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汗青十个最“拽”的女人 夏姬——最妖娆的女人

2019-04-15阅读:192评论:

夏姬是一个倒置众生的人世美人,她具有骊姬、息妫的美貌,更兼有妲己、褒姒的媚惑,并且曾得异人临床指点,学会了一套“吸精导气”之方与“采阳补阴”之术,是以一向到四十多岁,容颜的娇嫩,皮肤的细腻,仍然连结着芳华少女的式样。

夏姬是郑穆公的女儿,自幼就生得杏脸桃腮,蛾眉凤眼。长大后更是体若春柳,步出莲花,羡煞了不知几多贵胄令郎。因为母亲管教严厉,并无秘密交易的机会,但却异想天开地编织了不少绮丽的梦乡。或许是幻想,或许是真有其事,在她及笄之年,曾经恍恍惚惚地与一个伟岸异人同尝禁果,从而也得知了返老还童,芳华永驻的采补之术。之后她曾多方找人试验,当者无不披靡,因而艳名四播,于此也就臭名远扬,怙恃出于无奈,赶紧把她远嫁到陈国,成了夏御叔的老婆,夏姬的名字也就由此而来。

夏御叔是陈定公的孙子,他的父亲令郎少西字子夏,所以他就以“夏”为姓,官拜司马,算是陈国的戎马总批示。因为他是国君的孙子,是以在株林处所有块封地。

株林是陈国的精辟区域,地盘肥饶,林木兴隆,天气暖和,风光旖旎,夏御叔除了在都城供职以外,多半的时间,都与夏姬住在株林背山西水的一座豪华别墅之中,过着优游林泉.寄兴烟霞的落拓生活。

夏姬嫁给夏御叔不到九个月,便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固然夏御叔有些猜忌,然则惑于夏姬的美貌,也无暇深究,然而皮相却沸沸扬扬地传说:“这个孩子哪里象是不足月的早生婴儿?怕不是夏姬从郑国带来的野种吧。”

这个孩子取名夏南,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身体结子得活像一头小牛犊,十岁今后骑在高头大立时驰骋如飞,时常跟着父亲在丛林中狩猎,有时也与父亲的至交孔宁、仪行父等人,一齐骑马出游。

夏南一边念书一边习武,十二三岁便显露出一股逼人的英爽之气,为了承继父亲的爵位,被送往郑国深造,以等候未来可以更上一层楼。

郑国文人调集,地当交通要道,向称礼仪之邦,不管是军事、政治、经济、教育等各方面,均较荒僻的陈国提高很多。夏南以郑国外孙的身份,天然获得了最好的教育,从而也造成一个出类拔革的人才。

夏御叔丁壮而逝,有人就说是死在夏姬的“采补之术”。夏姬成了一个不甘孤寂的小孀妇,花开花落,独守空闺,没有多久,经常进出株林豪华别墅的孔宁与仪行父,先后都成了夏姬的入幕之宾。

夏姬的美艳与风情,稀奇是床第之间的旖旎风情,使得孔宁与仪行父两人欲仙欲死。这种三角关系一向持续了数年,终于在长时期的争风吃醋心态下,把其时的国君陈灵公也拉了进来,使得彼此的关系进入白热化的热潮。

大约是孔宁蒙受了萧条,于是向陈灵公盛赞夏姬的美艳,并敷陈陈灵公夏姬娴熟房中术。弗成当面错过。陈灵公半信半疑,说道:“夏姬的艳名是久已听到了,但都快四十岁的人了,生怕是三月的桃花,已经没有往日的盛况了吧!”

孔宁怂恿道:“夏姬先天异禀,并且熟谙驻颜摄生之术,岁数虽快四十,风情却加倍成熟,目击为真,为什么不抽闲到株林去看看呢?”

正值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政简刑清,闲来无事。于是陈灵公的车驾在陌上花开、春阳送暖的季候里来到了株林,一路游山玩水,黄昏时分到了夏姬的豪华别墅。

事前已经获得新闻,夏姬号令家人把里里外外扫除得一尘不染,更张灯结彩,预备了丰厚丰裕的酒馔,本身更是装扮得花枝招展,比及陈灵公的车驾一到,大有宾至如归的感受。

夏姬身世君侯世家,风仪礼仪,举动进退,天然是中规中矩。陈灵公目击眼前的这个丽人儿,云鬟雾鬓,剪水双瞳配着白里透红的肌肤,雪藕般的皓腕,的确就是初解人事的及笄少女!稀奇是她那银铃似的声音,风吹弱柳的身形,真像是一团熊熊的火焰,直烧得陈灵公方寸大乱。

