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胡铨的一个梦带旺了海南一座山

2019-05-18阅读:69评论:

解读崖州贬官轶事 展示天际文化精髓

李光,作为南宋四台甫臣之一,因与秦桧“宰相计较,弗成留任”九次上章请辞被贬在藤州,后又移置琼州,不久又被贬谪到更偏远的儋州。李光这位已做到了参政(副宰相)的高官,其实是一位“暖和”的抗金派首脑,他不象李纲、赵鼎、胡铨那么“愤青”,但晚年,为何还会被秦桧所毒害?严厉地说是胡铨“惹的祸”。这个“祸”,原由是胡铨抵达琼州去拜会李光时,说了一个梦,梦见黎母,此后,黎母山世界著名,位于琼中黎母山丛林公园,至今也成为海南旅行的胜景之地……

——————————

文图|刚峰

1149岁首夏,胡铨在雷州太守王趯(字彦恭本籍山西太原)的匡助下,在海南澄迈老城的通潮驿抵达海南岛。登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到谪居在琼州府双泉四周的金粟庵去探视老向导李光。

为何要去拜会李光?

除了胡铨与李光都属抗金派志同志合外,首要是文人诗人身世的江西大才子胡铨登陆时“触景生情”了。

因为,老城驿馆“通潮阁”三个字就是李光所题。

海口五公祠李光雕像

两宋时期,渡海来琼州的首要船埠就是澄迈县这个通潮驿(今老城镇)。苏东坡昔时于绍圣四年(1097年)被贬海南昌化军(今儋州)时,也由此渡海登陆。三年后移谪廉州,也再次经通潮驿登舟过海,并留下了《澄迈驿通潮阁二首》有名的诗。个中有“贪看白鹭横秋浦,不觉青林没晚潮”诗句,将此地晚霞写的实在是太美,故后人便将“通潮飞阁”当成澄迈县古八景之一。

李光是南宋初期的大学者,也是东坡兄的铁杆粉丝。他比胡铨早五年贬谪琼州,曾也于此登陆,并该当地官员邀书题写了“通潮驿”匾额。

李光,字泰发,越州上虞(今浙江余姚)人,生于元丰二年(1078年)于登崇宁五年(1106年)进士第。初期为官做过小县令,后于绍兴七年(1138年)任江西安抚、知洪州兼制置大使,不久又被提升为吏部尚书,随后又任参知政事,做到了副宰相。

李光这小我,其实是一个对照暖和的抗金派,还曾与秦桧一路在和约上签名。只是李光的议和是为备战储蓄时间,与秦桧屈膝有素质的区别,所以执政堂上屡次与秦桧发生计较,又见高宗宠任于秦,便自动打了九次申报申请隐退,恼怒秦桧,便被流放在滕州(广西藤县)。

按理说,李光自动引退置留在滕州并不组成对秦桧的威胁,但偏偏有小人也是秦桧死党的中丞万俟禼打小申报,说李光常在滕州写诗发牢骚,并报怨宰相,于是,在绍兴十四年(1144年)十一月,李光又自滕州流放到琼州。

琼州府城古城墙

以海瑞定名的府城忠介路

以海瑞定名的府城忠介路

李光被贬琼州时,不光带着一家老小,并且还携带了各类书籍。李光不光是一个念书人,更是南宋有名的藏书家,据传李光家藏稀有万卷书籍。因逢秦桧于绍兴十七年(1147年)下达禁书令,又因居处遭遇了一场大火,所剩书籍也散落民间,让李光十分惋惜。史记,他曾所收藏的书籍被焚毁就近万册。

惋惜的不只是平生喜爱的书籍失火,沉痛的更是失去了爱子。史载,贬谪琼州时,李光已七十有一,追随他来的长子李孟博,字文约,绍兴五年(1135年)进士,因病逝世于琼州,年仅35岁,这让李光在琼州几年谪居生活中都处在鹤发人送黑发人的沉痛中。

李光为此特作悼诗一首来悼念爱子:“脱履凡间委蜕蝉,其形渺渺驾非烟。丹台路杳无归日,白玉楼成不待年。宴坐我方依古佛,空行汝去作飞仙。恩深父子情难割,泪滴千行到鬼门关”。

海口五公祠胡铨雕像

合法李光处在人生坎坷且多灾多灾时,胡铨来了。固然来的那么突然却又来的这么实时。固然,曾经同朝为臣时,两人因地位等原因交流不是太多,但双方都知道彼此才学、人格与履历。稀奇是胡铨震惊朝野“讫斩秦桧”的贴子,那掷地有声抗金的高亢主张,不因秦桧袭击四处贬谪而屈就,反而,越挫越勇。两位志趣相投的南宋名臣,抗金派首脑,就如许、就如许,在琼州异地重逢。

