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原创 伐鼓骂曹的大才子在武汉也有朱颜亲信

2019-05-17阅读:179评论:

伐鼓骂曹的大才子在武汉也有朱颜亲信

三国时的才子祢衡,在许昌裸衣伐鼓骂曹后,曹操虽生气不已,却不肯背滥杀常识分子的骂名,将祢衡“荐”给荆州牧刘表。刘表深知曹操借刀杀人的用意,便当了回“二传手”,把祢衡“荐”给江夏太守祖。

这祢衡狂傲不羁、率情由性,敢恨也敢爱,很快便与黄祖的儿子、章陵太守黄射成为好友。那时候,临近今武昌的长江中有一座江心洲,洲上一片荒凉,杂草丛生,野兔出没。有一天,黄射邀请祢衡比及江心洲狩猎喝酒玩耍。江夏太守之子请客,助兴者天然不少,有的人还自携歌伎、美男筹算玩个舒坦。据本地民间相传,宴席间,一名叫碧姬的女乐斟满一盅酒捧到祢衡眼前说:“久闻师长狷介,只恨没有缘分见到,今有幸一见,望师长满饮此杯,别嫌我卑贱微贱。”祢衡没想到在酒场上碰到一朱颜亲信,不堪动情,便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正在聚饮间,有人献上一只羽毛碧绿的红嘴鹦鹉送予黄射,黄射便将鹦鹉赠送祢衡,并请其作一首吟咏鹦鹉的词赋以尽兴。祢衡乍见鹦鹉,不禁触景生情,便借物抒怀,即席揽笔,写就那篇有名的《鹦鹉赋》:“惟西域之灵鸟兮,挺天然之奇姿。体全精之妙质兮,合火德之明辉。性辩慧而能言兮,才伶俐以识机。故其嬉游高峻,栖跱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绀趾丹嘴,绿衣翠矜。采采丽容,咬咬好音。虽本家于羽毛,固殊智而异心。配鸾皇而等美,焉比德于众禽……”

在这篇洋洋洒洒五百五十八字的赋中,祢衡以鹦鹉自比,把咏物与自喻慎密相融,浑然奔放,极尽描摹地抒发遭遇坎坷不屈之真情实感,被前人评为“辞采甚丽”之作。赋的大意是:鹦鹉是一只神鸟,可是没有人赏识它,只把它看成笼中的玩物。祢衡写完赋后,又把鹦鹉转赠给了碧姬,以表达同病相怜之心迹。

祢衡在江夏时代,对黄祖的霸气十足、人品不端、不学无术甚为不恭。有一天,黄祖赏识其文采,宴请祢衡,两人皆烂醉。黄祖问祢衡:“你在许都有啥上层同伙?”祢衡戏言说:“大儿孔融,赤子杨修。”黄祖便问:“他们两人比我何如?”祢衡笑道:“你宛如庙中之神,祭无灵验!”黄祖盛怒道:“你把我当成土木偶人耶!”祢衡非但不报歉,反而再骂其是一“死公”。惹得原个性躁的黄祖动了真怒,遂命令,斩了。祢衡时年仅二十六岁。刘表闻祢衡死,嗟讶不已,令葬于江心洲上。

相传祢衡冤身后,那位碧姬身着重孝,带着那只鹦鹉来到江心洲头,哭倒于祢衡墓前,誓言愿与他魂魄共翔。她哭够了,竟一头撞死于墓碑前。那只鹦鹉则通宵哀鸣,第二天,人们发现鹦鹉也死于墓前。江夏城里,有人集资为碧姬修了一座坟墓,把鹦鹉也一同葬在洲上,此后,人们就叫那江心洲为鹦鹉洲。这就是接近武昌江边的古鹦鹉洲,也是崔颢昔时站在黄鹤楼头所看到的“春草萋萋”之洲。后人还建正平祠、鹦鹉寺于洲上,以纪念祢衡。

也许在明末清初,古鹦鹉洲被江流冲垮后彻底消散。约在清雍乾年间,汉阳南门外江边又新淤出一个新沙洲。据传,人们在沙洲上发现了碧姬的尸体,那只鹦鹉则酿成一块绿色翡翠石。这只翡翠鹦鹉被处所官拿去献给了乾隆帝,乾隆便将汉阳南门外的新沙洲,从新定名为鹦鹉洲,谓之新鹦鹉洲。光绪年间,在洲上重建祢衡墓,此墓实非祢正平长逝之所,但古鹦鹉洲的传说与事迹,则由新鹦鹉洲传承。

传说究竟是传说,但似乎反映着本地民间对这位过早夭折的三国才子的一种悼怀与可惜之情!

(本篇完)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