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说到民国好爸爸,这几位肯定榜上有名

2019-06-20 22:36:41阅读:102评论:

柳亚子全家福(右三为柳亚子,左一为柳无忌)

陈鹤琴一家(左一为陈鹤琴)

叶圣陶(前排右一)与三个后代合影

刘永加

有人说,梁启超也许是民国时期最成功的老爸,不单培养了“一门三院士,九子皆俊才”的事业,还先后给国外的后代们写了200多万字的家信,传为美谈。

其实,民国时期可不止这么一位好爸爸,还有几位大咖,他们上行下效,精心培育,不光儿女个个成才,更创造了精巧的家风。

柳亚子 视儿子如小友

俄国有名作家别林斯基说:“有理智的爱,也许是怙恃与儿女之间互相关系的根蒂。爱以互相信任为前提——做父亲的也同做儿女的信任父亲一般,父亲也必需信任儿女。”现代有名诗人柳亚子在家庭教育中,赐与儿女的就是这种有理智的爱。

柳亚子身世诗礼人家,但他经由了五四活动的浸礼,接收了新文化,崇尚新思惟,否决封建礼教。在家庭教育中,他主张存儿童稚朴本性,从不摆“老子说了算”的家长作风。柳亚子把父子关系视作同伙关系,1921年他曾写过一首诗给儿子柳无忌:

大言非孝万人骂,我独闻之双耳聪。

略分自应呼小友,学书休更效尔公。

须知爱情弥纶者,不在纲常束缚中。

一笑相看关至性,人世名教百无庸。

柳亚子称谓儿子为“小友”,其时,柳无忌接踵在上海圣约翰大学和北京清华大学肄业,每到暑假回家,柳亚子就让儿子与他一同睡在书房里,父子激情得如同密友。不光如斯,从柳亚子写给儿子柳无忌的信中,不难看出一个慈父的平坦和体谅:

我礼拜三寄的四本帖,礼拜四寄的一封信和一本帖,礼拜五、礼拜六天天寄明信片一张,你都收到了吗?感觉太多了缠不清,有些憎恶吗?若是憎恶,不妨来信敷陈我。依旧接到你一信,再发一信,好吗?这几天冷吗?热吗?吃的器材快完了吗?有人来过吗?身体好吗?功课不吃力吗?望你敷陈我。

祝你彻底的憬悟!你感冒已好了吗?望一切保重!

1926年,柳无忌发奋研究传怪杰物苏曼殊,预备为他撰写年谱,并编纂一部全集。苏曼殊虽是柳亚子的同伙,但柳无忌身边所收藏的苏曼殊作品及有关资料并不多,是以研究工作难题重重。

柳亚子得知后,尽心尽力支撑书籍的编纂工作。恰逢炎夏,柳亚子在资料室里匡助儿子查阅资料,搞得大汗淋漓;并且他不怕费时辛苦,承担了整个《苏曼殊全集》的编订和抄写工作。柳亚子看待其他后代也是如斯,用本身的上行下效,潜移默化地鼓励孩子去起劲实现人生方针。

柳亚子对后代的管教并不严峻,从不督促他们做功课,一切都要儿女自发。然则,他要求孩子们必然要有礼貌、懂礼貌、老实不说谎。上学要勤,不迟到,不缺课;功课要好,做个勤学生。再就是要俭约;禁绝骂人打人,要同情穷汉,这些都是柳家的家风。恰是因为有了柳亚子这无声的父爱,和开明的教育培育,他的后代个个都成名成家,成为行业的俊彦。

陈鹤琴 必需用好三把黄金钥匙

陈鹤琴是现代有名教育家,他曾经说过:“小孩子的常识之雄厚,思惟之成长与否,精巧习惯之养成与否,家庭教育实应负完全的责任。”

陈鹤琴共有七个后代,这在民国巨匠级人物中算是对照多的了。在培育孩子的过程中,陈鹤琴不光对峙要给他们以健康的体魄,还在培育孩子勇敢的心理上下功夫。他常对儿子说:“堂堂男子汉,一身都是胆。”长子陈一鸣小时候,每逢酷热的炎天,就害怕打雷。这时,陈鹤琴就带他到房间外的天台上。指着乌黑的云层对他说:“那一片乌云何等像一只狗呀,看得出么?前头是狗的脑袋,后头是狗的尾巴。”又指着闪电说:“这闪电像一条白带,雪亮的,多悦目!”陈一鸣被逗乐了,此后逐渐地就不怕打雷了。

陈鹤琴十分留意教育小孩有礼貌,教给他们必需用好三把黄金钥匙:“当本身受到人家匡助或接管了别人的好意时,要学会说"感谢";当本身对别人做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或有碍于别人时,要说"对不起",并且打号召要快;当有求于别人时要会说"请"。把握这三把黄金钥匙,就会四处受人迎接。”

陈鹤琴还对孩子们说:“嘴巴甜,有分缘。”“喊人不蚀本,舌头打个滚。”陈鹤琴要求孩子早上见到怙恃仍应先喊“早”。有一天早晨,陈鹤琴的二女儿陈秀云见了爸爸没喊“爸爸早”。陈鹤琴就俯下身来对她说:“小妹妹,早!”秀云听了,赶紧号召:“爸爸,早!”

