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石涛《古木垂荫图》:浑穆苍茫里的永恒宁静

2019-06-21 02:42:39阅读:83评论:

笔与墨会,是为絪緼,絪緼不分,是为混沌。辟混沌者,舍一画而谁耶?画于山则灵之,画于水则动之,画于林则生之,画于人则逸之。得文字之会,解絪緼之分,作辟混沌乎,传诸古今,自成一家,是皆智者得之也。——石涛《画语录》

中国绘画艺术成长到明末,已然呈现出衰颓之势。稀奇是董其昌以禅取画坛南北宗之说,在很大水平上按捺了后世绘画艺术的成长。凭据董其昌所言,画家要多看前人多学前人多摹仿前人,复古意味浓烈,这与宋末元初的钱选、赵孟頫等的处境有着雷同之处。然而,在此时,复古并不克解决这一时期的画坛颓势。以“四僧”为代表的清初画家,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而且竭尽全力地试图改变画坛面容。

在“四僧”中,石涛称得上是对后世影响最大的。石涛的显现,极大地改变了人们对绘画的程式化印象。在他的文字下,不再执着于传统文人画中的静谧之气,而是加倍坦然地呈现出一份生命的“躁气”。1691年,石涛50岁摆布,时大收藏家王泽弘举办雅集,石涛受邀,归来后为表谢意而作《古木垂荫图》。这幅作品为石涛中晚期的代表作之一,个中可见粗细并用之比,这是典型的石涛气势。

清代石涛《古木垂荫图》一、《古木垂荫图》:笔情恣肆的新山水

石涛的这幅作品没有让我们看到光鲜的前人的影子。石涛有一段非常有名的“宣言”:“画有南北宗,书有二国法,张融有言:不恨臣无二国法,恨二王无臣法。今问南北宗,我宗耶?宗我耶?一时捧腹:我自用我法。”“我自用我法”的主张几乎贯穿于石涛整个中后期的艺术创作实践之中。石涛对峙认为艺术是一种生命缔造运动,不是对某一个宗派或许某一两位人人的追随行为。

《古木垂荫图》所呈现出来的生命缔造很好地印证了石涛的艺术观。我们首先从最下面观摩,这里有示意仔细的近景巨石,这在历代山水画中是不多见的。快要景进行特写示意,就如同片子中的特写镜头,可以让人经由画面自己感触到一种张力的存在。另一方面,石涛以特写的形式似乎是在有意识地将大天然或许生活中的元素拉近到艺术家眼前,而不再是曩昔宋元明人人们笔下的昏黄“前景”意象。“艺术是一种生命缔造运动。”石涛在从新用文字进行缔造,这是一种离开了宋元景象的生命缔造。朱良志对石涛推崇备至,评其是一位具有很深哲学和艺术教养的艺术家,和那些大字不识几个只能涂抹图像的所谓艺术家完全分歧。

石涛《古木垂荫图》局部1

石涛在其作品《山林胜境图》中有一段题跋,极为出色:山林有最胜之境,须最胜之人,境有相当。石我石也,非我则不古,泉我泉也,非我则不幽。山林者我山林也,非我则落寞而无色。固然,非熏修参劫而神骨清,又何易消受而驻吾年。

山林因为我的到来而迷人艳丽,没有我的山林是落寞而无色的。这是一种何等壮大的自信,这种顾盼万物的自信无疑离不开石涛深挚的艺术和哲学教养。

《古木垂荫图》中,石涛很专心地示意出了每一个细节之处。画幅下方石头以及四周土石的示意,真正做到了墨分五色,在用笔上,丝毫不拘谨,一派笔情恣肆,淋漓潇洒。四五株老树形态各异,中央两株挺立向上生长,摆布双方两株虬曲而生。固然是落叶殆尽,然则因为石涛在这里让文字从新付与了老树以新生命。故而,我们看到的老树,虽老而不枯。

视线往上,一条河流从远山出蜿蜒流淌而来。石涛并没有去显现雷同云林那样的空阔江面景象,这里的河流倒加倍真实而具有生活气息。我看河岸边延伸到河中的水草,浓墨勾勒,把水草在水里、风中摇曳的神情活天真现地显现了出来。这天然得益于石涛对天然的观摩、进修。

