更属其雅俗共融的热衷题材。图中,何天章边幅儒雅老到、品格清高而神情专注,颇具高逸文士气质,于老松清筠之下,静听两位坐于蕉叶上的仕女浅唱轻吹,正在酝酿题诗。其身旁案上放置着插菊花瓶、待挥毫的空白宣纸以及镇纸、笔、砚等文具。正面的仕女双手执宝扇(扇上绘工笔重彩梅花),嚅动樱桃小口作浅吟低唱,眉眼含愁带怨,不无炎凉历尽、风尘飘零之叹;侧面吹箫的仕女显着瘦小一些,似闻箫声呜咽,伴着歌声萦绕于松竹之间,飞出石阵山冈而漫衍于天水远方。陈老莲富有人文情怀,故对汗青文化以及各类人物多有存眷与示意,屈子行吟、水浒英雄、仙道高僧、文人山人与仕女生活等皆入画面,取法唐宋工笔而款式严整,气息古雅,勾染挺秀朴厚,不求华美光鲜而求气质脱俗,以至放胆夸张,惊世骇俗。如要害人物头大身小,神情不凡,湖石等用笔极尽倔犟旋折方硬之势,圭角外张而个性强烈,隐含愤世嫉俗之意。此作分明是借描画复社山人何天章貌似闲情逸致的生活场景,折射残暴的社会实际,令人不禁想到同样具有深刻的批判实际主义特征的白居易的《琵琶行》。当然,个中有其门人严水子介入创作之功,但整体气势与大旨应归老莲统摄。学生与师尊合作往往遵守先生主意和手法,尤其是人物造型,非老莲莫属。若是说为了成就后学画名,亲主动笔并指导完成此作亦无弗成,又含有栽培之功,明款标出,不打纰漏眼以欺世,可见真人品性、士人气节矣。

若是说,以画为依靠而写心声是技进乎道之高标,《何天章行乐图卷》已臻此境。其刚柔相济的用笔、长短不一的章法、升沉跌宕的律动、无声胜有声的意境等,均示意不俗,而梅、菊象征人格的分歧流俗,堪称点睛之笔,无疑是对正人气节的颂扬礼赞。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