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梅墨生:书法极有或者沦为一种是非的抽象画

2019-04-17 18:11:34阅读:54评论:

书法极有或者沦为一种是非的抽象画

文/梅墨生

————

针对今天的书法传统,梁培先师长说:

“将书法纳入到视觉艺术的队列,书法极有或者沦为一种是非的抽象画——这意味着书法自我身份的丢失。一旦自我身份丢失,就会激发一系列问题,如文化身份恍惚、与本源断裂等重大问题。”

纵观上下几千年的文明,“书写”从未中止,然则不管书法的自发地传承,或是不自发的延伸,在这种看似一连的外表下,“断裂”的内部现象却时常显现,少则数年,多则上百年。

首次断裂,大篆消散

汉唐时期,篆隶先后成为古体,其文化与审美的意义随之发生转变。稀奇是在大篆的问题上,能够认定在唐时已然“失传”。大篆被作为古文字的一种在汉唐时期已经失去了它的悉数地位,而这种书体的失传与消散不克说不是一种书法原始文化上的断裂。同样,早在先秦时代,古蝌蚪文与鸟凤虫书确也存在同样的命运。每一种书体的隐退,不就是一种断裂吗?

甲骨文拓片

二次断裂

宋朝大难,书法传统阻隔

宋朝初期的书法现象很典型。因为常年的战乱和外夷的虎视眈眈,在宋代建国后很长的一段时期,书法都没有走上正规的轨道。百余年曩昔了,以至于欧阳修高声疾呼“古来书法之废,莫过于今”。

宋徽宗瘦金体书法

宋初书法为何如斯灰心?书法实用性使其很正视师承传统。五代的动乱,使这一绵长的传统遭到致命的阻隔,没有师承传统,就缺乏很好的先生。同时,精良的书法遗产遭到兵灾的损坏,更是弗成挽回的损失。

唐人去魏晋未远,留存的名迹尚多,而宋朝经由五代的战乱大难,名迹已经大多散佚,只有相对不乱的十国政权还保留了一些,然则即使如斯,最后也被统治者作为战利品收归内府,书法遗产的垄断与散佚,使得宋代书法要取得一丝进展,书法家支付的精神与物力比前代要多出数倍。

书法作为一门艺术,有着它特有的成长纪律,书法更重笔法的传承和艺术形式的借鉴。而社会的动荡与战乱,则是书法断裂以至不一连的直接原因。这种断裂使得书法艺术显着与传统脱节,脉络撒布的通晓性遭到了致命的损坏,文人士医生在战乱事后的文化续接上力所不及。政治动荡,轨制丕变,士人们已经无法顾及文化的一连了。

三次断裂,

废黜百家,独尊二王

唐太宗喜欢王羲之的字,认为是精美绝伦,古今第一。这也是迎合久经动乱、初具安宁的社会意理,是文治的需要。尊王羲之书法,则是以损害其他书法——稀奇是王献之书法——的自由成长为价值的。王献之书法逸气过父,独领南朝风流,开唐代狂草先河,然则,因为唐太宗独尊“大王”,使这一倾向严重受挫,终难以跻身庙堂,无以发扬光大。形成除王羲之外的书法文化的断裂。

东晋王羲之书法

四次断裂,

清代新传统断裂

书法文化作为“新传统”配景下的子文化,跟着整个中华民族的兴衰呈现有纪律的升沉现象。明代中叶以来,从李贽到唐甄很多提高的思惟家,显现具有现代解放身分的民主思惟,从张载到王夫之、颜元,具有更多哲理思辨性质的新儒学。示意在艺术上,起头加倍留意世俗情面。李贽的“童心说”、袁中郎的“性灵说”、徐渭的“真我说”,都首倡讲实话,否决一切矫饰,卖弄,为个性的性灵解放摊平了道路。

稀奇在书法范畴,像徐渭、倪元璐、王铎、黄道周等等一多量书家都把自我的精神追求寓于书法之中,开一代风气。然而到了清朝的保守和动荡时期,提高思惟消散殆尽。从社会气氛、思惟模样、观点心理到文艺、书法的各个范畴,都在倒退性的严重变异,僵化复古,书法跟着形成的新传统秩序再次断裂。清代所造成的汗青文化演进的“断裂”,严重阻碍了书法艺术的成长。

明徐渭书法

五次断裂

现代毛笔、文言文与文字的断裂

现代,现代书法正面临着空前未有的压力与冲击。

首先,撑持书法艺术的创作对象和载体遭到了溺死之灾。上世纪初,硬笔的引进致使毛笔退出社会生活,而到世纪末则又以电脑键盘替代了手工书写,再加以文言文的“隐退”,取销汉字,汉字简化、拼音化,直接导致书法所依靠的硬件系统近于溃逃。

其次,现代书法艺术所依据的传统文化的泥土贫瘠不胜。在二十世纪初期,很多人都将中国掉队的原因追溯到传统文化的 “掉队”,由对政治文化的逆反波及到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

到六十年月,“文化大革命”有一次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浸礼”,接着,“改造开放”大潮囊括了中华大地,现代文明的文化生态情况的变迁,使得文化传统兼具了继续性与变异性;中国社会要向西方看齐,中国文化亦必受其革新。西方文化的涌入,使得中华“大文化圈”有了空前未有的转变与冲击,外夷文化入侵到我们现代“无传统文化积淀”的新生代中。能够说,在“高势位”文化入侵后,跟着近百年来政治经济的更改与融合,中国“大文化”各层面都在发生转型。这种转型,直接使书法子文化在大文化圈的激变复杂的断裂与一连下,呈现出“文化缺失”或“文化断裂”现象。

最后,陪伴着毛笔和文言失却社会根蒂的同时,书法在现代最终损失了它的接管主体——公共。在古代,上至君王,下至公民,皆是文字纸砚,毕至案头,终日观赏,“书写”融入生活。

然则现代书法运动却蜕变为一种仅为少数人从事的艺术运动,其负面却导致“文字泛滥”,书法损失评价尺度;而从取销汉字、简化汉字到走拼音化道路,直接阻断了书法作为精英文化与公共的亲和力;再加以文言文的隐退,不只是造成人们对民族传统文化典籍阅读的难题,更是使人们对书法示意形式隔阂化。现代可以赏识读懂书法作品的通俗公共已是少之又少,形成了书法接管主体的 “断裂” 。

书法家王冬龄

切实,现代书坛已经步入“展厅时代”。而“展厅时代”已经完全分歧于古时文人雅集式的书法交流,为了单方面追求“展厅效应”,创作者失去了书法艺术精神和自我精神的依托,为了创作而创作,为了技法而技法,从形式到形式,从形式感应视觉冲击力,无所不消其极,并且愈演愈烈,完全一种“建造化”“装饰化”。

沃兴华书法

梁培先师长曾说:“将书法纳入到视觉艺术的队列,书法极有或者沦为一种是非的抽象画——这意味着(书法)自我艺术身份的丢失,而一旦自我艺术身份丢失,就必然激发连锁回响,诸如与文化本源之间关系断裂、文化身份的恍惚不清等重大问题。”断裂一词,真可谓是击中关键。书法创作者更多地存眷技法,存眷作品的视觉冲击力,而不留意文化教养的提拔,如许的后果直接使现代书法人对于书法本体意义上的哲学依托、价格依靠与书法的书写性缺乏响应的通知,从而导致了技与道的星散,导致了书法文化的再次断裂。这点需要惊醒。

声明:本文转自傲米艺术,流传收藏常识为宗旨。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告之删除。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