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司马迁受宫刑之始末

2019-06-21 05:07:16阅读:174评论:

汉武帝时李凌将军寡不敌众,无奈之下。诈降于匈奴。武帝闻之,盛怒。遂问身边的马迁。而彼时司马迁并非大官,就是一个太史令罢了,但他却直言相谏。他回覆到:首先,李陵是一位国士(只有一国之中最精良的人才能够称之为国士)!他同心想的就是报效国度。

此外,李陵率领五千步卒深入匈奴要地,与数万匈奴戎行奋战多日。固然战败了,然则,他立下的军功足以告慰世界。

再有,李陵此次迫于形势“诈降”,他是留得一命,日后识趣答谢汉朝。

司马迁还未说完,逆耳之言已让汉武帝令人发指,立刻将司马迁投入牢狱,定为极刑。

正本这场朝议是商酌李陵之事,为什么汉武帝要迁怒于司马迁呢?

本来,汉武帝录用李广利出征匈奴,本就怀有私心,想让李广利建功封侯,本身好向爱妃李夫人卖小我情。可是,李广利此次率三万戎行出兵,杀敌一万多,损失近两万,如许的战果让汉武帝无从加封。司马迁此时盛赞李陵,在汉武帝看来,就是借李陵之功求全李广利无能,讪笑他误用李广利。

司马迁被捕入狱,入罪“诬上”。诬陷皇上,这是非常严重的罪名,当处死刑。司马迁秉性耿直,贸然为李陵摆脱,招来灾难。

汉武帝时代,触犯死刑的罪人,有三种选择:一是“受刑受诛”;二是拿钱免死;三是自请“宫刑”(指阉割男子的生殖器)。拿钱免死需要五十万,司马迁“家贫,财赂不足以自赎”,拿不出五十万为本身赎罪免死。是以,只剩下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是死刑,二是“宫刑”。若是选择死刑,已经起头著述的《史记》必将夭折;若是接管“宫刑”,一个“刑余之人”,必将被世界人讥笑为贪生怕死。

司马迁却最终选择了宫刑。

西汉时期,好多人甘心一死也不肯接管宫刑。司马迁也深知,辱没的生比惨烈的死加倍恐怖。因为:身份另类,终身受辱。

接管宫刑之后,就成为不是寺人的寺人,再不克入士医生之列,这对于一个血性汉子、一位饱读诗书的文人,都是奇耻大辱!

司马迁最为可敬的一点是,为了撰写《史记》,决然选择宫刑,去承受人生辱没的极限。

“自宫”(自请宫刑)不光仅是身体的伤残,更是心灵深处永远的伤痛。此后之后,羞辱与尴尬将伴他平生。用司马迁的话说:行莫丑于辱先,而诟莫大于宫刑。“自宫”之后,他的肠子一天到晚在转,坐在家里精神恍惚,外出经常不知道该去哪里;一想到“自宫”的耻辱,背上的汗马上将衣服浸透(肠一日而九回,居则忽忽如有所亡,出则不知所如往,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

才命相违,跋前踬后。

司马迁自视甚高,理想极大。然则,“自宫”之后,即使有珠玉般的才调,圣贤般的操行,也因为戴罪之身、刑余之人,再不克以此为荣耀了(虽材怀随和,行若由夷,终弗成认为荣)。司马迁的“才”和“命”形成了极大的悖反,让他深感锥痛,以至于“动而见尤,欲益反损”。动不动就受到无故求全;不干事则已,做了事反而更糟糕。能够想见,司马迁后半生背负着“自宫”的重负,若何孤吃力飘零,无所适从伟大魂魄成就汗青地位?

“自宫”之后,作为汉子的司马迁死了,作为士医生的司马迁也死了,而激扬文字的太史公新生了。“新生”的太史公倏忽具备了一种空前未有的熟悉,起头以饱受漠视的、社会最底层的目光,去对待事物,对待人生,对待汗青。对那些是非成败、灰飞烟灭、否泰强弱、日月盈亏,司马迁不免生出一种悲天悯人的感喟和聪明。此后,在他的笔下,岂论是儿女情长的项羽,照样老谋深算的刘邦;是出访西域的张骞,照样抗匈立功的卫青;是工于心计的王丽人,照样不露陈迹的汉景帝;都因融入了本身的懂得而血肉丰满,这就是所谓“成一家之言”。

这才是司马迁受宫刑之始末,他并非是被判宫刑。而是本身选择接管宫刑。以取代死刑,苟活下去,为了完成心中的妄想。我想恰是这种对妄想的对峙和执着,才是他苟活下去的动力,好多时候,死了要比苟活轻易,尤其是在谁人时代,受宫刑而苟活。我想奇耻大辱莫过于此。也恰是司马迁对妄想的对峙和执着,才使我们能有幸读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所以每次看到或听到史记,我的脑海里总能浮现出一个伟大的身影。一个坚定不移,一个忍辱负重,一个为妄想而置一切于掉臂的伟大身影。

图片来自收集,若有侵权请关联删除。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