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假如你是宋高宗,手下有如许一个不听话的岳飞,你杀不杀他 ?

2019-04-15阅读:101评论:

宋高宗赵构为什么要杀掉抗金英雄岳飞呢?老王已经专门撰文剖析过,这与岳飞否决议和、对峙抗金并没有直接关联,此处不再赘述。下文要商量的是,真正的问题首先出在岳飞身上,归结起来就是八个字:拥兵自重,鄙夷皇权。若是你是宋高宗,手下有如许一个不听话的岳飞,你杀不杀他 ?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1140年六月,司农少卿李若虚奉赵构之命,前去鄂州传达旨意,要求岳飞切勿随意出动,尽快凯旅回朝。可是岳飞不予理睬,果然违抗皇命,持续率军进步预备北伐。岳飞这种傲慢的立场让李若虚无奈又作对。

同年七月,岳飞在北伐中取得了一些局部胜利,已进军到朱仙镇,进逼开封。但这并没有对金军造成致命袭击,还不是宋军提议大决战的好时机。岳飞本身却被这些小胜冲昏思想,妄想犁庭扫穴与君猛饮。

岳飞基本没有意识到,他已孤军深入敌军重地。当时金军主力军队自动与张俊、王德的军队离开接触,筹算围歼岳飞。危机关头,赵构迫令岳飞火速退军,不虞岳飞不只不从命,还要求朝廷另发救兵齐协同攻击,认为如许可以一举挫敌,收复失地。赵构连发十二道金牌,岳飞才被迫遵守。

其时,张、韩、岳各将帅之间也有重重矛盾,张、韩等都非常厌恶岳飞。若是赵构令张、韩等部协同岳飞作战,其结果也或者要大打扣头。尽量张、韩等人不唱对台戏,但他们从没有协同作战,可否达到围歼金军的目的并没有充裕把握。

谁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长久以来,对赵构的评价几乎是一边倒,认为他是昏君,然而这一次,或许他的设法是有必然事理的。岳飞政府者迷,而赵构或者是站在了更高的层面上,凭据全局形势综合考量后,才下达“措置凯旅”的指令。退一步来说,抛开这个决议是否准确不说,至少当他知道岳飞在接到十二道金牌之后,才将就遵守号令,心里一定是很不舒服也很担心的:下一次让你岳飞干点啥,你还会听话吗?

更况且在这个要害时刻,号令岳飞凯旅并非毫无事理。

1142年2月,金兀术管辖十万大军进逼淮西,先锋军队已达到含山、拓皋一带。南宋朝野震动,赵构曾对大臣们说,如今全国人民都很担心金军的攻势。殊不知今天的形势,与建炎年间(指1127-1130年)分歧。那时候,我军悉数退保江南一线,杜充这个空言无补的书生,只吩咐手下的偏将与金军轻率作战,究竟让仇敌到手,越来越疯狂。如今韩世忠、刘锜、岳飞离别驻扎在淮东、淮西、上流,张俊也正从建康领兵进发。金军意图跨江而过,那么我军能够寻找机会冲击厥后方。如今放空镇江一带,就算发挑战书怂恿仇敌渡江来战,谅他们也不敢来。

没想到,金军果真预备渡江,这正中宋军下怀。赵构认为,这恰是一举毁灭金军主力的好时机,于是敏捷召集张俊、韩世忠、刘锜、岳飞等精锐军队达到淮西区域,命张俊、刘锜所部动员正面冲击,韩世忠和岳飞则离别从器材两面进击金军侧后,方针是将十万金军聚歼于淮西。若是规划顺利,那么黄河以南的恢弘区域就有望不战而复。

按理说,这个算盘照样打得不错的,可是规划方才启动,岳飞就率先拆台、不服调令。赵构只得先后发出十五道手札,催促岳飞连夜出发赶到江州,而且再三叮嘱他“中兴勋业,在此一举”。岳飞怎么回应的呢?偏偏搬出各种来由,拒不执行赵构的规划,并且几回要求由他“捣敌之虚”,直接霸占开封,后来又提出,筹算亲自到蕲州、黄冈一带进行考查,再议定攻击照样退军。

尽管岳飞最终照样率部向舒州进发,但等他们磨蹭到了那边,正面疆场的战事早已竣事。张俊、刘锜按照赵构的规划,在正面挫败了金军,但也仅是击溃之功,战果有限,未能把握住此次规复故土的良机。岳飞的贻误战机,所造成的损失是弗成否认的。

各种迹象表明,那时的岳飞越来越像是一位拥兵自重的军阀,已经把南宋王朝组建的戎行,在实质上酿成了其私人武装。作为抗金力量中的一支,他老是想让全局遵守其局部、遵守其小我意志。这无疑为他后来被杀种下了祸胎。

新“杯酒释兵权”

淮西事件是岳飞与赵构之间矛盾爆发的直接导火索。1141年4月,也就是在岳飞被12道金牌召回的一年多今后,赵构授意秦桧,在西湖设宴招待张俊、韩世忠、岳飞三人,名为庆贺拓皋大捷,实为收回三帅的兵权。张、韩二帅按时赴约,而岳飞再三耽延,直到商定之期过了六、七天后才达到,此次祝捷之宴是以被迫多次改期。拥兵自傲使得岳飞敢于目无上司,也为他惹来了杀身之祸。

那么,赵构这种“杯酒释兵权”的做法,果真是自毁长城之举吗?

解除三帅兵权,并非赵构一小我的设法,而是其时朝野遍及认同的。无论是张浚、赵鼎、王庶等“主战”派,照样秦桧、王次翕、范一致“主和”派,都曾有收夺将帅兵权,增强中央掌握能力的建议。基本原因就是各类将帅拥兵自重,越来越骄贵嚣张,既不肯遵守征调,又无法互相协同作战,甚至于威胁到了皇权。

赵构为增强朝廷对戎行的掌握,在西湖大宴之后,将张俊、韩世忠、岳飞三人原有职务均予解除,另行策命张、韩为枢密使,岳飞为枢密副使。厥后又撤销三帅原任的宣抚使之职,所率各部自成一军,并在戎行名称前冠以“御前”二字,意为直属皇帝统一辖制。

皇帝的大忌犯不得

为了让张、韩、岳三帅顺利交权,赵构还特意召见他们,站在抗金全局好处的角度给他们做思惟工作。这一系列放置受到朝野上下的一致一定,张俊没过多久就自动交出兵权,受到赵构褒奖。韩世忠紧随厥后,只有岳飞到最后才不情不肯地接纳动作。

在此之前,赵构曾以“若特兵权之重而轻蔑朝廷有命不即禀,非特子孙不饱福,身亦有意外之祸,卿宜戒之”之类的话,申饬各路将帅交出兵权。在他给张俊的圣旨中,也以唐朝名将郭子仪和李光弼,交出与不构兵权两种判然不同的终局来赞誉张俊的自动释权。同时,也明确表达出对所有将帅的两点要求:一是要遵守号令,二是不要贪恋兵权。究其实质,这两层意思的矛头都是指向岳飞的。在这两个问题上,自认为是的岳飞偏偏触犯了皇帝最大的隐讳,从而招致赵构的深深怀疑,最终不幸被诛杀。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