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中医人物志-曾懿-清末有名女中医、女诗人

2019-06-14阅读:129评论:

曾懿

字伯渊,别名朗秋。清咸丰二年(1852)出生于四川华阳县(今属成都会)一个官绅家庭。十岁时其父曾咏卒于江西鄙阳任所,其母左锡嘉带着后代返回了四川家乡。为了让后代受到更好的教育,左锡嘉把家搬到了成首都四周的浣花溪一带,这个新家和唐代大诗人杜甫的故居近在咫尺。在左锡嘉淳淳教育下,曾懿自幼研读经史,擅长丹青、文辞。很多患者因为医治无效而丧生。曾懿既怜乡民之无辜,更恨庸医不识寒温,泥执古方之无能,乃废寝忘食地吃力读家藏医药典籍,上始汉、唐,下迄清末,凡精粹之论说,严谨之方子,都一一摘录下来,悉心钻研。

小我概念

曾懿作为一个自学成才的大夫,在医学理论上并不执一家之言。她认为:汉代张仲景固为医中之圣,其所著《伤寒论》,后世医家奉为圭皋,不无事理。金元四家也各布胜处,当为师法。主张今之业医者弗成一概泥于古方古法,而应“静心体察,掇其精英,摘其所偏,自能豁然贯通,转变无限”。如斯,方能收到更好的结果。因为她目睹瘟疫残虐,虐待乡民之惨状,故对叶天士、吴鞠通等瘟病学家甚为推崇,认为这些医家“皆能运化古方,以治今人之病。”她尤谨记吴氏之《瘟病条辩》,称此书“妙在顾人津液,不专攻伐。”并说“懿身经四次温症,得以转危为安,皆得力于斯书这居多”。

辨证相当细心

曾懿辨证是相当细心的,好比治疗瘟病,她不单正视瘟病伤津,并且也考虑到病后伤阳(气)。她指出:瘟痊愈后,面色萎黄,舌淡,不欲饮水,不食,阳气虚也,小建中汤主之。“温热病毒之邪属火、属阳,伤阴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但病后阳虚却往往被大夫轻忽。由此可见,曾懿对瘟病治疗的熟悉是很周全的。

曾懿运用成方,并不拘于原书所划定的主治条则,常扩大其应用局限。如《金匮要略》之葶苈大枣泻肺汤,本治“痰水壅肺,喘不得卧,或支饮不得息”。而曾懿却谓“此方(对)湿、饮、腰肋疼弗成忍等症有其效”。并举例说:“外子酒湿黄疸,每必先右肋痛且肢冷,医用辛温服少许更甚,服此方即愈,此经验良方也”。曾懿往往本身配制方药,用药十分精当,合营非常巧妙,有的照样亲自履历过。好比她32岁时,曾得了阴症喉痹,十分危险,她将上桂心、炮姜、甘草各1.5克,放入茶碗中,用开水冲入,又将有药的茶碗隔水蒸后,将茶碗中的药含上一口,慢慢咽下,总算离开了危险。后来她就用这个方剂治好了不少病人。

正视民间经验

曾懿十分正视民间经验。她在院北某地听到一个士兵说,以前他从军到一个处所,得了噎病,能饮不克食,一点法子也没有。过了数日,他到一个集市浪荡,走得口渴,又没有茶水可买。只见一个小贩,用一大锅煮鸡十几只现卖、这个士兵实在口渴得厉害,就与小贩协商,买了点锅中鸡汁饮以解渴。不虞这鸡汁又浓又鲜,食下即到了下焦,不象早年饮水进食,往往阻于上焦而不入。于是,此兵就连买几大碗鸡汁饮服。今后他常用鸡汤煮粥作为首要饮食,胃膈渐开,偏差也慢慢好了。言者无心,闻者有意。曾懿听了今后,专心记住,今后凡碰到这类噎膈症,她就用浓鸡汁,略加姜汁治之,都获得了很好的结果。

曾懿生活在晚清,时西风东渐,不少守旧者对西方医学常识尚不熟悉,一味否决。然曾懿却能广收博采,加以行使。她常敷陈病人要“节劳以保脑力”,“时吸新颖空气以保肺”,还要增强“活动使血烙(脉)畅通”等,尤其是对妇女,她认为“昔者女人,幽囚深闺之中,不克散闷于外,非但中怀郁结不舒,即空气亦不畅通,多病之由,职是故也”。可见,曾懿的思惟是较为提高的。

曾懿二十岁与江南才士袁学昌(号幼安)结为连理。袁为江苏武进人,才学出众,曾懿与之连系后,曾宦游闽、皖、浙、赣等省凡二十余年,其间夫妻间旦夕考究,精致唱和,使曾懿在文学和医学方面皆有长进。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