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大唐盛世光辉的黯淡,中国古代社会盛衰的转折,安史之乱谁之错?

2019-06-20 20:02:19阅读:149评论:

中国汗青上最绚烂最光耀的时代是唐代,唐代最主要的汗青事件就是“安史之乱”,史学界一贯认为“安史之乱”是唐代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而唐代又是中国古代社会盛衰的转折点,由此而论,公元755年(天宝十四年)爆发的“安史之乱”能够看做是中国二千余年古代社会汗青成长的一大要害。“安史之乱”爆发的原因,迄今史学界并没有一致定论。

关于“安史之乱”的原由汗青概念大略有五种说法。一是“府兵废弛,外重于内”说,认为边镇节度使将帅久任、拥兵自重、尾大不掉、难以掌握。唐初的府兵制,其势力内重于外,到唐高宗、武后时,府兵制被损坏。到玄宗开元中期,府兵总人数仅有十二三万,并且没有斗争力。与此同时,边陲十镇节度使统兵四十九万,多为久经战阵的士兵。个中安禄山就有兵十八万三千,外重于内之势已成。

其二是阶级矛盾说,认为玄宗后期朝政靡烂,农民多失去地盘,承担不起深重的赋役而四处逃亡。农民与统治阶级的矛盾日益激化,给安禄山、史思明兵变供应了可乘之机。

其三民族矛盾爆发说,隋唐以来,河北北部幽州一带混居着很多契丹和奚人,唐太宗在博得对突厥战争后,将很多突厥人也迁徙安置在这一带。逐渐发生民族矛盾激发兵变。

其四是唐王朝将相不和说,先是蕃人与宰相李林甫的矛盾。史载:“皇太子及宰相屡言禄山反,帝不信。”(《新唐书》传记),其次是安禄山与太子的矛盾。杨国忠继李林甫为相后激化了与安禄山的矛盾,杨国忠将安禄山心腹或杀或贬,安禄山恰是以此为托言打着清君侧名义动员作乱。

其五是唐玄宗怠政说,玄宗溺爱杨贵妃,全日沉湎于酒色娱乐,怠于政事,朝政大权被李林甫、杨国忠、高力士等人掌握,他们结党营私,排斥打压异已,唐玄宗只喜欢歌功颂德,掩饰宁靖,即使安禄山的反状日渐露出,玄宗还不警醒,把告发者一律缚送安禄山措置。

我们翻看中国汗青会发现,汗青上西汉也有雷同景遇。在汉景帝时发生了“七国之乱”,但中央当局可以把握掌握外重内轻的局势,而且敏捷平定李兵变。汉武帝晚年也是酿成李昏君,也权臣当政,但却没有爆发内争。小编认为,“安史之乱”的爆发还存在一些偶然性身分在起感化,好比权力的调换和权臣的奸佞嚣张等。

汗青记载唐玄宗即多才又有能力和气势,擅书法,知乐律,是一个在政治上和喜爱上都有所成就的帝王,早年开创了“开元之治”局势,晚年则深居宫中,专以声色自娱自遣。唐玄宗晚年奢靡和怠于理政是事实,然则说他昏庸则未必。史实证实他晚年对外重内轻、将相不和等政治危机仍然有敏感的洞察,并不糊涂。

唐代郭浞所作《高力士别传》,是他与高力士同遭贬谪时据高力士口述而作,真实史料价格不同凡响。个中说到唐玄宗与高力士在开元二十三年、天宝十年、十三年的三次问答。第一次玄宗问:“军国政事,委以林甫,卿谓若何?”高力士答:“军国之柄,未可假人。”玄宗说:“今所敷奏,未获朕心。”第二次玄宗问:“朕年事渐高,朝廷细务委以宰臣,藩戎不旮付之边将,天然无事,卿谓若何?”高力士答:“臣恐久无备于不虞,卒有成于滋蔓。”玄宗说:“今日奏陈,雅符朕意。近小有疑虑,所以问卿,卿慎勿言,杜复泄露,应须轻易,然可改张。”第三次唐玄宗因摆布无人,问:“自天宝十年之后,朕数有疑,卿总无言,何认为意?”高力士答:“自陛下威权假于宰相,法令不成,臣不敢言。”玄宗听后久而不答。从唐玄宗这三次问答来看,他对于其时时局是很洞悉的,也在思虑若何破局,只是汗青没有给他机会。

安史之乱后,唐玄宗曾评价历任宰相,说到李林甫这,说:“是子妒贤嫉能,举无比者。”裴士淹问:“陛下诚知之,何任之久?”玄宗默然不该。(《新唐书·李林甫传》)可见李林甫擅权,唐玄宗是很清楚的。但他为何又对此默然不该,久而不答?唐玄宗的真实设法我们已不得而知,只能猜测或者有集权的需要。权臣并不等于就是奸臣,唐玄宗久任李林甫,应该是出于他行使李林甫实现集权的需要。他信任安禄山等胡人也是自唐初以来的传统,后来平定“安史之乱”也任用了浩瀚胡人做将帅。

