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孔子用3句话为我们讲述君子学问之道:听他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2019-06-21 07:51:54阅读:135评论:

《论语·学而篇》第1章只有32个字,“子曰”之后30字。不光成年人、大中学生,甚至好多小学生都可以脱口而出,可谓是家喻户晓,到处颂扬。

宋代有名学者朱熹对此章评价极高,说它是“入道之门,积善之基”。

我们如今就来看一看,孔子的这三句话,究竟说了些什么。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正人乎?”第一句话:“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学而时习之

孔子曾经非常自信和高傲地说过:“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勤学也。”意思是说,哪怕是只有十户人家的小村庄,也必然会有像我孔丘一般忠信的人,只是不会有人像我如许勤学啊。从这里我们知道,孔子的博学多智,仁高德厚,都源于他的勤学。

那么,学什么呢?

孔子说:“门生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博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首先是要学会孝顺、友悌、诚信、泛爱、亲近仁者这些做人干事、为人处世的事理和原则,然后才去进修练习另外诸如“六艺”: 礼(礼仪)、乐(音乐)、射(射箭)、御(驾车)、书(识字)、数(较量)等才能。

可见孔子是把人的人品教养放在小我的才调能力之上的。或许说是把“道 ”放在“术”之前的。

接下来,是怎么学?

孔子说:“时习之”。时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经常,时常。一个是适时,指合适的时机。习也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复习、复习,另一个是操习、演习,也就是实践。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平日人们懂得为:学了常识今后,经常去复习它、演习它,不也是康乐的吗?如许的懂得有待商榷。

经常复习、演习,就会康乐吗?

在中学的课程里,数学(包罗代数和几许)的功课算是最多的了吧。不知人人有什么感触,横竖我上中学的时候,演习题一本接一本、各类测试卷一张接一张。一天到晚都是做不完的题。可谓是吃力不胜言。

先生的设法是“熟能生巧”,让我们多做演习,测验的时候才能施展好,考出一个好成就。但我感觉,每一种类型的问题,做上三五道就能够了。只要吃透教材,把每一道题的解题思路理清楚,那么只要做上三五题,就能够触类旁通,以一当十,再做另外的问题也就没有问题了。

复习,反复的演习有没有效,一定是有的。但那不该该是简洁的、死板乏味的、机械式的反复。而是“蔽而新”,在每次反复演习的时候都能有新的收获。如许的“时习之”,如许的复习和演习,才是有意义的。

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里记载了如许一个故事:

孔子向师襄子学琴,学了十天仍没有进修新的曲子,师襄子对他说:“能够增加进修内容了。”孔子说:“我已经熟悉了曲子,但还没有把握吹奏的技能。”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子说:“你已经学会吹奏的技能了,能够增加进修内容了。”孔子说:“我还没有体会曲子的意境。”过了一段时间,师襄子说:“你已经体会了曲子的意境,能够增加进修内容了。”孔子说:“我还不认识作者。”又过了一段时间,孔子再弹奏这首曲子时,神情俨然:时而肃肃穆然,如有所思,时而怡然高望,志意深远。孔子说:“我知道曲子的作者是谁了:那人皮肤深黑,体形颀长,目光通亮弘远,像个统治四方诸侯的王者,若是不是周文王还能是谁呢?”师襄子听到后,赶紧起身拜了两拜,回覆道:“我的先生教授此曲时就是如许说的,这支曲子叫做《文王操》啊!”

孔子学琴,学一遍有一遍的收获,每弹一次都邑有新的体悟,有新的提高和提高。这才是真正的“时习之”。也只有如许,才能“不亦说乎”啊。

再说“时习之”的另一层意思:习而有时。也就是说,抓住合适的时机,加以实践和演习。

有位老法师说:“永远生活在感德的世界。”他写了六句话:

感谢斥责你的人,因为他助长了你的定慧。

感谢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强化了你的能力;

感谢遗弃你的人,因为他教训了你应自立;

感谢鞭打你的人,因为他消弭了你的业障;

感谢诳骗你的人,因为他增进了你的见识;

感谢危险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了你的心志。

我们为什么要感德那些斥责你、绊倒你、遗弃你、鞭打你、诳骗你、危险你的人?我们是傻子吗?我们感德他们,是不是当他们打了我们左脸的时候,我们再把右脸也凑曩昔给他打?