老友重逢的时光是美妙的,但李光的实际倒是有点惨酷的。因为,那时的李光,家中失火后只能择栖身在一家寺庙中,这个寺庙叫金粟庵,所在就在今天的海口的五公祠。他在《双泉亭》诗的弁言中有写道:“予自甲子去,再贬琼山,寓居双泉,首尾六载”。是以留下:“曾是双泉旧主人”的诗句,据说其子孟博就病死在金粟庵。

五公祠

苏公祠

苏公祠

此地,曾经是苏轼谪儋州来琼州时常住的处所,东坡在此勘探了到了“龙脉”,开挖出了一对双井,并写了一篇赋记(“双泉”至今还在)。琼人感念东坡,在此立“苏公祠”,文人诗人常会于此,讲学交流,故后人也称“东坡书院”。直到清末两广总督张之洞捐钱重建,并将唐朝的李德裕,南宋的李纲、赵鼎、李光、胡铨这五位贬谪于海南的先贤立雕像并供奉,才更名为“五公祠”。

李光平生都十分崇仰苏轼。他贬谪琼州,谪居在东坡曾经栖身过的处所,颇有继续东坡遗风之志。后来,李光又被密告移到儋州谪居,谪儋时,李光几乎遁东坡萍踪,将东坡走过的线路从新走了几遍,并写下了大量眷念东坡的诗赋。当然,这是后话,有空再叙。

李光昔时谪居苏东坡掘双泉井的金粟庵

金粟泉

胡铨的突然到访,让处在痛失爱子状况下的李光照样有点惊喜。

惊喜的不光是老友重逢,骇怪的是,晤面后胡铨竟然给他说了一个梦的轶事。

这个轶事,好在是胡铨本身写了诗并做了后注,方让我们知晓了昔时那段人文故事。

昔时,胡铨拜会李光时,说到了本身曾谪居在新州时,做过一个梦。梦里不光见到了谪居崖州的宰相赵鼎,并且,还梦见一位叫做黎母的大娘。为此,李光还戏笑说,你命该被贬崖州,因为你此行途中,正好要过一座山就叫做黎母山,此乃黎族人的神山。

离别时,据胡铨说,李光赠予了他一首诗,诗中就有“梦里分明见黎母,生前定合到朱耶”之句。而胡铨呐,也特意步李光送行诗韵和了一首诗,诗名就叫《别琼州和李参政韵》:

就逮端从一念差,崖州前定复何嗟。

万山行尽逢黎母,双井浑疑到若耶。

山鬼可人曾入梦,相君谈易改名家。

此行所得诚多矣,更愿从公北泛槎。

胡铨和李光的这首诗,还特意在诗后附有后注:“李参政诗云:梦里分明见黎母,生前定合到朱耶。盖予尝在新州梦一媪立床前,曰:吾,黎母也。黎姑山,在琼崖儋万之间,子瞻所谓四山环一岛是也。先是秦桧大书三人姓名于其家格天旁边,曰:赵鼎、李光、胡铨,所必欲杀者也。鼎谪琼州,绍兴十七年丁卯卒。光字泰发,时谪儋州。澹庵朱崖之行经由儋州,故泰发以诗送之。澹庵夙有黎母之梦付诸前定,如谪新州时,亦谓前定福唐幕平分扇得一画,骑驴人西南行者,后新州之命,亦若暗合。夫不以迁谪介意,而付之于分,非达人不克也。”。

恰是胡铨这首诗和后注,才让我们知道了他向李光说梦的故事与配景。也正为这首诗,才让海南的黎母山,此后世界著名,并成为至今为止,黎族人生生世世祭奠的神山。

琼中黎母山丛林公园

此诗最早见宋代陈思《两宋名贤小集》,海南明朝的《万历琼州府志》与《正德琼台志》亦都收入了。恰是因为有了史志记载,才让九百年后的我们读到了这个梦。正因为有这个梦,梦里得黎母神灵卵翼,胡铨才会命该不停,不至于像赵鼎那样客死天际,最后还能够被召回朝,委以重任。

其实,胡铨的这首和诗及后注,中心思惟很简洁。他在叙说本身被贬管制新州时,梦中谒见赵鼎,这时赵已死,联想本身将被秦栓处于死地,预料要再贬到崖州。果真贬崖州时,路经琼州拜会李光,论述梦中事,并以诗唱和倾诉衷肠,斥责朝廷听信奸邪,揭露秦桧谗谄忠良的罪恶与暴虐的手段。并透露“更愿从公北泛槎”,亦追随公(李光)志同道合(泛槎:泛,浮也,槎,木排)。

传说中的黎母

黎母山风光

胡铨拜会李光时,胡铨正值盛年刚好47岁,而李光则为71岁高龄了,“同为天际沉溺人,重逢更应再了解”。胡铨与李光这两位相差24岁的文人,此后,便成为莫逆之交,并吟诗赋祠,书写了他们贬谪海南长达八年之久的友情。

胡铨与李光在海南这八年时光中写了哪些诗赋并有哪些人文轶事?李光为何又将孙女嫁给胡铨做儿媳妇?不要走开,稍后再续!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