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三国演义》开篇词的作者杨升庵为何被皇帝当众打屁股?

2019-06-21 11:03:23阅读:87评论:

作者:乔永胜

(杨慎:明代三大才子之首)

看电视一连剧《三国演义》,一曲“滔滔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回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斜阳红。鹤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重逢。古今几多事,都付笑谈中”的主题歌,再加上有名讴歌家杨洪基的深情演绎,让我从心底生出对世事苍桑的打动,总感觉歌词的作者必然是个有故事的人。

后来发现,写这首《临江仙》词的叫杨升庵,明代中叶四川人,是有明一代四川出的独一一位状元郎。这位状元不光在做学问上拔了头筹,在干事的卖力上也颇值得称道,是个蹉跎了平生大才子。

(一)“议大礼”个人失名位

公元1521年的3月,明武宗朱厚照年数轻轻病逝,他身前无子,堂弟朱厚璁继位,这位就是明世宗。世宗有个心愿,趁本身登极荣耀之时,尊生父兴献王(朱祐杌)为皇考。

可是,首辅杨廷和携子杨升庵等朝廷大臣认为,继统的同时就要继嗣,你朱厚璁接的是朱厚照的班,就应该尊人家朱厚照的父亲孝宗(朱祐樘)为皇考,生父只能称皇叔考。

这就是明史上有名的“大礼仪”之争。

君臣之间争了三年(1521—1524年),最后朱厚璁不耐性了,就爽性来了个我想怎么做是我的事,你们做臣子的少管我的家事。

于是,把这帮不赞许他定见的官员们,该执政堂之上打屁股的撅起猛打,该下大狱的就关进了铁栅栏,该罢官的立马打背包回家。

连累进这场争议的300多人中,有不少人被当廷打死,不少人死于狱中。

(明世宗)

杨升庵这位二十四岁就中状元的年青才俊,正本在入仕的道路上已经顺利进军了,无奈就因为在此次礼仪之争中站在父亲一边,被廷杖两次后居然侥幸活了下来,于是,被贬到云南永昌卫(今保山),一去就是三十六年。

这明世宗,做皇帝不克说好也不克说太坏。他即位之初,对国是另有些作为,除接纳了历代新君例行的大赦、蠲免、减贡、赈灾等办法外,还扭转了内监擅权、废弛朝政的局势,并曾下了“不问皇亲势要,凡系冒滥请乞及额外多占者悉还之于民”的清理庄田令,使朝政为之一新。

但这小我最大的特点,就是完全继续了朱家皇室血统刚愎自用、专凶残虐的品性,一旦执政堂上坐稳了位置,基本听不进内阁朝臣的定见。

所以,当臣子的和他“议大礼”争的面红耳赤时,他耐着十二分的心听他们咕哝不已,最后竟然熟视无睹,行使他的君权在握,本身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了。

论说,这种事在汗青上也不是明朝才有,朱家想怎么做还不是人家做皇帝的说了算。可是杨升庵这些自认为是的大儒们非得旁征博引说皇帝的不是。

其实,他们也知道,尽信书不如无书。在人家朱姓的朝廷里仕进,你布衣公民的官是人家封给你的,说白了你拿的是人朱家的俸禄,就得听其言观其行,为朱家王朝卖命。

再说,皇帝叫谁是父亲,关不了世界公民的苍生,关不了世界兴亡的基本,充其量,也就是做儿子的感谢老子的养育之恩,给弄个名份,做个了偿。

杨升庵这帮人,或者也是常日里让黑墨灌多了,让那些纲常伦理糊了思想,竟然把脖颈挺的和皇帝老儿拗起来了,这还能有你做臣子的功德吗?

