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文人卖画那些事儿,风骨狡黠

2019-07-21 23:12:18阅读:70评论:

起原:《中国美术报》第92期 美术副刊

画家总绕不外卖画这事儿,

一为生活,

二则画卖得如何也有个社会承认与作品价格的参照。

而在文人画鼓起时,

卖画倒是个“丢份儿”的事儿。

中国有一套“士文化”的约束,谈钱则俗。

所以名画家都有个近于圣人的形象。

高居翰师长在他的《画家生涯:传统中国画家的生活与工作》一书中如许描述文人画家:

有着深挚的文化素养,过着和平的生活,不关心世俗事务,只埋首于学问,他以习字作画为业余喜爱,用以抒发本身的感情,他将书画送给同伙,除了偶有礼品和通知作回赠外,并不指望获得酬报。

不卖钱?是的,不卖钱,卖了也不说。

一方面是士医生们衣食足才画画,另一方面他们更留意“道”和情操方面的追求,更在意一种“面子”,即所谓“悦诗书以求道,洒笔墨以怡情”。

有大本领的人要的是治国平世界,写写画画是“小道”,即使倾尽心力,也得说是业余喜爱。

李成《晴峦萧寺图》

宋人赵希鹄说李成、范宽“皆士夫,遇其适兴,则留数笔”。

真是糊弄鬼呢,想想《溪山行旅图》吧,能是一不留神画出来的?

画家越来越多,可并不克一画画就不饿了。

范宽的《溪山行旅图》

明代中期以来,文人经由绘画获取收益的情形日渐增加,但卖画仍是一件扭扭捏捏的事儿。

明末清初的邵长蘅说八大山人不拒人索画,对同伙也常随意送画。

然则达官权贵想花重金请他画块石头也不成,有人拿绫绢找他,八大接管了,说,也就做双袜子吧。

八大山人 墨荷潜鳞图

以至于那些显要人物“反从贫士、山僧、屠沽儿购之”。

为什么夸一小我非要弄这么高尚呢?

人一有成就,麻子脸都能放色泽。

其实从八大留下的书信看,他也是时常接单、使用中介、收取金钱礼品的,和如今的职业画家一般,不克按时交活儿,也焦急上火。

八大山人 花鸟虫鱼图册

然而前人照样讲究一些矜持与面子的。

在身份认定上,坚信画家不是工匠,更不是商人。

米芾所说的“书画弗成讲价,士人难以货取”就是画家们精神洁癖的信条,画卖得就那么委婉。

宋代一位官员想获得画家赵昌的作品,就在赵昌生日的时候,奉上了五百两银子作贺礼,赵昌天然心知肚明地回送几幅画给他。

赵昌《四喜图》

有些画家为了透露本身的狷介,只在本身饿晕之前才肯画画。

有故事疏解代姑苏画家居节:“日得笔资,辄沽酒招朋剧饮,或绝粮则寐旦而起,写疏松远岫一幅,令孺子易米以炊。”如许的故事据说宋庄如今还经常发生。

其实古代大多数画家和如今职业画家一般,能卖钱就卖钱,能换器材就换器材,实在不成换顿吃喝也行。

晚清画家吴待秋就与一家饭铺杀青和谈,管一顿午饭画一张册页。

有一天吴师长对厨子说:你这饭是越来越差了。

厨子却说:实在是因为您最近越画越差了。

吴待秋 烟浮远岫 立轴 水墨纸本

岂论是古代照样今天,画家一旦有了名声地位,那日子是相当润泽的。

首先是可富足,金农说他画一幅竹的价钱是买竹子的一百倍。

板桥师长说赶上好年份,他一年卖书画的收入能有一千两。

要知道,其时二品官工资单上的收入是256两,县长则在100两以下。

金农 水墨小品

当然,同业没同利,仇英画一个长卷能够获得千两纹银,而同时期的画家文嘉为收藏家项元汴画了四张扇面,只获得五钱币子和一块果饼。

不知道记载中的果饼什么样,有没有如今的肉夹馍好吃。

《桃源仙境图》绢本

成名的画家还能够发脾性玩个性。

王原祁的侄子王三锡是个奶名家,求他画得预备重金再写一封求画的信函。

有人带了钱,直接叩门求画。

小王不受,说:“前人谀墓得金,书碑酬绢,当必有交代之礼,岂余卖画,行同市狯乎。”气得来人一怒而去。

王三锡 万壑秋声图

清初一位王爷对画家刘酒的一幅作品很写意,夸几句,将他比作明代画家张路,偏是刘酒看不上这张路,感觉受了羞辱,于是假说画要落款,到近邻屋里往画上写了一百多个酒字,王爷盛怒,而刘酒却颇为满意,这可捍卫了庄严了。

张路溪山泛艇图

店大欺客,客大欺店。

画家名声大了就能够耍赖皮。

不少大画家都有个偏差,就是不按时。

两个同伙去找任伯年,在门口看见有个家丁在哭,一问,本来是他的主子让他买画,任大画家收了钱就是不肯画,过了良久,家丁担心主人猜忌本身盗用了银子而不敢归去。

这两位同伙心善,进去逼着任伯年给完成了画作。

任伯年作品

有人求北宋画家武宗元一幅《水月观音》,求了十几年才准许,准许后又拖了三年才完成,此时这求画的哥们儿已经是另一世界的人了。

画家最赖的事莫过于造假。

画家有一个新鲜的理论:卖画者穷,买画者富,造假画算是劫富济贫。

沈周、文徵明都曾为仿冒他们的假画题款钤印。

文徵明的学生朱朗就出售仿他的假画。

有人差家丁到朱朗那边买文徵明的假货,究竟家丁却误进了文徵明家,文师长笑着接过礼品说,我画个真文徵明,你就权且当个假朱朗吧。

天啊,能不克严峻点儿?能不克对藏家负点责?

文徵明扇面

陈老莲有时本身画人物,而让学生画景;金农的学生说金先生也不是多忙,就是懒得画,总让我代笔;任伯年单子多画不完,本身平时又爱抽两口,好多作品就由女儿任霞代笔……唉,由此看,如今的台甫家本身批量复制已经算是不错了。

从《画家生涯》这本书中,摘出一些趣事来,与诸君分享。

今古一般。

有风骨,也有狡黠;有固守,也有纵容。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