李林甫自开元22年起任宰相,前后擅权19年。他在位时代,迎合上意,嫉妒贤良,打压排斥异己,深为其时文人士医生憎恨。但他身居相位,“每事过谨,层次法纪,中外迁除,皆有法度”。(《旧唐书·李林甫传》)。李林甫政治操行差,能力上照样很强,在开元时期做了很多轨制化上的起劲,他领衔编定了有名的《唐六典》。李林甫的精明与精悍有着过人之处。他活着时,不光杨国忠,就连安禄山也不敢豪恣。

天宝十载,安禄山第一次见到李林甫就心怵。他执政中常不尊敬群臣,但见到李林甫冬天也要出一身汗,史称其“以李林甫桀黠逾己,故畏服之”(《资治通鉴》)。又载:“李林甫为相,朝臣莫敢抗礼,禄山承恩深,人谒不甚罄折。林甫命王鉷,鉷趋拜谨甚,禄山悚息,腰渐曲。每与语,皆揣知其情而先言之。禄山认为神明,每见林甫,虽盛冬亦汗洽。林甫接以温言,中书厅引坐,以己披袍覆之,禄山欣荷,无所喼,呼为十郎。骆谷奏事,先问:“十郎何言?有好言则喜跃,若但言医生须好检校,则反手据床日:阿与,我死也!”(《旧唐书·安禄山传》)。

天宝十一载李林甫死前,杨国忠从剑南驰回叩见,“渴林甫,拜于床下,林甫垂涕托今后”(《旧唐书·李林甫传》),林甫曰:“死矣,公且人相,今后事累公!国忠惧其诈,不敢当,流汗被颜。”(《新唐书·杨国忠传》)。尤其是,李林甫的“奸臣”和“起义”罪名是在他身后由杨国忠诬陷而致,汗青有记载。在李林甫死前,唐玄宗还专门登上降圣阁用红巾招他,透露慰问,解说他自始至终都信任李林甫。其时距“安史之乱”爆发还有3年,这3年中政治权力发生了好多转变,若是说李林甫对安禄山兵变负责任,来由并不充裕。李林甫是汗青上始终没有获得平反的一位受冤者,时称“及国忠诬构,世界认为冤”。(《旧唐书·李林甫传》

高力士也是中国汗青上的大“奸臣",事实上,固然高力士受封从一品骠骑上将军,经常守候在唐玄宗身边,专掌诏敕,参预秘要,权高望重。皇太子称之为“兄”,诸王公称之为“阿翁”,驸马称之为“爷”。朝中宰相李林甫、李适之、盖痹运、韦坚、杨慎矜、王珙到杨国忠,边将从安禄山、安思顺到高仙芝,都由他晋升。然则他却能一贯忠诚谨密,善自约束,不骄横干政。他和唐玄宗的私人情绪也很好,士医生也并不嫉恶他。在李林甫身后,高力土是独一具有权势的大臣,尤其调整边将矛盾一类棘手的事,都由他来处理。史称“内侍如力士者甚少"(《史纲评要》),将“安史之乱"归罪于他也是没有事理的。

另据近年陕西出土、蒲城文管所藏《高力士墓志》记载,高力士曾有平定“王鉷之乱”与在蜀平定“南营之叛”的功勋,称其“亲执桴鼓,令于颜行日,斩级者无军功,擒生者受上赏,椒扰之际,人无横酷者,由公一言也”。又总评其平生:“摆布明王,垂五十年,布四海之宏纲,承九重之密旨,造藤之议,削稿之书,弗成得而知也。其宽厚之量,艺业之尤,宣抚之才,施舍之迹,存于长者之论,良有前人之风。”墓志由知制诰潘炎奉敕撰文,写于代宗时期,个中评价应该是对照中肯的。

和李林甫、高力士比拟,杨国忠的政治才能就极其差劲。史称其“无学术句检,能喝酒,蒲博无行,为宗党所鄙”(《旧唐书·杨国忠传》)。杨国忠曾经对人说:“某家起于细微,人缘椒房之亲,以至于是。吾今未知税驾之所,念终不克致令名,要当取乐于富贵耳。”(《开元天宝遗事十种》)。由此可见其德性能力的低下。李林甫身后,杨国忠的独一政敌只有安禄山,他屡次言称安禄山谋反。史载国忠寡谋矜躁,谓禄山嚣张不足图,故激怒之使必反。(《新唐书·杨国忠传》)为了证实本身判断准确,他甚至围捕安禄山的亲信以激怒安禄山,逼其速反。安禄山兵变后,举国震惊,杨国忠反而面有满意之色,而安禄山作乱的来由就是清君侧诛杨国忠,史称安禄山对杨国忠“视之蔑如也”(《资治通鉴》)。后来杨国忠遭六军斩首,也是罪有应得。

