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此次斗争竣事后,游击队员看到车上的战利品,个个嬉皮笑脸!

2019-04-15阅读:191评论:

1936年2月20日,闽中游击支队司令部获得靠得住谍报:由广州开会归来的国民党福建省银行总司理韩疆士及其他主要官员,将在四天后乘坐远程汽车经福厦公路返回福州,闽南各县和厦门市的银行上送福建省银行的钞票,也放在这辆汽车上。司令部当即开会研究对策。

仇敌给你送钱来你要不要?那还用说!不要白不要,要了不白要!问题是:怎么要?

人人一致认为,若是能把仇敌的这辆汽车截获,既能够解决游击支队的一部门经费问题,又能给仇敌以繁重的袭击,进一步扩大游击队的政治影响。会经过议定定,接纳隐蔽潜伏的体式,截击仇敌的汽车。

当天,参谋长杨采衡率领几个精悍机智的队员,穿上便衣,前去琯口北面的相思岭一带观察地形,凭据实地伺探确定,在相思岭福清和闽侯接壤处的何庄桥设置障碍物,截击仇敌。

23日午夜,编为三个小队的70多名游击兵士,在游击队副支队长吴德标、支队参谋长杨采衡率领下,冒着北风,在坎坷的巷子登山越岭,摸黑进步。经由两个多小时的急行军,赶了三十多里的坎坷山路,于破晓前达到何庄桥四周。

天刚蒙蒙亮,三个小队就离别进入预先选定的阵地。

第一小队潜伏在何庄桥以北约一里外的灌木丛中,义务是阻击或者从福州偏向开来的仇敌援兵。

第三小队潜伏在何庄桥南面约一里外的密林里,严阵提防或者从莆田江口偏向开来的仇敌援兵。

此外,一、三小队还负责封闭公路,禁止行人交游,以免泄露风声。

第二小队是主力,担负截击汽车、擒俘仇敌的义务。为了盖住仇敌的汽车,第二小队兵士一到何庄桥,就从山上砍下两棵大树,横放在桥的两头。一切预备停当后,第二小队便潜伏在大拼南面二三十米远的狭长小高地上的荆棘森林之中,守候仇敌的到来。

兵士们忍耐看饥饿和严寒,潜伏于山间林石之中,从早晨一向比及中午,未见仇敌从这里经由。兵士们守候得有点不耐性了。

下昼4时,公路南端偏向终于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一辆宏(路)——峡(南)区间车和押运钞票的福泉联运汽车飞驰而来。

当前面的汽车进入游击队的伏击圈时,吴德标一声令下,顷刻,“冲啊!冲啊……”、“泊车!一直车就打死你们……”的喊啼声惊天动地,囊括山野之间。

车上的仇敌被这突如其来的呼喊声吓得丧魂潦倒,惊惶失措。区间车妄想加大油门冲过桥去,却被桥上的障碍物盖住去路,想撤退也弗成能,只好刹车。

联运车急转车头,妄图往南逃窜,只听“呯”的一声枪响,汽车左前轮被游击队员击中,车子前冲了几步,就一动不动地躺在公路上。

这时,第二小队兵士就像猛虎一般赶紧地从小高地上冲了下来,把两辆汽车团团围住。

吴德标号令仇敌举手下车:“谁敢顽抗,绝路一条!”

两辆车上都有4个国民党兵,下车后.双手捧起驳壳枪,两膝跪在地上磕头讨饶。游击队一位兵士立刻上前缴了他们的枪。

一个官员式样的仇敌下车时,伪装镇静,慢条斯理,左顾右盼,似乎在窥测什么。这时,一名游击队员把枪口瞄准他的胸膛,高声喝道:“站住!不许动!”

这个身穿长袍的国民党官员,立即摘下弁冕,双手捧着放在胸前,低着头,懊丧地乞求:“你们不要打,有什么事好说……好说……”

吴德标厉声斥责过:“叫什么名字?”

这个家伙有气无力地嘟囔道:“我叫韩疆士。”边说边举起手来。

此次伏击战,除了抓获韩疆士外,还抓获国民党大田县县长萨桓、国民党驻菲律宾总支部主任、总工程师、电报股股长和省戒备司令部官员等。

此次伏击战之前,游击队员们并不知道仇敌的车上究竟带了几多财帛,比及斗争竣事,把车上值钱的器材搬下来一清点,队员们个个嬉皮笑脸——此次共缴获长短枪8支、钞票200万元、银元几十块、金皮带1条、金戒指30多只。在其时,这可是一笔巨资,充沛作为游击队开展对敌斗争好长一段时间的经费了。

下昼5时许,三个游击小队押着俘虏,背着战利品,气昂昂雄赳赳的返回罗汉里革命凭据地。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