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大宋景德元年

2019-06-27 12:58:52阅读:93评论:

大宋景德元年元年(公元1004年),宋真宗赵恒在位第七年,也是大宋建国第四十五年,属龙。新年事后,沙漏里滴过的日子,如常地向前进步,斗转星移,波澜不惊。假如没有什么不测,这一年也将很快翻过,掩埋在流沙般的时间碎片中,无影无踪,无从寻找。

天有惊雷。九月,雄踞北方的辽国,在皇帝耶律隆绪及当权太后萧太后、统军上将萧挞凛率领下,二十万铁骑一路南下。华北承常日久,久不见干戈,辽军如入无人之境,一路扫荡,直至黄河北岸澶州(今河南濮阳)城下。

澶州为临河要塞,南渡黄河,距东京汴梁就只是尺寸之地了。此时京师震动,大臣骚乱,主上心忧。赵恒召开御前会议,扣问群臣对策。大臣王钦若江西人,主慌张帝暂避金陵;陈尧叟四川人,主慌张帝西狩成都。宰相寇准力排众议,主张迎战,恳请皇帝御驾亲征,亲临澶渊,巩固军心民心,以防人心崩溃,根本溃败。真宗闻言,精神振奋,赞成御驾亲征。

昔时十一月,寒风猎猎,坚冰封路,天寒地冻。赵恒从开封出发,直驱澶州。澶州夹黄河分南北而城,辽军重兵屯于北城之外,结营百里,旗子蔽天,人啸马嘶。站在澶州北城楼上,对面山水原野,仿若杯弓蛇影,心生怕惧。赵恒渡河登城,明黄御盖在城楼上分外光鲜,黄龙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将士欢声雷动。《宋史纪事本末·契丹盟好》记载:“帝遂渡河御北门城楼,召诸将劝慰,远近瞥见欲御盖,踊跃呼万岁。”《东都事略·寇准传》记载,“军民欢呼声闻数十里,契丹相视,怖骇不克成列。”宋军风格夺人,辽军胆颤,不成阵型。

宋军士气大涨,一个叫张瑰的军士正守着一张床弩,远见辽军阵中几个将军巡视疆场窃窃私语,个中一人黄袍刺眼。张瑰调好床弩偏向,毫不犹疑朝其射去。辽军将官马上倒下数人,着黄袍者,恰是主帅萧挞凛,被射中头部,当晚死去。辽宋僵持形式,由此逆转。辽军新丧主帅,士气大落。萧太后念孤军在外,统帅阵亡,不敢恋战。双方遂于昔时十二月订立盟书,史称澶渊之盟。

澶渊之盟之后辽宋之间116年未有大规模战事,双方约为兄弟之国,慰问致礼络续。澶渊之盟订立的景德元年,也是大宋汗青的改变之念。有名的景德镇陶瓷,景德二字,就来自宋真宗年号。据《宋史》,公元996年(真宗即位前一年),宋朝国度财务收入2224万贯,户口451万;公元1021年(宋真宗作古前一年),户口867万,财务收入15000多万贯。真宗年间,是大宋可贵的小康年月。后世将真宗咸平、景德、大中祥符三个年号十九年称为咸平之治。

真宗皇帝守正笃实,无远弗届。在宋辽僵持的汗青关头,斗胆有为。中国的汗青,屡屡在生死关头,因紧要人物的准确选择,而步入正道。千年轮回,世道依旧,此时此刻,真宗安在?叹兮。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