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唐朝是一场出走 | 读蒋勋

2019-04-15 05:36:26阅读:156评论:

《蒋勋读唐诗》

比来稀奇想读唐诗,想重温一下伟大故国的诗词之美,而读原文找参考资料门槛又太高,而我又不想看那种嬉笑怒骂的文化解读,于是乎我想起了蒋勋。

1

印象中的蒋勋啊,是斜坐在一个小椅子上,面带微笑的讲红楼讲文学,说起来第一次读蒋勋的时候也是我的黄金时代呢,那时候的我做着最渣的工作,钱多活少离家远,天天路上对照幸福的时间就是戴着耳机听喜马拉雅里面蒋勋讲红楼,说来也是怪,同样的一本红楼梦,在刘心武笔下机关算尽,在蒋勋这边就美的宛如要开出花儿来。

五年曩昔了,我忘了当初读的红楼里面究竟有什么情节,却记住了蒋勋温柔的声音和语气。

现在蒋勋也用如许的语气来讲唐诗,他说唐朝是一场与其他朝代都分歧的不测,他更豪迈潇洒,而也只有在如许的朝代,才会催生出张若虚、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如许的诗人,甚至是唐朝的政治家,都是和其他朝代分歧的,好比他讲武则天只能显现在唐朝,因为在其他朝代,人们看待女性没有唐朝那样宽容,所以她们没有机会,而雷同李隆基与杨玉环那样的恋爱美谈,也只能发生在唐朝。

2

书里讲的五位诗人,张若虚我认识太少,李白杜甫的故事只是给我一样的惊喜,而白居易和李商隐的故事却是给了我一些纷歧样的开导。

提起白居易,学院派想起《琵琶行》《长恨歌》,文艺青年轻易想起“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也有人因为“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而对白居易路转黑,或许你记得谁人把本身的诗读给老太婆的白居易,由此记住了唐朝的这位白话诗人。

可只有将这几种白居易一路看才是真正的他。白居易也曾经是一个精益求精,辞藻华美的诗人,我们熟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矢志不移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与“我闻琵琶已太息,又闻此语重唧唧。同是天际沉溺人,重逢何须曾了解!”却不大熟悉而跟着仕途不顺,白居易笔下的世间百态(因为教材没有),是《新丰折臂翁》和《卖炭翁》。或许从文学的角度来讲,前两首诗加倍华美,而从社会和汗青的角度来讲,是《新丰折臂翁》和《卖炭翁》让我们认识更多布衣严重的唐朝。

至于李商隐,我在大学时期读到李商隐的时候老是很怕惧,因为人人都说李商隐的诗词里面典故好多,需要细心查资料才能读懂,是以望而却步不敢涉足。而蒋勋讲,其实李商隐的诗,即使不睬解典故,也是能够从“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深托杜鹃”中体味出诗之美的。李商隐是一个很绕的人,他讲话不喜欢直说,诗的名称老是无题,诗词内容老是隐喻,可是这种绕来绕去的气势恰是文学之美呢。

3

好多人说蒋勋的文字里面有错误,也有好多概念过于想当然,他们说蒋勋的书不值得一看,可是我喜欢蒋勋。

他可贵在不做那“静默的大多数”,他最大限度的让本身喜欢的器材被更多人看到,一小我的常识是有限的,他弗成能什么都懂,然则文学不该该被充耳不闻,应该融入生活,而对生活有匡助。

即使稀奇吹毛求疵,也弗成否认在台湾,蒋勋在文化艺术方面的进献弗成轻忽。而我进展啊, 社会上能有更多的像蒋勋一般的人,喜欢娓娓道来他的所爱,给我们讲讲他眼中的宋词、唐诗、中国文学。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