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信陵君“窃符救赵”的前夜,事实发生了什么?

2019-05-18阅读:131评论:

信陵一出震世界,虎狼秦师入崤关。

信陵君魏无忌,这位魏安釐王的异母弟,礼贤下士,仁爱宽厚,上马可统兵,下马可安民,不光以自身威望庇护了魏国十几年的边境平安,并且以两次统帅诸侯联军击败秦国的战绩而蜚声于诸侯,在风云幻化的战国末期留下了浓厚的一笔。

前257年,在先前的长平之战中击溃了赵国主力的秦国戎行,在贪得无厌秦昭王的号令下,由年青年头将军王凌率领着,当者披靡包抄了赵都城城邯郸,大有一举而要灭之的风格。

心急如焚的赵国平原君赵胜慌了神,赶紧跑到了魏国去求援。

之所以先想到魏国,不是他认为魏王更好说话,只不外是因为他娶了魏安釐王的妹妹信陵君无忌的姐姐而已。

所谓“接触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固然在权力和国度好处眼前,即使是父子兄弟都纷歧定靠得住,但亲戚里道的总几多照样有些用处的。

看到妹夫都亲自登门了,魏王也算是实在抹不开体面,于是便派了老将晋鄙统帅着十万精兵奔赴邯郸前方了。

谁知,刚走到边境,晋鄙却被魏王派出的信使叫停了,既不往前,也不退后。

本来,铁了心要吃掉赵国的秦国,早已眼线遍布赵国四周,这边魏国大军还没出发,那边秦咸阳便获得了新闻。

阴险鬼辣的秦昭王马上便派人给魏王送了一条口信,“赵国我是势在必得,诸侯谁来救回头我先整顿谁。”

固然是故技重施,却很有效,魏王一会儿被镇住了,即可决意按兵不动。

可是,这边的信陵君无忌却坐不住了,一方面是因为他的亲姐姐也身处险地,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平原君赵胜天天拿他为人仗义这个名号来酸他。

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天天跑到魏王眼前软磨硬泡。遗憾的是,魏安釐王却跟吃了秤砣似的,最起头还算是应付,后来直接就是撵人了。

无奈之下,他接管食客侯赢的建议,爽性直接偷了魏王的兵符并夺了晋鄙的兵权,然后“留八减二“,开启了本身对秦的第一次制胜之旅。

可问题是,才调卓著威震诸侯的信陵君魏无忌,为何对魏王的决议没有发生丝毫的影响,终致剑走偏锋呢?

曾经的魏安釐王魏圉和异母的弟弟魏无忌,那也是兄友弟恭。

前277年,他们配合的老爹魏昭王作古了,魏圉作为嫡长子即位,转而即封才调横溢的弟弟魏无忌为信陵君(今河南宁陵)。

俗话说,国有圣人乃社稷之幸,家有孝子是怙恃之福。魏安釐王不是痴人,他当然知道本身这位弟弟那也是人中龙凤,何况也正值战国末年国度危亡的要害时刻,所以,他对信陵君交友世界俊杰起先那是相当的支撑。

魏无忌呢,也是没让人失望,仁爱贤达,声名远播,短短数年便聚得三千强人异士于本身门下,以至于各诸侯国竟一连十几年不敢侵魏国边境半毫。

然而,信陵君又是颇忠实忠厚的,在为国为民不遗余力的时候,不经意间却轻忽了即使是父子兄弟也不破例的“功高震主”的古训。

某年的一天正午,哥俩正鄙人棋,倏忽烽火四起,不久传来警报,说是赵国偏向有大队人马来犯。

这下,魏安釐王坐不住了,马上便要放下棋局召开御前会议,商酌对策。

可是垂头一看,无忌这小子倒是动也不动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便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何着这国度没你的份儿是不?我都将近蹦起来了,你咋还这么淡定呢?。

只听信陵君淡淡地说道:“宁神,没事的,不外是老赵家那位出来狩猎放松而已。”

就在他半信半疑随时预备退席召集文武大臣的当,第二波确定的谍报来了,果真是如信陵君所说。

这下安釐王就有些好奇了,“咦,你小子咋知道的?”

事实证实,有些事情完全说破了并欠好。

只见信陵君悠悠地说道:“我的食客中有位高人,他能深入正确地获取有关赵国的谍报,是以,但凡赵王有什么动作,我便能第一时间获知。”

所谓“言者无意,听着有心。”信陵君魏无忌即使再才能卓著,他毕竟不是一个君王,不克凡事站在一位君王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就在他侃侃而谈,部门是为了显摆,部门是为了邀功的时候,却无意间触犯了作为君王的兄长心里深处那最懦弱的单元。

为何?

在听了信陵君的一席话后,还没有来得及感慨他的未雨绸缪,魏安釐王的第一个心里回响竟是:能力通天如斯,我的身边是不是也有他安插的眼线?

历来,权力与人命的平安与否都是为君王者首先考虑的重中之重,即使有万分之一的或者性,他们也会将之覆灭在萌芽状况。

于是,在虚惊一场之后,魏安釐王非但没有丝毫的愉快和放松,反而心里多了几分郁闷和繁重。

然后的事情便瓜熟蒂落了,没过多久,信陵君无忌便被排斥出了股肱重臣的圈子,很多建言献策的权力也被褫夺了。

尽管,信陵君依然过着富二代的日子,养得起宾客如云,但已然是没有了先前的朝政影响力。

若是单单只是废了一个信陵君的话,对魏国而言其实也不算什么,究竟这地球缺了谁也照样转的嘛,古代也如斯。

只是在此今后,魏安釐王录用了一个叫魏齐的人担当相国,还升引了一个叫须贾的中医生,要命的是须贾有一个叫范雎的食客。

须贾带着范雎出访齐国,本身言拙辞笨,被齐襄王执政堂受骗众问得嚅嚅无言以对,反倒多亏了范雎自告奋勇,以本身的雄辩谈锋为须贾也为魏国挽回了体面。

可是呢,这须贾倒是个实足的小人,回国之后不光不为范雎邀功,并且还在相国魏齐眼前诬告范雎“收受行贿,出卖国度”。

凑巧的是,魏齐竟也是个混饭吃的庸庸政客,不辨真假便将范雎鞭挞至气息奄奄。

也是范雎命不应绝,先是碰到一个好心的看守把他送到野外,后来又得秦国使者的匡助逃到了秦国。

在秦国,假名为张禄的范雎,依靠本身的智谋很快见到了对山东六国早就垂涎三尺的秦昭王,并最终成为了执秦国盟主的相国。

范雎得势,遂马上向秦昭王建言力主攻打私藏了魏齐的赵、魏两国。

于是乎,魏、赵等国便在消亡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亲贤不消,庸小当朝,计谋不明,这也许就组成了六国消亡之路的一个缩影吧。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