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镇元大仙实力完爆孙悟空,为何还要和他结拜?或藏如来一个机要!

2019-04-15阅读:79评论:

文:白马晋一

【一】

本篇的解读,我们先从《西纪行》第八回耐人寻味的这一幕说起。

其时观音奉如来之命,到东土追求取经人,有意无意间,途径两界山(即五行山),见到了被关押了五百年的孙悟空。这位狼狈的前齐天大圣见到菩萨,张口就是一句话,听着颇令人心酸。

且摘原著描述,“我在此过活如年,更无一个相知的来看我一看。”

悟空风光之时,府中可谓嘉宾满座,无论妖精抑或神仙,多曾勾肩搭背套近乎之势。但现在失势了,竟无一老友前来观望。这短短一句话,道尽了人情冷暖。

【二】

但若是认为《西纪行》仅仅讲得是简洁粗鲁的切割式人际关系,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顺着原著线索,且往下看。悟空历经五百年之劫,毕竟是“刑满释放”,到场了如来主倡的取经义务。此后,接踵显现的几个情节,却颇有有趣了。

三十一回,黄袍老怪(即奎木狼)大闹宝象国,将唐僧变化成妖精,囚禁了起来。悟空盛怒,与之大战数十回合,老怪不敌,竟屏息安身起来,悟空一时却寻之不得。无奈,却上天庭追求施舍。便有如许一幕,“那大圣跳到南天门上。慌得那庞、刘、苟、毕、张、陶、邓、辛等众,双方躬身控背,不敢阻挠,让他直至通明殿下。早有张、葛、许、邱四大天师问道,大圣何来?”

张、葛、许、邱是谁?那可是天庭正印四大天师,驻通明殿内,从职务属性上,应属玉帝垂直秘书,仅由玉帝调配。如许地位显赫的四小我物,居然对一个刑满释放的妖精躬身,实在令人费解了。

但还不止这些。

七十一回,观音座下金毛吼带着向导义务卡下界,顺便抢了贵人国王妃做压寨夫人,恰紫阳真人偶遇此处,担心妖精把握不住,坏了向导名声,便给了王妃一件带刺的贞操衣。后劫满厄消,紫阳真人便回道取走衣甲,正遇处理事端的悟空,“紫阳真人直至殿前,躬身施礼道,大圣,小仙张伯端起手。”

这是现任天庭中级干部,对离职犯事人员虚心市欢的又一案例了。

再如八十七回,取经团行至凤天郡。见郡中累年无雨,悟空不明原由,便念动真言,唤来东海老龙王敖广。那敖广收了云脚,化作人形,走向前对行者躬身施礼道:“大圣唤小龙来,那方使用?”

要知道,敖广可是东海龙王,水域世界里的一方诸侯,但在一只替唐僧端茶倒水的妖猴眼前,示意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三】

能够看出,无论是天师、龙王照样其他中、初级神仙,看待孙悟空立场是一致的,即以谦恭示好为主。但一定的是,这绝非他们深挚的友谊使然。要否则,五百年来,他们早该偷偷地前去探问,给悟空寥寂的心里世界,奉上一丝平坦。

要若何注释他们现在的反常行为呢?其实不难。

悟空是谁?前齐天大圣。他虽经五百年牢劫,磨掉了些许锋芒,但傲气毕竟还在,尤其一言错误,主张用拳头说话的个性(譬如,好多地盘神就吃过这个亏)。如许的顽主,大可不必惹他,能给的体面,就给一点,尽量往他脸上贴点金,也没有关系。这应该是诸神统一的设法。

这是其一,也是表象。

但原因其二,就耐人寻味了。

孙悟空如今替谁打工?西方如来佛祖。

这位尊神,至安天大会之后,可是三界的大红人。取经工程恰是他主导的,并且,也获得玉帝必然水平的支撑。同时,取经是一个内定的工程,诸神浸淫天庭体系多年,或多或少都发觉得出来。也就是说,孙悟空作为项目潜在的内定候选人之一,重归体系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对于如许一位颇具本事且富有人脉的准同事,该搞好关系的,天然要搞好关系。

五百年前,要把孙悟空踢出体系,玉帝给出的立场,是很果断的,人人唯恐避之不及,敏捷切割是需要的。五百年后,孙悟空因某种原因,或有或者再次被收入体系。从如来一系列的动作,诸神看出了玉帝的潜在亮相。是以,悟空的身份,又从烫手山芋便成了香馍馍。这就是诸神五百年来,看待悟空前后立场判然不同的基本原因。

【四】

《西纪行》作者吴承恩师长平生最大官职,仅在嘉靖四十五年在长兴县做了一年多的县丞。但这无碍于这位饱读经籍的儒生泰半生对于宦海的热衷神往。学会文技艺,货与帝王家,这对于儒生而言,本就是生存崇奉,无需过多道德指摘。

热衷宦海,便热衷于研究宦海。简言之,群神对于孙悟空立场投契性的微妙转变,恰是其时明代封建王朝权要关系的某种施展。

更为有趣的是,仕途颇不满意的老师长,他的笔端还隐晦地骂了另一批人。这是一批奇货可居的宦海边缘人。

他们的代言人,就是镇元子。

这位在原著二十四回袍笏登场的地仙之祖,看似无比狷介,在本身府中高悬“长生不老神仙府,与天同寿道人家”,便声称只拜六合,不拜三清四御。但回过甚来,元始天尊一纸请柬(三清之一),便颔首哈腰地领着一众门生上弥罗宫拍马屁。不光如斯,对于如来这位三界红人,他也是千方百计地加以市欢。这位微妙地游离于体系外围的老江湖,早已敏感地嗅出取经工程只是一个内定的项目,而金蝉子(即唐僧)必然是这个项目的内定受益者。故搬出一段陈年旧事,非要同唐僧套近乎,并奉上人参果。

而对于孙悟空的立场,镇元子本是不屑,后因人参果打砸事件,同取经团关系似乎起头闹僵(人参果树是镇元子的焦点好处,要比同三清、佛祖竖立关系圈来得主要),但又见悟空游历国外诸岛,以一己之力,将事势扭转,并邀请观音、三星为其站台。此时,镇元子隐约察觉到,孙悟空已经从新获得了玉帝的某种承认,回来体系无非只是时间问题,回过神来的镇元子,甚至掉臂辈分差别,将之前一句结拜的打趣话,立马给落实了,拍着悟空的肩膀,直套近乎。时而翻脸,时而笑脸,镇元子的变脸速度,实在令人咋舌。

这就是明朝的宦海风貌。在吴承恩老辣的笔触下,早已悬在神话世界的晾衣架上,在风中诡异而夸张地发抖。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