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动物与人的千年大战,这种动物覆灭人类最多

2019-05-18 06:58:55阅读:86评论:

2017年8月下旬,美国与、韩国等9个国度结合举办了名为“乙支自由卫士”的军事演习,个中韩军出动5万人,美军出动1.75万人。然而合法演习正酣时,一支原定在树林里进行练习的分队,刚走进树林100米,就遭到一大群黄蜂袭击。美韩官兵纷纷捧首鼠窜,最后13人被送进病院,批示部只得紧要叫停。

为何装备优良的戎行,却败给了小小黄蜂?汗青上还有哪些动物自动匹敌戎行的故事?本期将为您解答。要解说的是,人类在战争中使用动物,如战马、军犬、战象甚至各类飞禽走兽、鱼蛇虫蛙等等,用于冲击或骚动敌军,如许的例子触目皆是,但本文不商议“工资蓄谋”的战例,而重点阐述野生动物在无意中给戎行造成麻烦,以及双方匹敌的故事。

百万年的角力:动物越小越难对于

人类学会使用对象,从动物界平分离出来,最多也不外是距今几百万年的事儿。人类与动物之间的互相捕食,是从降生之初就一向存在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与动物的战争,汗青远远长于人类和人类的战争。

不外,当原始人真正起头部族之间的战争时,人类的组织、智谋和装备都获得了飞速成长。这实际上使得人类相对于动物的斗争力大大提拔。人类也由此成为万物之灵长,食物链的顶端。尤其是人类中的戎行,一样由身强力壮的男子构成,手持优良的兵器装备,又有细密的组织和娴熟的战术,是人类中斗争力最强的存在。是以,天然界中那些威猛无双的霸主,什么狮子山君、大熊恶狼,其实赶上人类戎行,往往死的很惨。并且,这些猛兽也有智商,他们冲击的目的是为了捕猎,又不是为了玩命。天然界能够抓的猎物多得很,何须去招惹三五成群,看上去就恐怖得很的人类?尤其进入近代化,人类戎行装备了火器,更是屠狮灭虎易如反掌。大型猛兽在人类戎行眼前,基本走不到一个回合。

所以,汗青上真正能给人类戎行造成威胁的,往往不是大型猛兽,反而多是那些小型动物。他们并不筹算把人类作为仇敌,而只是出于本能地自卫或许觅食,从而造成危险。相对于大型猛兽方针显着,这些小家伙无孔不入,往往用人类兵器难以预防。于是最终,反而造成了多得多的损失。此外,在一些人类兵器难以施展感化的情况,如池沼、海洋,陷入逆境的戎行也或者遭到内陆动物“以逸待劳”的袭击。

血魔杀手:蚊子

看似不起眼的蚊子,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的一大杀手,在现代,蚊子是每年杀死人类最多的动物。除了嗡嗡嗡的声音令人溃逃,蚊子吸血的个性会传染多种致命疾病。是以,对于那些经常全副武装在野外作战或练习的士兵而言,蚊子实在是一种伟大的威胁。蚊子的最大杀手锏是疟疾。疟疾由疟原虫引起,首要流传途径就是蚊子。当受传染的蚊子停留在人类皮肤上起头吸血时,疟原虫就会进入血液,起头络续滋生,破坏越来越多的红细胞,引起发烧、发冷、出汗、头痛和肌肉痛,严重者导致灭亡。

人类有戎行的汗青大约数千年,数千年中死于蚊子口中的武士不可胜数。公元前4世纪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是罕有的军事天才,短短数年时间攻灭波斯帝国,铁蹄从希腊半岛糟踏到印度河流域。然而这位伟大统帅却在公元前323年英年早逝,年仅33岁。他的无敌军团和宏大帝国也随之闭幕。杀死这位统帅的,就是蚊子流传的疟疾。

之后,蚊子持续携带疟疾在全球残虐。美国南北战争中估量有1万士兵死于疟疾;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代,双方数百万士兵历久处于野外,污水遍地,蚊虫丛生,给疟疾供应了极为轻易的流传渠道。英国,法国和德国的士兵在蚊虫的嗡嗡声中饱受熬煎,丧生者达10万以上;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代,美军灭亡一共40万人,个中包罗29万斗争灭亡和11万非斗争灭亡,这个中被蚊子传染疟疾而死的就有6万人之多。

面临蚊子的冲击,列国戎行也是竭尽全力地防御和还击。不外,对于这无孔不入的小魔鬼,枪炮导弹都没啥用,铲除其孳生地是要害。据说我军某部在驻防一座小岛时,就曾遭到铺天盖地的蚊子袭击,最终直接动用推土机铲平了密布蚊子幼虫的巨型水坑,才取得决意性的胜利。美军在1917年列入一战,为此专门订购了二千多万顶蚊帐。

其他嗜血魔王:血吸虫、虱子和跳蚤

除了蚊子之外,其他吸血的虫子杀伤力也很大。究竟,各类疾病经由血液传染是很遍及的。中国南方水网地带密布的血吸虫,自古就是人类健康的大敌。公元208年,曹操率领大军南下,与孙刘联军僵持于赤壁,最终败退。造成此举的原因,除了曹军不习水战,以及孙刘联军用诈降火攻之外,还有曹操军中疫病风行。但其时是严冬季候。有专家研究认为,困扰曹军的很或者就是血吸虫病。以北方人士为主的曹军,对血吸虫缺乏常识,而孙刘联军历久栖身在长江流域,已经具备了一些防疫常识,这才是造成两者分歧命运的要害。

相对血吸虫这种地区性强的杀手,跳蚤、虱子和臭虫可就要厉害多了。在古代卫生前提欠好的情形下,满身臭汗,很少洗澡更衣的士兵,的确是跳蚤臭虫的“移动餐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代,跳蚤激发的斑疹伤寒,在东线德军和俄军的僵持阵地上造成了大规模风行,灭亡率高达10%以上。

针对这些吸血小虫子,美军接纳了各类方式进行匹敌。美国《科学家》杂志不久前报道,美军活着界各地都遭到带菌虫豸的威胁。每当本地气温升高,各类各样的小虫就起头残虐,让官兵吃尽了吃力头。尤其是阿富汗的臭虫,这是一群特别的“仇敌”,美军的铁蒺藜、机关枪掩体、雷区在他们的攻击眼前都形同虚设。

为此,美军调拨巨额资金,在美国药物治理总署的积极合营下,放置位于马里兰州的美国武装军队虫豸治理局深入研究提防带菌虫豸流传瘟疫疾病的各类有效方式。这些方式包罗老传统的喷洒DDT药剂,以及发现蚊虫驱赶药剂、工具、治疗药品和防护设备等。据称美军事医疗科学研究部门已成功地研制出一种能够用于疆场、即时生效的覆灭和阻止带菌虫豸的新型DDT药剂,其比旧的DDT药剂更平安,不会污染情况,能够同时对于蚊虫、苍蝇和沙地苍蝇等携带病菌的虫豸。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