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老子的“道”讲了些什么?庄子的“逍遥游”和“道”有什么关系?

2019-04-15阅读:68评论:

中国是一个“道”的国度。“道”这个概念是老子首先提出来的,《道德经》开篇就说:“道可道,非常道”。因为人类说话的局限性,“道”无法被正确表达,所以显得虚无缥缈、高深莫测,“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厥后”,“玄之又玄”。

其实,“道”这个概念能够懂得为:人对天然纪律和社会纪律的深条理懂得!

对于全人类而言,有一些非常主要的命题,是需要一代代人络续去索求的。但在所有这些命题之上,有一个最终命题,即:宇宙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人类至今没有谜底,或许永远不会有。然则人类能够经由某种体式——好比科学,好比艺术,好比冥想——来无限接近这个谜底,而这恰是老子等大贤大哲在做的事情。

在老子的思惟系统中,“宇宙的目的”这个命题,也就是他所讲的“天道”。先天异禀的老子,在历久的社会历练、视察、体悟与冥想中,独创了一套阐述“天道”的思惟系统,集中示意在《道德经》中。

然而,我们不克把《道德经》完全等同于老子的“道”,这部五千余字的惊世著作,只不外是老子思惟系统的“文字版本”,供应了索求老子之“道”的线索罢了,因为“道可道,非常道”嘛!这和佛家讲的“手指指月,指非月”是一个事理。佛经不外是指月的手指,而佛性才是明月。《道德经》和佛经一般,是需要“证”、“悟”的。

老子在《道德经》中重点谈的是天道,但也时常兼及人事,这与《易经》“推天道以明人事”的精神是一以贯之的,对于人们的启迪也是最深条理的,绝非一样的心理学、伦理学能够对比。一样人若没有“天人合一”的悟性和修为,读不懂《道德经》也是很正常的。换句话说,能读懂《道德经》的,都不是一样人。

在通晓老子之“道”的寥寥数人中,首屈一指的当然是庄子。

老子的整部《道德经》,施展着科学著作一样的理性精神,甚至给人的感受有点冷冰冰,“六合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道”便是如斯的理性,如斯的冷冰冰。然而庄子纷歧样,他继续了老子的“天道”,但又施展了“天人之道”,所以他更感性,也更奔放,更诙谐。老子敷陈我们,人生遵循天道该怎么活。而庄子直接把这种状况活了出来,又用生花妙笔把他的感悟写了出来,这就是《庄子》。

《庄子》开篇“逍遥游”三字,恰是这种人生状况最简练、最正确的归纳。而“独与六合精神往来”,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不知道,也很少有人知道,或许只有庄子本人知道。专注于物质生活的人不会懂得,同样,专注于精神生活的人也很难懂得。一小我什么时候能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或许才能一窥庄子精神世界的微妙幽深。

所以,按我的懂得,庄子的“逍遥游”,应该是老子之“道”的一个活生生的版本。庄子,就是行走于人世的“道”。

宇宙的目的是什么?响应的,人生的目的又是什么?老庄把他们的体悟写了下来给我们看,我们又能看懂几多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