当然不是。

首先,当我们不再嗔恨他们时,我们学会了原谅和饶恕。我们的心胸变得宽广,境界获得了提拔。其次,我们感德他们,是感德他们给我们供应了那样一个“境”,那样一个能够用来“时习之”的情况和时机。

譬如说我们要演习耐性,要在我们不耐性的时候;演习忍辱,要在我们受到羞辱的时候;演习顽强,要在我们处于困吃力的时候;演习勇敢,要在赶上危机关头的时候;演习孝顺,要在怙恃或长辈还活着的时候。

“学而时习之”,只有抓住谁人合适的时机去实践,去演习,并领略“学”和“习”的目的与意义,才会“不亦说乎”,从心里深处发生那种由衷的喜悦。第二句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有朋自远方来

“朋”,我们今天好多人懂得作同伙。而在这里,孔子说的是志同志合的人。

今天我们说的同伙,有好多种。譬如你到一个新的处所,能够称所有的工资“同伙们”。你熟悉了一小我,彼此之间的关系有时能够表述为“同伙”。你们相处了一段时间,彼此有了一些认识,而且互相往来,你们之间是“同伙”。如果一些人臭味相投,而且经常在一路干一些欠好的事情,我们就称它们为“狐朋狗友”。

有与我们志同志合的人,从远方奔走风尘来了,来探望我们,来与我们一路商量真理、切蹉学问,互相验证,彼此提高。我们备一壶好酒,炒几个小菜,热情招待。益友益友相聚,无话不谈,舒怀畅饮,其乐融融,所以说“不亦乐乎”。如许的集会,确是人生一大乐事啊。第三句话:“人不知而不愠,不亦正人乎?”

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

“知”,是知道,认识的意思。“愠”,怨恨,生气。埋藏在心底的怨气。略同于我们如今讲的“郁闷”。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正人乎?”说的是一个道德高贵高声,教养很好的正人,本身有能力,有才调,有理想,然则没有人赏识、发现和重用,或许是人品高洁而不受人尊敬,有一身高深的学问而遇不上知音、提出准确的主张却没有人采纳。真正的正人在面临这些际遇的时候,没有一点气愤和牢骚,甚赤心里边连一丝怨气都没有。他持续广闻博知,修身养性,提高本身。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如既往,心静如水。

忠实说,做到这第三句话的,从古到今,有如凤毛麟角,少之有少。所以做一个真正的正人很不轻易,也就加倍弥足珍贵了。

那么有谁做到了?孔子就做到了。

我们知道,孔子从十五岁有志于学起头,终其平生,都是“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但他平生中的绝大部门时间,都是不得志的。今人在说或人不得志的时候,总习惯在前面加上“郁郁”二字,谓之“郁郁不得志”。这个用词,对于大多数怀才不遇者来说,他们确乎如斯,并没有什么不当。但对于孔子来说,就成了“欲加之罪”了。

孔子最“惨”的人生阶段,应该是他漫游各国的十四年。他走过了卫国、宋国、齐国、郑国、晋国、陈国、蔡国、楚国等地,四处游说,履行本身的主张,但却四处碰鼻、流离转徙,甚至数次被围困,断水断粮,几入绝境。

但“知其弗成为而为之”的孔子有埋怨吗?有灰心吗?没有。陈蔡之围时,追随他的学生,在饥饿眼前,在灭亡眼前,除了颜回,几乎全都对他讲的“道”啊、“仁”啊损失了决心。而他依然讲诵弦歌,操琴吟唱。当他在匡地蒙受到围困拘禁的时候,他说:“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他的聪明是多么的通晓无碍,他的心里又是多么的坚忍和自信啊!

真正的正人,彻知本身追求的道,清楚本身所做的事,确认本身身负的使命,当有如斯的自在、自信和果断。“人不知”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依然义无反顾,一往无前!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正人乎?”

孔子的三句话,一句话讲本身进修、琢磨,一句话讲与志同志合的人互相切磋、增进,一句话讲对“学”、对“道”的体认。弘道之人与道同在,怡然自得,又何须凭借其他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