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明朝文人多傲骨,傲骨始从正学来

2019-05-18阅读:91评论:

图片:收集

文章:必读汗青

建文四年六月,靖难之役最终以燕王朱棣的胜利竣事。建文帝不知所终,朱棣登上皇位,是为明成祖,年号永乐。然而这场血腥的篡位并没有因为朱棣的即位而住手流血,朱棣对那些曾经否决他的人进行疯狂的报复,无所不消其极。在这阵大清洗的血雨腥风中,正学师长方孝孺是个中最刺眼的存在。因为拒绝为朱棣草拟圣旨,盛怒之下的燕王命令诛灭方孝孺的十族。自古以来最残暴的科罚莫过于诛九族,而残酷的朱棣竟然连方孝孺的同伙学生都算在内,凑成十族,总共杀死八百七十余人,最终目睹这一惨剧的正学师长也激昂赴死。

空印案漫绘图

?方孝孺事实为何惹恼燕王,又若何养这一身傲骨?这一切要从他的门第说起。孝孺是浙江宁海人,身世于书香家世,十九岁时怙恃双亡,其父为济宁知府方克勤。方克勤为官清廉,卓有政绩,对方孝孺平生的为人立世都有深远的影响,可惜因为“空印案”连累,被杀。因为明朝每年部下州县都要派人去户部查对赋税等事宜,只要有一项对不上就要归去从新造册盖章,明代不像如今交通运输蓬勃,赋税在路途中正本就有损耗,频频几回有或者来岁的审计申报起头,本年的还没及格。所认为了完成这项工作前去户部审核的官员都备有事先盖过印信的空白书册以备使用。究竟被朱元璋发现,认为这件事中有官员贪墨,互相勾通欺上瞒下的嫌疑,把案内有姓名的主印的处所官,一律斩首。方孝孺扶丧归葬,沉痛欲绝,只能遵先父的遗愿肄业名儒宋濂。

方孝孺肄业宋濂

宋濂是明初文坛之首,刘伯温曾选举宋濂的文章当世第一,也当过懿文太子朱标的先生,深受朱元璋的赏识,曾负责朝廷的各类典章建造,后致仕回乡教授。在如许一位名师手下,方孝孺吃力学四年,文章才调纵情释放,完美了本身的学术思惟。恩师宋濂盛赞道“吾阅世界之士多矣,而未有如子者也”,即使其时门下门生有好多,但像胡翰、苏伯衡如许的前辈学者也都自认为比不上方孝孺,可谓后来居上,不负师教。

方孝孺著作大多收录在逊志斋集

学成的方孝孺在方孝孺在洪武和建文两朝都有尽忠朝廷的愿望,按理说朱元璋很早就召见过方孝孺,而方孝孺也没掉链子,才学举动完全镇住了太祖,当廷洋洋洒洒,下笔千言作《灵芝甘露论》一文。太祖评价他为异才,又把他介绍给太子朱标,称“此庄士也,当老其才,以辅汝。”解说方孝孺是太祖为交班人选好的辅材。太祖没有重用中孝孺有两点原因:一是朱元璋恃才以自用的专制主义与方孝孺崇尚周礼,首倡以德治民的政治理念针锋相对。二是朱元璋想为下代皇帝贮备人才,不想再一朝人才尽出的可持续成长观。所以方孝孺被污坐牢之时被释放,然而朝廷不愿加以重用,只准他作一名汉中府学传授在太祖时期。

方孝孺画像

朱元璋身后,年仅二十二岁的朱允炆顺利登上皇位,成为大明王朝的第二位皇帝。建文帝迫在眉睫的一纸圣旨将方孝孺召入京来,多年的守候终成正果,方孝孺终于等来了他人生中最绚烂的时刻。建文帝对方孝孺可谓言听计从,无论是商议国度大事,照样念书释疑,又或修《太祖实录》、《类要》等书,都离不开方孝孺。致力于履行仁政的君臣二人,改变太祖时代事必躬亲的做法,适当放权给大臣,宽刑狱,精简机构,减轻江浙区域钱粮,履行井田制。被誉为“建文新政”以仁义礼治为首要指导思惟所接纳的一系列厘革,感受整个朝廷都面目一新,也在一阵捋臂将拳中想在汗青中掀开一页布满活力的篇章。

靖难之役朱棣大获全胜

建文新政中针对各地诸王拥兵自重的局势,深感不安的建文帝提出削藩。方孝孺固然不是削藩的主事者,但他也是削藩的有力支撑者。然则活力与年青年头的瑕玷就是缺乏政治斗争的经验,无法应付来自燕王朱棣的威胁。靖难之役终于爆发,此时朝廷中可以带兵接触的武将,在洪武朝已几乎被朱元璋赶尽袪除,只能派老将耿炳文统兵北伐,这也是没甚大错的中正之举。可偏偏在毫无进展之时,临阵换帅李景隆,变成大错。

方孝孺影视形象

说起李景隆还和朱家沾亲带故,其父就是台甫鼎鼎的李文忠,李文忠是朱元璋的侄子,入伍时还曾随姓过朱,只不外后来立了军功,被朱元璋嘉赏,恢复了李姓,而李景隆之后世袭成为曹国公,如许一位与朱家沾亲带故又是沙场功勋武将之后,必然受到建文帝的正视,殊不知前有战国赵括的例子在前,后就有李景隆空言无补的事件在后。此人好高骛远,盲目征集大军与燕王对战,以一盘散沙与握紧的拳头相抗衡,屡战屡败,拖着大明正牌朝廷坠入深渊,不光如斯,被打的吓破了胆的李景隆最后在燕王围攻南国都的时候,开了金川门迎降,此建文帝识人不善,当然也与举荐之人脱不了关系。

方孝孺被诛十族

这场叔侄争夺皇位的大战以燕王朱棣的胜利而竣事,方孝孺被拘系。燕王叫人从牢里把他带出来晤面,称他为师长,请他草拟即皇帝位的圣旨。他抵死不愿。燕王说:“我能够灭你的九族。”他说:“你即使灭了我的十族,又能把我如何?”盛怒之下,朱棣将方氏族人和同伙都一一送到方孝孺的眼前诛杀,临到最后杀方孝孺时,身着凶服的方孝孺漫骂不止。就在这骂声中被处以凌迟之刑,诛十族由此而来。

套用方师长本身的一首诗来敬拜:“其人虽亡神不死,声绅士落六合间,千载高风有谁似”。只有此等铮铮傲骨,才能做出如斯雄浑不平的诗,透出纸背让此时的我神情一凛,岂不壮哉。也为世界念书人种下一颗种子。

声明:本文由必读汗青原创,迎接存眷,带你一路涨常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