画幅中端右侧,山崖下,巨石背后,有一处衡宇,衡宇掩映在茂密的林木之中,林木的示意有浓淡之分。这也许是画家心中所向的归宿。真真有李白“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的浪漫意味。

沿着河流往上游走我们的视线,有石桥横跨两岸山,远处的密林和群山,尽显一片高大景象。前面的江山后背的山,虚实连系,让画面显然圆润细腻了很多。且看石涛在此处示意山的皴法,显然与宋元诸家大分歧。石涛主张艺术要从生活、天然中来,而不是依靠历代诸家的文字作品。五代和两宋时期的巨匠们缔造的皴法自己就是源自于生活的艺术缔造。至后世,很多人不再存眷实际生活、天然,山就是范氏、董氏、李氏的山,全然不懂去视察真实世界。石涛极为排斥这种过度尚古而丢掉自我的做派。故而,我没看到,石涛这里的山已经不再是宋元巨匠们笔下的山了,而是石涛本身的山。这种缔造性和刷新性的艺术示意,为清代之后的绘画供应了新的出路。

石涛《古木垂荫图》局部2

整幅画作并没有云林山水中的孤幽静谧,也没有黄公望笔下的神仙浪漫气息,也没有吴门山水所呈现出来的文人静气。我们看到的是一种洋溢在画面中的躁动之气。石涛作品中的躁动,源自生活的体悟。文人画的基本切实在于寻找生命的永恒之静,然则,在成长中却陷入到了无力感之中。倪云林所缔造的静谧山水,被后世奉为圭臬,吴门山水更是将这种静气程式化了,董其昌的画学理论进一步强化了这点。后世的山水故而只追求满纸的“静”,而忽略了静中的动。石涛超越了山水的动静之法,在动中寻觅静。

石涛有题跋云:“山以静古,木以苍古,水之古于何存?其出也若倾,其往也若奔,而卒莫之竭也。道人坐卧云澥中,十年风雨,四合茫混,心开亲于轩辕白叟前,探得此个意在。”传统文人画的旨趣,经常是在静中参悟而来,然则石涛却选在在飞跃喧嚣之中追求水的和平趣味。

《古木垂阴图》的趣味恰是在飞跃躁动的呈现而来。这是石涛奇特的性灵体味。也是中国山水成长至此所要面临和寻找的出路。做不了第二个云林,便做第一个石涛。“我自用我法”的石涛为后世指清楚偏向。这种偏向并不会像曩昔那样走入程式化。

石涛《古木垂荫图》局部3

《古木垂荫图》固然不是石涛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但的确石涛彷徨人生中最富探觅精神的作品之一。作品中内涵的逻辑紧扣彼时石涛的心里世界。他盼望走出这伟大的石障,却又不得不在迷雾中选择停留。他所看到的世界,或许比任何时候都清楚,清楚得如同那些山岳中清楚可见的脉络,如同叶脉,如同血脉。这种张力,在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中是少少见的。作品中处处展现出生命的迹象,仿佛鄙人一刻,这里便会喧腾起来。在石涛的心里世界里,早已喧腾不已了。二、彷徨的人生因作画而确定

石涛本是明朝朱室之后。若是清军的铁骑没有踏血而来,石涛本该能够享受着皇室优渥生活。然则,这一切都在他少小时跟着朝代的更迭而烟消云散。为了保留人命,石涛在家仆的匡助下逃出了刀光剑影,逃至广西全州湘山寺削发为僧,后来辗转于广西、江西、安徽、江苏、浙江、陕西、河北等地,到晚年才假寓扬州。

石涛固然身在佛门,然而却心系尘凡。在他辗转流离泰半生中,石涛竭力攀援显贵,在北京时代,他为清朝宗室辅国将军博尔都摹仿了很多古画,并和其时执政中任职的王原祁合作绘制了《竹石图》送给博尔都。同时,石涛广结王公大臣,作画相赠。然则,这并未给石涛带来任何政治上的时机。几年后,石涛满怀失落地脱离北京,回到了南方。晚年,石涛曾赋诗总结了本身凄吃力的平生:“五十年来大梦春,野心一片白云因。此生老秃原非我,宿世衰阳倒是身。大涤草堂聊尔尔,吃力瓜和上泪津津。犹嫌未遂逃名早,文字牵人说假真。”吃力闷、凄吃力之情,读罢,唏嘘不已。