陈鹤琴还很注重增加孩子们“见世面”的机会。有时陈鹤琴编排木偶剧送到学校表演,他就让孩子们列入个中的表演,从中受到磨炼。有一次,《西行漫记》的作者,美国的埃德加·斯诺举办申报会,陈鹤琴带着擅长绘画的陈一鸣去列入。在爸爸的鼓励下,陈一鸣就地为斯诺师长画了一张速写,送给了斯诺作为纪念。陈鹤琴还要求孩子们列入劳动磨炼,培育他们的劳动花样和爱农情怀。

陈鹤琴一家住在上海时,天天晚饭之后往往是一家人最热闹、最康乐的时光。这时,七个孩子和爸爸妈妈聚在一间房子里。妈妈和大女儿秀霞抚琴,人人一路唱歌。有时候,孩子们要爸爸表演。陈鹤琴就弹起那把从美国带回来的曼陀铃,唱起外国民歌。陈鹤琴的嗓音并不算太好,但他唱得非常投入,孩子们也甘愿卖力赏识。有了如斯其乐融融的成长情况,孩子们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他的七个后代,个个都成为社会贤达。

叶圣陶 家庭圆桌会议天天都要开

现代有名作家朱自清对叶圣陶的后代教育十分推崇,他曾评价说:“我信服圣陶兄和夫人可以让至善兄弟长成在爱的气氛里,却不沉滋在爱的气氛里。他们不只看见本身一家,还看见其余各种人,所以固然年青年头,已经几多熟悉了社会的大处和人生的深处。而又没有那玩世不恭,满不在乎的习气。”

叶圣陶有三个孩子,他给这三个孩子起名叫:至善、至美、至诚。真善美是叶圣陶平生的追求,他进展本身的后代也能有如许的品质。叶圣陶对后代要求严厉,要他们自小清清白白做人,认卖力真干事。他说,人活着上,要“好好地说话,好好地干事”。

平常生活中,叶圣陶就给孩子们讲,你要念书,你们读什么书都能够,我不给你们限制,然则你们看完今后能够给我交流一下你们看书的心得。然后你也能够写文章,文章我也不给你们出问题,你们感觉你们对什么有乐趣,你就写什么。

在叶家,每晚的家庭圆桌会议都邑如期举办。吃完晚饭,油灯移到桌子中央,叶圣陶戴起老花眼镜,坐下来改孩子们的文章。三个孩子各据桌子的一边,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挑错。叶圣陶指出文中好笑的谬误,孩子们就纵情地笑起来。叶圣陶边看边问:这儿怎么改?能不克换一个对照得当的词?把句式改变一下,是不是好些?如何才能把要说的意思解说白?父亲和孩子们一路围桌而坐点窜文章,何等温馨协调的画面。

有名学者宋云杉对此深有感伤:“这是一个多么完善的家庭。在这种家庭情况里进修写作,提高必然很快。”后来,三个孩子写了一年,有同伙看到了,就对叶圣陶说,你的这三个孩子文章写得这么好,能够给孩子出版了。这第一本书就叫《花萼》,过了一年今后,他们又出了一本书叫《三叶》。此后,三个孩子都走上了文学的道路。

叶圣陶还有一副春联,归纳了他对做人的一种追求:“得失塞翁马,肚量孺子牛”,对后代们影响很大。它的意思就是得失要把它看淡,然后做人就要勤勤恳恳的,像孺子牛一般。所以,叶圣陶一家代代相传,子承父业,显现了现代史上的家教奇观。叶圣陶是人民教育出书社首任社长兼总编纂;他的长子叶至善,是中国少年儿童出书社的首任社长兼总编;孙女叶小沫,是中国少年报的主编。

父爱如山,这几位民国时期的大咖,不光仅是指导后代做学问,充裕尊敬孩子们本身的意愿,同时更教育他们做人的事理,匡助他们确立人生的偏向。在家庭教育上吃力心孤诣,为人称道。供图/刘永加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