更况且,后来的汗青证实,朱厚璁并非一个天纵英才。他为了逃避做皇帝的职责,爽性躲进西苑,设醺炼丹,摄生修道,二十余年不回大内,置朝政于掉臂,使贪赃枉法的首辅严嵩横行乱政20年,有识之士不克为国出力,甚至惨遭屠戮。

你杨升庵和如许连本身的信用都欠妥回事的人较真,也亏了你做忠君孝臣的本份。正应了那句:不要和一个傻瓜争辩,不然别人会搞不清究竟谁是傻瓜。

(二)离“大廷”个人成大我

汗青老是在跌宕升沉中锻造人、历炼人。宦海上走的顺的,清史留名却不见文章;宦海上遭遇逆风逆水的,却是“建功树德又立言”,宋朝的苏轼、辛弃疾莫不是如斯。

在云南谪居的三十多年里,杨升庵远离朝廷的是是非非,以一己之力行流传文化之实,缔造了一小我间事业。《明史·杨慎传》称其“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为第一”,给有明一代树起了一座文化丰碑。

能够想见,在其时被看作的“瘴疠之乡”“蛮荒之地”,漫长的流放生活,没有摧垮杨升庵做人干事的决心,他把丁壮人生的一腔热情,毫无保留地泼洒到为本地公民布道授业上,在少数民族区域创立了第一个汉学派,设坛讲学、传经传教,全方位地流传华文化,致使明朝文坛中心一度显现南移的现象。

直到今天,云南公民最受崇拜的三尊“神”依然是:观音、孔明和杨升庵。有文化学者称,若是说如今新疆有“东突”搞可骇,西藏有“藏独”搞盘据,而拥有浩瀚少数民族的云南却始终与中华人人庭其乐融融,那么这一切应该归功于昔时杨升庵昔时在云南历久超卓的“文化统战工作”。

并且,在羁绊压制的岁月里,在几乎难以觅到典籍参考的闭塞的边陲区域,杨升庵战胜了说话欠亨、习俗分歧的难题,边逛逛看,卖力进行查询研究,著述多达100余种,完成了《丹铅总录》《谭苑醍醐》《艺林伐山》《书品》《画品》《大书索引》《金石古文》等等,内容涉及史哲、天文、地舆、医学、生物、金石、书画、音乐、戏剧、宗教、说话、民风等十多个学科,为中华民族研究明代云南区域的风土著情留下了很多珍贵资料。

在这种可贵的孤寂中,杨升庵修炼成了一位高山仰止的文化巨人。

论诗,王夫之说他是“三百年来最上乘”;

论词,明人周逊称他为“现代词宗”;

论学问,王世贞说:“明兴,称博学,饶著述者,盖无如用修。”

在与妻小远离、动作又受政府都看管的情形下,杨升庵悄然地忍耐着,他把本身对人生的感悟、对社会的责任、对公众的魔难、对君王的薄情,都潇洒地背了起来。

汗青上,在这种挫折眼前,概然而当的只有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但苏还有老婆相随,平常起居享受着嫡亲之乐,并且有生之年,多次异地作官。

朱厚璁却残暴地褫夺了杨升庵随带家眷的权力,只让他在云南独步行走。就是在这种形支影单中,杨升庵却没有沉沦、没有潦倒。他深入少数民族中央,用他勤勉的双手、不倦的教育,担负起文化传承的汗青大任,用他平生的著述、一世的影响,为本身写下了一篇感悟苍生的人生大传。这劳绩真是堪比开天辟地!

他是一粒火种,给戎狄之地带去了开智的文化食粮,他是一团美酒,以一己之躯凝聚起民族联结的向心力。

这是一种如何的人生境界啊!处无为之地而硬是趟出一块有为之阵,在人生的落难处却树起了执着生活的标杆旗!当我们很多人在为本身的怀才不遇而埋怨不已时,当我们在为本身难有出面之日而内心不安时,想想明朝中叶的杨升庵是在做着什么吧!

汗青不克忘却,也需要常读常新。

【作者简介】乔永胜,1973年6月生,现供职于山西省人民当局办公厅,太原市作协会员。处所大学卒业后,参军贡献十余年,改行到处所工作后致力于用现代综合常识解读汗青人物。

小编提醒:若是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谈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