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家世界与世界一家:夏商周秦,是一家人轮换坐世界?

2019-05-17阅读:105评论:

夏朝是大禹开创的中国第一个朝代。其国度的款式是“万千诸侯,共宗一主”。大禹身后,他的儿子夏后启继位,从而开创了“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家世界”模式。此后,商、周两朝,根基是夏朝模式的翻版,即在“家世界”的成长模式中,也有治世与乱世,衰落与中兴;尤其至秦后,在夏商周“家世界”的根蒂上,又有新的演绎,就是原先的“万千诸侯”被“郡县”庖代,“共宗一主”的统治模式酿成了“中央集权制”。此后,后世的朝代汗青,几乎是按这种“秦制”模式轮替上演。

中国各朝代的皇帝,也称“皇帝”,意为秉承定数之子。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於是帝尧老,命舜摄行皇帝之政,以观定数。”这种家世界的模式,无疑已经限制了可以“秉承定数”的对象,这显然不是通俗公民能够奢望的。司马迁在《史记·三代世表》中如许说:“定数难言,非圣人莫能见”;“人不知,认为泛从平民匹夫起耳。夫平民匹夫安能无故而起王世界乎?其有定数然。” 便是说,定数只有圣人才能预见;而伧夫俗人是不克“受定数”的,伧夫俗人凭什么能无故拥有世界呢? 必需是“受定数”的人才行。

若是按司马迁的这种说法,我们会首先涌起如许的疑问:奠基和完美“家世界”成长模式的夏、商、周、秦,其帝王又凭什么能成为“受定数”之人呢?若从其起原追溯,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夏、商、周、秦的始祖,竟都有一个配合的祖先,也就是说,他们原本就是一家人,不外是轮换坐世界罢了。那么,他们的祖先究竟是谁?为何能拥有如斯的“盛德”,竟能恩惠这么多后人也成为“受定数”之人呢?我们且来看看史籍关于夏、商、周、秦始祖的起原记载。

夏的始祖天然是开创夏朝的大禹。据《史记·夏本纪》记载:“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

商的始祖是殷契。《史记·殷本纪》如许记述:“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而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

周的始祖是后稷。据《史记·周本纪》记载:“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从记载看,稷与契的母亲都是帝喾的妃子,本就是一家人。

秦的始祖是伯益。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脩。女脩织,玄鸟陨卵,女脩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这里的“大费”,其实就是指“伯益”。因“伯益”在史籍中有多种称谓,如在最早的《尚书》中称“益”,在《汉书》中称“化益、伯益”,而在《史记》中则称“大费、柏翳、伯翳”等,其实说的都是统一小我。而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

经由史籍记载,我们不难发现,夏、商、周、秦的配合祖先就是黄帝。若按《史记》记录,“其仁如天,其知如神”的尧与“年二十”即以孝著名的舜,也是黄帝后裔。也就是说,从五帝,即黄帝、颛顼、喾、尧、舜,到夏、商、周、秦,无论是血脉,照样文化,其实都是一脉相承。

黄帝作为“人文初祖”,以盛德行教化世界,厥后人颛顼、喾、尧、舜,所沿用的亦是黄帝这种“德化世界,世界自治”的统治模式。因而,黄帝的后人之所以能得天眷顾,受定数,成皇帝,皆因黄帝“盛德行”的恩惠与余荫。据《史记·三代世表》记载:“黄帝策定数而治世界,德泽深後世,故其子孙皆复立为皇帝,是天之报有德也。”

秦今后,各朝代家世界的模式没有多大转变,但“受定数”的人却变得多样化了,甚至有了平民身世的“受定数”之人,如开创汉朝的刘邦和开创明朝的朱元璋,就是史上有名的平民皇帝。每一次“定数之人”的改变,每一次“坐世界之家”的变换,往往就意味着朝代的更替,而与之相伴的就是杂沓和殛毙,或许这就是一个朝代涅槃新生所需支付的价值。中国的汗青也就在这种一治一乱,一朝皇帝一朝臣,一个朝代一种文化的变换中,络续地反复上演。

其实,作为炎黄子孙,同为华夏一族,若用更广远的汗青目光看,各朝代的受定数之人,以及家世界的各朝代之人,又何尝不是一家人呢?元代的郑廷玉就曾在《布袋僧人忍字记》中如许说:“可不道一样树上有两般花,五百年前是一家。”而要让如许人数浩瀚的“一家”协调共处,或许所需要的就是黄帝所奉行的“德政”与“德治”。

用孔子的定数观,看夏朝少康的复国史:成事在人,成事在天?

三个被称为“祸水”的女人,夏商周是因她们而亡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