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中国旅行标记本来是这件国宝!它是甘肃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2019-05-18阅读:131评论:

马踏飞燕,一个名字很美的国宝级文物,也是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的64件(组)稀珍文物之一,为甘肃省博物馆镇馆之宝。同时,马踏飞燕形象于1983年10月被国度旅行局确定为中国旅行标记。

马踏飞燕出土于甘肃省武威市雷台汉墓,整体高34.5厘米,长45厘米,宽13厘米,重约7.15公斤,青铜器锻造,现藏于甘肃省博物馆。马踏飞燕造型生动逼真,天马举头嘶鸣,三足腾空飞驰,蹄踏玄鸟龙雀,极富浪漫主义色彩!

一、名称之争:不叫马踏飞燕,叫马超龙雀?

关于“马踏飞燕”的名称,学术界叫“马超龙雀”,文物部门用“铜奔马”,还有“马袭乌鸦”、“凌云奔马”、“铜鹔鹴马”等各类混乱称呼。

“马超龙雀”这个名称是文化学者牛龙菲最早提出的,他凭据西汉张衡《东京赋》“天马半汉,龙雀蟠蜿”的文献资料,将其定名为“超越风神龙雀之行空天马”,后被《人民日报》的记者李肇芬在报道中简称为“马超龙雀”。

牛龙菲认为,“马踏飞燕”等名称并没有揭示出这件文物深挚的精神内涵,人们把它叫“ 铜奔马”,其实它并没有“奔驰”。马应是“行空天马”,飞燕应是“蟠蜿龙雀”,天马神游星河,龙雀回首惊视,施展庄子“逍遥游”的幻想,是一种超然物外的境界。

在公共流传范畴,“马踏飞燕”加倍深入人心。这个名字似乎比“马超龙雀”更琅琅上口,也加倍通俗逼真,能让人很轻易就联想出一幅绝美的意境。龙雀是秦汉时期神话传说傍边的风神——飞廉,在汗青上几经变异,它真正的形象的确无从查找,或许龙雀就是燕子。

固然有的专家学者称,混乱纷歧的称呼晦气于文化精准流传,但笔者感觉“马超龙雀”被错叫“马踏飞燕”,其实算是一个“艳丽的错误”,老公民早都叫熟了,也不失其原本神韵,所以没需要过多纠结。

二、出土之地:西北雍凉之地,武威雷台汉墓

出土“马踏飞燕”的武威古称雍凉之地,东邻银川,西接西宁,南领兰州,北通敦煌,古时素有“通一线于宽敞,控五郡之咽喉”之重地之称。汗青上的武威既是军事计谋要地,又是商埠重镇,车马订交错,歌吹日纵横。

武威有悠长的汗青 、 光耀的文化 ,汗青的长河曾在这里抛洒过晶莹的珍珠 。公元前 121年 , 雄才简略的汉武帝派骡骑将军霍去病率万骑出陇西 ,大北匈奴,占领了整个河西区域,为显露汉军的武功军威而在这里设置了武威郡 。

三国时期,武威是全国十三州之一 ;东晋十六国时期,四个凉都城曾于此定都兴国 ;隋末唐初李轨在武威竖立大凉国,武威成为显赫一时的 “五凉古都”。2001年5月,国设登时级武威市,武威于1986年12月被列为国度汗青文假名城。

雷台汉墓位于武威城区北关中路,一座距今已有1700多年汗青的坟场。1969年10月, 本地贫下中农在雷台底下发现了一座汉墓,后来甘肃省博物馆会同武威县文化馆进行清理,尽管此墓曾遭盗掘,仍遗存尚多,出土遗物231件。

雷台汉墓出土了各类铜俑共45件,铜马39件,铜车14辆,铜牛1件,铜凳1件,这种成组的铜车马,为以往挖掘中所少见。并且,这些铜车马锻造十分细腻,正如《后汉书舆服志》所言:“一器而群工整巧”,显露了汉代青铜雕铸艺术的卓越成就。

三、文化底色:原始马龙崇敬,浪漫主义精神

“马踏飞燕”的文化内涵比现代人直观所见要深刻得多,它具有中国传统龙凤文化的时代陈迹,是中国古代浪漫主义和实际主义的完美连系。

武威是马龙崇敬的原生地之一 ,太皞后裔在向西南和西北拓展和迁徙的过程中, 都与崇马族相遇,于是衍生出马龙崇敬。《周礼·夏官·廋人》云:“马八尺以上为龙,七尺以上为騋,六尺以上为马。”古代先民对马图腾的崇敬,素质上是一种对龙图腾崇敬的迁徙。

马在汉好多朝代都功勋卓著,曾被普遍地用于交通驿站、军事动作、民族和亲、天然农耕等各个方面,这种图腾崇敬是一种与社会、经济、军事互相关注的动物崇敬。《后汉书·马援传》载马援呈表请奏造马式所言:“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安谧则别尊卑之序,有变则以济远近之难。”

“马踏飞燕”的时代恰是马龙风行的年月,龙文化是其时民族崇敬的主流,马文化的鼓起跟“神仙迷”汉武帝有很大关系。雄才简略的汉武帝在马背上呼风唤雨,平生金戈铁马,却又恋慕黄帝能乘龙飞升,只得把实际中的骏马类比神龙。于是,从文人、道家、术士,到一样公众,起头将龙马视为一体。

《淮南子》一书中甚至有“龙生万物”的理论,个中就有“应龙生健马”之说。那时的公众耳边萦绕着文人术士“天马者,乃神龙”的雷同谈吐,以及丝绸之路通顺后西部传来的马龙崇敬的信息,全民崇敬马龙,反映到艺术创作上,天然就有了“马踏飞燕”的佳构问世。

“马踏飞燕”作为中国旅行的图形标记,既施展了中国旅行文化底蕴的深挚,又寄意着事业的生气勃勃,可谓天成之作。

起原:国风大观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