酒不醉人人自醉。似乎还没有喝上几杯,陈灵公便惺松欲醉,斜盼着一旁奉陪的夏姬,直觉她如同月下梨花,雪中梅蕊;而夏姬也秋波流盼,娇羞满面。在跳跃的烛光下,陈灵公不时以亵语挑逗夏姬,夏姬笑而不答,低首不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夜阑更深,侍从人员沉寂退出外厢,偌大的厅堂上只剩下陈灵公与夏姬。趁着酒兴,陈灵公起头移近夏姬。首先握住她的手,没有抵制,便将她抱在怀中,仍没有抵制,于是一把抱起来,夏姬满身没有骨头似的,瘫倒在陈灵公怀中,走向闺阁,走向情欲,走向罪恶。

对于这个一国之君,夏姬使出了满身解数,有少女的羞怯,示意出若不堪情的式样;有少妇的温柔,展示出柔情万种的态势;更有妖姬的媚荡,吐露出份外的新颖与刺激;整夜风月无边,不知东方既白。

再说陈灵公的感触:乘着酒意,拥夏姬人帏;肌肤柔腻,着手欲酥;欢会之际,宛若童贞;再经交代,不啻仙女下凡。后宫粉黛,无人能及,生成美人,令人身心俱醉。此后,陈灵公有事没事便经常跑到株林夏姬的豪华别墅中来,夏姬事实上已成了陈灵公的外室。

时光荏苒,夏南已经学成归国,不只博学多闻,并且精于骑射。陈灵公为了市欢夏姬,马上录用夏南承继了他父亲生前的官职与爵位,夏南成为陈国的司马,执掌兵权。

为了答谢君侯的恩遇,更为了光耀门媚,夏南恪尽其职,干得有条有理。然而一首歌谣也无情却刺伤了夏南贞洁的心灵。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 治酒欢会兮!从夏南!”

意思是说陈灵公的车驾经常交游于株林道上,都是要去会见夏南;而株林别墅中的笙歌琼浆,也是陈灵公与夏南在今夜达旦的欢会!

讪笑是十分显着的。夏南本人一向在郑国“留学”,回国立刻被委以重任,哪里有时间与陈灵公私下在株林晤面与欢会呢?有没有与陈灵公私会,夏南本人最清楚。那么陈灵公以国君之尊,经常露宿风餐地往株林跑,事实所为何来?株林住着的就是本身的母亲,谜底不难找到。年青年头气盛的夏南神色大变,血脉贲张,他暗地里起誓:若是事情就此打住,那就算了,倘若持续成长下去,使他难以容身做人,那么未来就会发生连他本身也不敢想像的严重后果。

夏南回国后,陈灵公固然收敛了一些时日,终于不由得对夏姬的想念,又仗待着本身是一国之君,并且还重用了夏南,于是偕孔宁和仪行父,在夏南归国后的第二个月初,再度驾临株林别墅。夏南听到新闻,立即赶回,初时夏姬还知道略避嫌疑,比及酒酣耳热,就已经了无禁忌,彼此放浪形骸。

夏南忍无可忍,拂衣而起,迅即传令随行吏土把宅第团团围住,接着率领得力家丁,手执弓箭,凶神恶煞般地来到厅堂,瞄准陈灵公,一箭就竣事了他的老命。立即率兵入城,只说陈灵公暴卒,立世子妫午为君,史称陈成公。

孔宁和仪行父仓皇逃到楚国,隐匿了下流的事情,只说夏南弑君,是人神共愤的事情。楚庄王偏听一面之词,竟决意伐罪。

陈国的公众多半知道陈灵公与夏姬的下流经由,并没有拥护楚军,面临楚国的大军压境作壁上观,夏南被捉,处以“车裂”的刑法。夏姬被带到楚庄王眼前,但见她颜容妍丽,对答委婉,不觉为之怦然心动,然而楚庄王必竟是“春秋五霸”中的人物,对照明智,为了楚国的形象,不得不把她赐给了连尹襄公。

不到一年,连尹襄公马革裹尸,夏姬假托迎丧之名而回到郑国,此事原本能够就此竣事,不虞医生屈巫久慕夏姬美艳,于是借出访齐国的轻易,绕道郑国,在驿站馆舍中与夏姬成婚。

欢欣事后,夏姬在枕头旁问屈巫:“这事曾经禀告楚王吗?”屈巫也算一个情种,说道:“今日得谐鱼水之欢,大遂生平之愿。其他在所不计!”第二天就上了一道表章向楚王传递:“蒙郑君以夏姬室臣,臣不肖,遂不克辞。恐君王见罪,暂适晋国,使齐之事,望君王别遣良臣,极刑!极刑!”

屈巫带着夏姬投奔晋国的时候,也恰是楚庄王派令郎婴齐率兵抄没屈巫家眷之时。夏姬以残花败柳之姿,还能使屈巫支付抄家灭族的价值,真是朱颜祸水。她在新婚之夜的枕头旁套问屈巫,使屈巫下最后的决心,可说心计也是很深的。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