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故人庄》:乡村的色调与变迁

2019-06-21 02:45:23阅读:86评论:

胡良桂

李梦昭、李凌洁的《故人庄》是以传统的叙事体式创作的一部凝重而厚实的长篇小说。作品写出了广宽而多彩的社会生活画面,塑造了一批具有土壤气息且活天真现的村庄人物,揭示了汗青的沧桑、时代的巨变,是一幅幅美丽的景致画、诙谐的习惯画。

作品有粘稠的生活气息、乡土风味,将明媚的山水景物,古朴的乡风民风、神奇的民间传说,同实际中富于传奇色彩的事件与人物,巧妙地糅合在一路,组成一幅色彩斑斓、雄浑瑰丽的多彩画卷。石桥铺那层层叠叠的山峦风格恢宏,那“杀年猪,磨豆腐,烤烧酒,打糍粑”,祭梅山神和山鬼的过年,热闹不凡;那梅山要地高亢悠扬的呜哇山歌、吃“爬界肉”、过“尝新节”、跳“炭花舞”等都描画得有条有理,情形交融,写出了石桥铺的天然风光与民俗淳朴,也揭示了时代的进步、社会的成长给村庄带来的巨变。小说以石桥铺为配景,从土改写起,一向写到新时代,写出了村庄生活面貌的成长转变,把握住了分歧汗青阶段的时代特征。如改造开放后,那些为淘金把“整垄肥水田都毁”成了“黑不溜秋的砂石”“难看的癞痢疤”。因为村民的否决,精准扶贫,又整治了河流,修复了良田。

小说有光鲜的人物个性。《故人庄》塑造了几十小我物,每小我的命运分歧,性格迴异。大斧头精明能干,坚忍强硬。他到金矿打工,就成了手艺主干,既亲自架坑木,又提出挖“逃生通道”。老板彭石匠为了省钱,不光耽延施工,还对大斧头怒形于色。矿难发生时,老板推卸责任,大斧头为了13个死难兄弟,自动担责;去广东顺德打工,为银老板治理好了家具厂,还为下岗女工承包食堂帮助;在县城搞房地产斥地赚了大钱,又把“那片地捐一部门用来盖学校”。他重情守义,人格高贵高声。当桃花身陷尾砂堆,紧要关头,他从矿洞飞跃而出,奋力一拽,凌空一跃,将桃花推出了尾砂堆;陈篾匠上山砍竹摔伤,他连夜开车送到县城,救人一命;在县城三岔路口,看见细伢子被汽车撞出“一大摊血”,他“扒开世人”“抱起孩子就往病院跑”。他的谋事有力,心地善良最终博得了黄友香的芳心,也是作者塑造的一个成功的艺术典型。表面秀美、性质刚烈的桃花,脾气虚弱、逆来顺受的荷花、刘二妹,都有各自的个性,就像每片树叶呈现分歧的形态与情状,在分歧场合,都邑有所分歧。

长篇有精微的艺术技法。固然《故人庄》还存在艺术手法单一,人物关系设计不到位的缺憾,但特色十分光鲜。它有文采斐然的艺术描写,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美感。一场大雨,把赧水河洗得分外清洁,涨水刚淹过岸边柳树裸露的虬根,芦苇叶子轻轻在水面摆动。牛乳般的水汽在河面上慢慢飘散,夜泊的划子在时隐时现地晃荡,日头从赧水河终点跃出来,“霞光将河面镀成金色,惊醒了苇丛中的水鸟,扑棱棱地飞出,绽开点点碎金”。这是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有一种清爽、烂漫、灿烂之美感。它有真切的细节,圆滑的叙事。无论虚中见实或实中见虚,照样正话反说或反话正说;无论似有还无或亦幻亦真,照样以形写声或借声绘形,都能鞭策情节成长,示意情致、组成意境。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