石涛《古木垂荫图》局部4

石涛的彷徨生命陪伴着他的学画生涯。从早期受到元代诸人人的影响,到后来在安徽的十年深受黄山画派的影响,再到南京浸染于金陵画派,再至北京得以窥见五代两宋巨匠的真迹,石涛的画风也在这种流离的状况中逐渐形成。我们在石涛的作品中所感触到的狂放而又具有灵性的一面。在安徽的十年,也许是石涛艺术生命最为激荡的十年。在这十年之中,石涛以黄山为师,静心修行于山水之中,黄山的灵秀付与了石涛全新的艺术生命。《古木垂荫图》就是以黄山之景进行的创作。

这一时期的石涛固然已经是黄山画派的代表人物了,然则,对于石涛而言,他注定是要改变画史的人。脱离安徽后,石涛前后去了南京、北京、扬州,并最终在扬州落脚。在安徽宣城时期的石涛,履历了由淡到浓的转变,而到了南京之后,石涛的画风则起头了由浓到淡的改变。这一时期,石涛的艺术获得了空前未有的升华和确定。在南京这座文人调集的古城里,石涛结识了其时名震世界的一批文人诗人,并深受他们的影响。同时,在金陵这座文化古都里,一批收藏家手中的宋元人人的真迹也成了石涛进修摹仿的范本。在这种自由的情况中,石涛似乎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他也相信本身能够在政治上有所为。然则,这毕竟是“一厢情愿”而已。

石涛并没有实现本身的政治理想,心灰意冷的他来到了扬州,并以此为本身生命的最后栖居地。由北京回到扬州后的石涛,也许是对小我的政治理想不抱幻想了,他静心于艺术,从而使得他的艺术创作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田地。在这一时期,石涛创作了包含《余杭看山图》在内的代表作品。《余杭看山图》以虚灵的文字节奏,流通如泻的笔势,描画出了作者昔年在浙江余杭城外远眺大涤山之情形,画面上江南丘陵郁葱横亘,一览无遗的佳境令人心驰神往。

石涛《古木垂荫图》局部5

石涛《古木垂荫图》局部6

在扬州的晚年,石涛找到了本身生射中最为确定的器材,那就是艺术。在获得确定之后,石涛的艺术真正进入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他勇敢地用笔,勇敢地用色,勇敢地示意自我。这种极具立异性的精神,为衰颓了许久的中国绘画带来了一股新风。直至今天,我们所熟知的黄宾虹、张大千均深受石涛的影响。三、向爱而生,生命不再彷徨不安

好多年前,我采访过一位台湾的制香师。他原本能够选择继续父亲的家业过一种优裕的生活,然而,却因为对香的热爱而选择了一条最为艰难的道路。这一晃就是十八年。在这十八年中,他并未真正意义上向否决他的父亲证实什么,甚至还会因为时常的拮据而遭到父亲的“冷眼”。可他并未想过抛却。静心香学研究,让他能够顾盼浩瀚所谓“香道巨匠”。他有充沛的自信,也充沛的香学实力。他说,香就是他生射中最为确定的器材。他是以而感应扎实。

每个生命从降生那一刻起头,都是陪伴着不确定的。在一幅关于雁的记载片中,小雁出生在绝壁峭壁上,待到时机成熟,雁怙恃会要求小雁从绝壁峭壁上跳下去,这是它们生射中必需履历的一次冒险,只有履历过此次冒险,它们的生命才算真正的起头。究竟,五只小雁接踵跳下去,两只灭亡,只有三只幸存。这是生命的价值。

人又何尝不是如斯?尘凡来交游往,欲望无限。成长的每一天里,每个生命都陪伴着不确定性,每小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都曾有过彷徨不安。那些热爱美,热爱艺术的人,总会在彷徨的间隙里用美和艺术安置不安的心。对于很多进修书法绘画的人来说,天天两个小时的进修时间就是他们最为惬心的时刻。

当你热爱艺术的时候,艺术便能够是你生射中最为确定的存在;当你热爱活动的时候,活动便能够是你生射中最为确定的存在;当你热爱品茶的时候,茶便能够是你生射中最为确定的存在。寻找我们所爱,愿每个魂魄不再彷徨不安。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