安禄山是其时最有能力的边将之一,“性合韬钤,气秉雄武,声威振于绝漠,捍御比于长城,战必克平,智能料敌”(《开元天宝遗事十种》)。他由被誉为“万里长城”到动员“安史之乱”,有一个从均衡到失衡的过程。开元年中宰相张九龄一见安禄山便说他有“逆相”,断定“乱幽州者,必此胡也”。这个说法并没有依据,连唐玄宗都说:“卿勿以王夷甫识石勒,枉害忠良。”(《资治通鉴》)。天宝十载安禄山兼任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重兵在握,位极人臣。这时的安禄山可反可不反。

小编认为,既然安禄山已经“富贵已极”,年过50,肥胖症和眼病都在加重,一样来说他是不会选择作乱的。果真就在叛军久攻潼关不下时,他便恐忧、悔怨,求全谋臣,“怒不解”,(《全唐文》)。而田乾真则劝安禄山师法袁绍割据河北,还说能够对峙15年。

除了利欲以外就是实力。天宝初,唐朝共有平卢、范阳、河东、朔方、陇右、河西、安西四镇、北庭及西川剑南九个节度,戎马约50万。除剑南外都在北方。个中安禄山管辖平卢、范阳、河东三镇,有戎马20万,实力最强。哥舒翰管辖河西、陇右二镇,戎马15万,次之。安思顺管辖朔方,戎马6.5万,又次之。高仙芝、封常清管辖安西、北庭二镇,戎马5万,起码。

其时的情形粗看是“外重内轻",实际上又各个分立,谁都不具有绝对优势。若是西北5镇合兵,那么戎马就多达26万余,就是东北方面的3镇所不克匹敌的,安禄山对此不克不投鼠忌器。节度使的分置无疑是唐玄宗手中具有主要的威慑力量,而安禄山直到天宝十一载时也还在谋求与哥舒翰结好,称二人“族类颇同,何得不相亲”(《资治通鉴》)。

小编认为“安史之乱”爆发的主因是杨国忠激化矛盾。但即使如许,安禄山对兵变成功也没有充裕的把握,能够说成功的机会很小。然则汗青总会有巧合,恰在此时,他碰到了一个偶然的机会,这就是在安禄山率所部兵变时,节度使诸镇中的几名主将恰恰都不在任上。原任安西都护高仙芝已于十载回长安任右羽林上将军;河西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于这年二月入朝,路途抱病在家休养;安西北庭节度使封常清于这年冬入朝,十一月十六日刚到长安,对安禄山最大的威慑已不存在。

同时,深通兵书的安禄山选择了最佳时机,一反常态在严冬季候倏忽兴师。此前,安禄山恳求向长安进献3000匹马,派本部士兵护送,并与甲杖同业,引起唐朝的注重,双方有七月与十月之争。安禄山恳求七月至,玄宗敷陈安禄山说:“与卿修得一汤,故令召卿至,十月朕御于华清官中”。究竟安禄山没有来,却在十一月九日倏忽兴师。安禄山的策略是冬天突袭,他预先预备了绳索草木破船横贯黄河,究竟一夜冰合成桥。唐朝毫无警觉,叛军只用34天就攻下洛阳。

安禄山发所部兵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共15万人,号称20万,以诛杨国忠为名反于范阳,誓师后率兵向南。军情传到长安,唐玄宗急遽录用哥舒翰、高仙芝为副元帅、封常清为范阳、平卢节度使御敌,来由是借其威名,且素与安禄山“不协”。其时安西、北庭、河西、陇右诸镇戎马都来不及调遣,良将手下无强兵,仅靠威名并不起感化。仅过了半年,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三位威名震边陲的良将接踵被杀或被俘,唐当局军几回溃败。

最终唐朝历经三帝八年时间才平定兵变,为此支付的价值太多,北方根基被战火破坏,流民遍地,经济哀鸿遍野。经此兵变吐蕃乘隙争取了唐朝对西域的掌握和陇西陇右,长安直接处于吐蕃的威胁中。唐朝内部起头形成藩镇割据的局势,曾经强大绚烂的大唐逐渐走向黯淡。不知玄宗如地下有知是否会悔怨纵容杨国忠的所做所为?

参考文献:1、《郭湜·高力士别传》2、《新唐书》3、《旧唐书》4、《资治通鉴》5、《史纲评要》6、《高力士墓志》7、《开元天宝遗事十种》8、《全唐文》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