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春秋时期最后一个霸主,为什么在战国悄然无闻,并敏捷衰亡

2019-05-18 05:20:40阅读:196评论:

越国,位于中国东南一带,是春秋战国时期最主要的诸侯国之一。越王勾践是“春秋五霸”之一,它曾卧薪尝胆,重用谋士范蠡和文种等人,经由“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预备,最终于公元前478年覆灭了吴国。随后勾践北渡淮水与齐晋争霸,会盟徐州,东方诸侯争相朝贺,成为了春秋时期最后一代霸主。然而,进入战国今后,越国国力弱微,悄然无闻,最终于公元前306年被楚国攻破,江山破碎。兴也突然,颓也突然,越国的兴衰的原因给无数子女君主留下了深刻的教训。一,其兴起头于人才,其敗也起头于人才

春秋后期,楚国和晋国历久僵持,两国疲惫不胜。为了削减自身的压力,晋国选择搀扶吴国来骚动楚国后方,而楚国也选择搀扶越国已拖住吴国,春秋的争霸事态起头由晋楚僵持转为吴越相攻。正本以越国的实力是无法和吴国抗衡的,然则进步人才的流入给越国带来了伟大的改变。

春秋后期事态

越王勾践时期最主要的两位贤才是范蠡和文种,两人均是楚国人。范蠡是宛城人,文种是楚国郢都人。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在夫椒之战中被吴国夫差击败,勾践退守会稽山。在越国危难之际,范蠡建议勾践“屈身以事吴王,徐图起色。”,被拜为上医生。勾践回国后,范蠡又在越国实行改造,成长生产,练习戎行,清算吏治,使得越国很快恢复并强大起来。文种是越国的主要谋臣,首要进献在于交际上。公元前494年,文种出访吴国,向夫差乞降成功。公元前484年,他又刺激夫差伐罪齐国,给越灭吴国缔造了机会。夫差北上争霸后,文种又献“伐吴九术”,给灭吴供应了计谋方针。

范蠡

范蠡和文种等贤才为越国的答复和称霸做出了凸起的进献,然而越国称霸后,勾践就起头疑杀功臣,导致越国人才流失。公元前468年,勾践已经实现了霸业,然而范蠡却发现了个中的危机,认为越“可与共患难,弗成与共乐”,于是激流勇退,泛舟五湖,浮海入齐,脱离了危机四伏的政坛。范蠡还对文种提醒道“狡兔以死,良犬就烹;敌国如灭,谋臣必亡。今吴病矣,医生何虑乎?”。文种没有听取范蠡的建议,留在了越国,最终被勾践所杀。

越王勾践剑

范蠡隐退,文种被杀是越国人才流失的起头。到了战国时期,越国的人才流失局势加倍严重了。越王朱勾试图招揽墨子,墨子以“越不听吾言,不消吾道”拒绝了越国的邀请。邹阳的《狱中上梁王书》中提到:“秦用戎人由余而霸中国,齐用越人蒙而强威宣”,这回响出越国是战国时代人才流失国之一。二,称霸后政策的失误

越国灭吴后,获得了十分空阔的地盘。地盘是一个国度赖以生存的凭据,没有边境,就没有生齿,没有生齿何来国度。可勾践却没有没有好好珍爱。首先,他将占领的吴国大部门地盘赠与了周边列国。“以淮上地与楚,归吴所侵宋地於宋,与鲁泗东方百里。”。赠与地盘给越国带来了声望,使得“宋郑、鲁卫、陈蔡执王之君皆入朝”“诸侯毕贺,号称霸王”。然而霸主始终只是虚名,用如斯广宽的地盘去交流实在得不偿失。

绍兴东湖

越王又在国内大封后辈功臣为王为君,据《越绝书·记吴地传》记载,在吴地的封君就有宋王、摇王,荆王,干王、烈王、襄王、越王史,周宋君、余复君、上舍君等。 2017年,在圣岩寺发现东瓯公受越王分封时的祭天平台和石刻文字,这足以证实越王依然在实行分封制。分封制在春秋战国时期逐渐被镌汰的轨制,该轨制会涣散国度,减弱国力。同时期的其他诸侯国则陆续起头实行了郡县制。

封国并立,导致国内事态动荡,弑君事件时有发生。勾践之后,越国三代都互相残杀,“越人三弑其君”,个中勾践之后最卓越的越王朱勾也死于内争严重减弱了国力。公元前378年,越国已经无力和北方齐国争雄,为了避齐国兵锋,只得将首都从琅琊(今连云港)迁到吴(今姑苏)。前375年,越王翳之弟豫和太子诸咎争夺王位,显现了“诸咎之乱”,此后越国陷入了杂沓。前373年医生寺区又动员政变,前363年,寺区之弟思又政变……三,经济政策的落后

越国地处于江南之地,在上古时代经济水平掉队于北方,司马迁在《货殖传记》中提到“楚越之地,地广人稀,饭稻羹鱼,或火耕而水耨”,《吴越春秋》记载“人民山居,虽有鸟田之利,租贡才给宗庙祭奠之费。乃复随陵陆而耕种,或逐禽兽而给食。”。解说其时越国地广人稀,大部门区域处于刀耕火种的原始经济状况,甚至还有部门区域还停留在采集渔猎时代。

刀耕火种

勾践时期为了富国强兵,进行了一些列的经济改造。这些政策包罗立国定都,迁居平原,成长城市;鼓励生育,统筹生齿;鼓励耕织等。经由这一系列的改造,越国的经济很快成长起来,缩小了和北方诸国的差距。这也是越王勾践可以称霸华夏的经济根蒂。

楚国出土的编钟

不外越国的经济轨制总体上来说照样十分的掉队。越国的生产资料总体上照样处于国有制阶段,越王为首的王族掌握着各个行业的生发生活。 越国遍及实行了劳役盘剥轨制以获得财富,如“使国中男女入山朵葛,以作责丝之布”,“越王乃使木匠三千余人,入山砍木”“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装炭”。而同时期的华夏列国则处于国有制的井田制“工商食官”处于崩溃的阶段,私有制的经济敏捷鼓起,在经济轨制上,越国显着掉队了。

公元前467年,越国迁都琅琊,这件事对于越国来说是十分准确的选择,一则能够北进华夏,二则能够便于接管进步的华夏文化,革新掉队的社会经济。然而如许的事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公元前379年,越王翳迁都到吴地,越国和华夏列国的交往又疏远了。结语:

公元前306年,越国被楚国攻破,部族散落于东南区域。到了战国末年,根基被秦国统一。越国正本是“断发文身”的戎狄,经由引进华夏人才,进修华夏的进步经济政治轨制走向了强大,走向了霸业,然则最终也因为人才流失,经济政治的掉队而走向了衰亡。诚然“卧薪尝胆”的故事让无数后人受到激励,然则越国衰亡的汗青也应该让后人所警醒。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