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青年白居易望月有感,作诗一首反映战乱后骨血流离,惹人饮茶落泪

2019-06-14 23:34:22阅读:118评论:

好多时候感觉,古代人真是要比现代人无聊得多,但也浪漫得多。现代人,看一次月亮,都要比及八月十五,一年一度,求个典礼感。可古代人呢,只要天黑,即可望月。

思乡时望月,怀人时望月,喝酒时望月,夜谈时望月,或许倒过来说也可。他们看一回月亮喝一回酒,作一回诗,李白就是个中高手,留下的几首明月诗都堪称经典。而李白之外,白居易也有一首望月而作的诗歌,比拟李白的狂放潇洒,白居易这首诗就说是读来令人肝肠寸断也毫不夸张。

诗王白居易

白居易的不少文字留给了劳吃力公共,而这首写给抒发骨血亲情的诗歌,同样反映实际,真实可感,动人肺腑。

望月有感·白居易

时难年荒世业空,弟兄羁旅各西东。

田园零落干戈后,骨血流离道路中。

吊影分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飘蓬。

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

释意:战乱事后 境地荒凉 骨血流离

诗歌写作时间大约是在799年秋到800年春之间,唐朝廷派兵攻打叛军,战事就发生在河南境内,即白居易在前言里所写的“河南经乱,关内阻饥”。

白居易望月

战乱战乱,战后便乱。诗首句便归纳出此番战乱后的昏暗局势:所有祖业都已成空,弟兄几人也涣散在各地,无以相见。奠基苦楚沉痛的基调。

颔联接着写战乱后的场景,田园一片荒凉,骨血若干流离,这一联是对首联的延伸和深化。上下句用“零落”和“流离”两个双声词相对,使诗句在朗读时形成铿锵的语感。

而颈联则最为人称道,诗人以千里孤飞、形单影只的失群孤雁,以及秋风休止根四处漂流的蓬草作比,比方离散的骨血兄弟以及远离故园漂流在外的他乡人,比方贴切,深情到位。

失群孤雁

最后一联诗人以天上的一轮明月作结,这轮明月,古今几多人看过,对着它依靠着本身的想念,诗人在此,也以此作一个想象:四散在五地的亲人们,昂首看到明月时应该都邑垂下泪来,此夜此间,都邑想念起田园。

特色:笔法老到 以平时语写非常事

凭据诗作年份能够知道,写这首诗时,白居易正值二十七八的年数,在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古代,算是青丁壮时期。但整首诗读下来,这笔法却已是老到非常,与我们熟悉的他后期的诗歌气势相去不远。

诗人并没有有意使用奇异的意象,所写的都是战乱后极为常见的场景,选用意象也很平时:荒凉的田园,孤零零的飞雁,漂流的蓬草,一轮清冷的明月——几个孤寂萧条的意象,组成了孤吃力凄冷的意境。白居易写诗的特点也就在于,可以用最平时的说话,写出意味深长的诗歌。

孤雁与飘蓬

这是任谁履历都邑无比痛心的魔难:一旦战争,公民家园尽毁,地盘荒凉,骨血流离,四散飘零。

但诗人并没有止步于这魔难,而是瞻仰天上美妙的明月,寄望于在这千里万里统一轮明月的映射下,骨血兄弟即使散落在各地,也都能同感应这一致的乡心。

白诗平易近民,不作艰深之语,他的方针就是令乡里妇孺皆能听懂。从这首诗看,读懂显然只是最初级的尺度,他不光让人人都能读懂,还能令方圆几里的人听了都痛哭失声。即使千年之后的我们读来,也没有丝毫的障碍,诗歌跨越时空的动听力量就此凸显。

寥寂望月

在平时的说话中,诗人寄寓了浓烈深挚的感情,使人读之泪落。在古代,人要星散真是太轻易,而想要重聚倒是太难,所以李商隐有“相见时难别亦难,春风无力百花残”,杜甫也有“国内风尘诸弟隔,天际涕泪一身遥”的凄楚感伤。

在白居易那边,“诗歌是实际的反映”,他否决诗歌离开内容纯真地去追求奇异的说话,华美的意境,所以在他的诗歌里,是能读到沉甸甸的内容的:他不只在写本身骨血兄弟的星散,更是在写整个战乱配景下,流离失所的公民的感情归属。

事实上,读诗歌前言可知,白居易此时并非真正的难民,他的几位哥哥们其实是在各地仕进,他的处境不至于像其他的公民一样。可他们尤其如斯,其他的公民又何如呢?

白居易 琵琶行

而这番履历也切实为白居易后来的诗歌主张奠基了必然的根蒂。他敢想敢书,提出“惟歌生民病,愿得皇帝知”,于是中国诗歌史上便有了《秦中吟》和《新乐府》,以笔书写民间疾吃力。

“惟歌生民病,愿得皇帝知”,这是白居易其时代的文学幻想,一个有胆识有才情的文学青年的文学幻想。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