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在继续立异中异军突起的(张君秋)派艺术

2019-04-14阅读:150评论:

今天,我们谈论一下京剧张派创始人张君秋师长,在京剧花旦艺术上的继续立异和成长的问题。

京剧巨匠张君秋

张君秋师长在他快要六十年的舞台实践中,成长性的缔造了好多新腔新板式。他不只在唱腔上冲破很大,在缔造新腔上,同样也是高人一头,成就斐然。好多传统板式的唱腔,都有别于老腔,唱法新颖别致,即继续了传统,又有所冲破。并且,所立异腔,毫不突兀,即新颖又别致,还不离开传统又在礼貌之内,我们听他的新编戏,几乎每段唱腔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受。他在对京剧花旦的唱腔继续和成长上,真正起到承前启后的感化。

张君秋表演传统戏《游龙戏凤》

对于唱的改造,张师长从传统戏就起头了,有些戏是他和王瑶卿师长那边学来的。另一些后来他在舞台上表演的“梅腔张唱”的戏,是和他的先生梅兰芳学的。张师长有一回就骄傲的和他的学生说:“梅师长亲自教了我六出梅派戏,《霸王别姬》的剑套子,也是梅师长手把手亲自教给我的”,有人说了,才六出戏这么骄傲,殊不知,梅派门生梅师长很少亲自传授,一是表演义务繁重没有时间,二是梅派门生一样都是梅师长的门生魏连芳传授,除了李世芳,张君秋,其他人还真没这个待遇,所以张师长谈起此事非常兴奋是有原因的。

张君秋演《霸王别姬》

张君秋和梅师长学过的梅派戏现有资料记载了五出,它们是:《霸王别姬》《生死恨》《宇宙锋》《奇双会》《凤还巢》,另一位京剧巨匠程砚秋,也教授他《朱痕记》,《红拂传》,《贺后骂殿》《金锁记》等程派剧目。

张君秋继续成长了京剧花旦艺术,大略包罗这几个方面:

其一, 改花旦传统戏;派别戏为张派戏:好比:张君秋和他先生梅兰芳学的梅派戏:《霸王别姬》《生死恨》《凤还巢》等,他凭据本身的特点,行腔吐字发声归韵完满是张派的特点,戏照样梅派戏,然则演法唱法已经完全酿成张派剧目了。

还好比他演的具有程派特色的剧目:《窦娥冤》《骂殿》《牧羊圈》《楚宫恨》等,固然腔和那种跌宕升沉;虚实转变是从程师长那边学来的,然则他用他透亮的嗓音,响遏行云的音色来诠释程派的这些经典剧目,你会发现,完全酿成了此外一种气势,这就是张师长的学贯传统,为我所用。

张君秋表演《汉明妃》

再好比尚派:《汉明妃》《御碑亭》这些戏里张师长从尚师长那边吸取营养,交融贯通,也为他创立张派打下了坚韧的根蒂。

其二,改传统老戏的唱词唱法成为张派戏:当然,这里解说一个问题,因为文化和对事情熟悉的问题,有的词他改的成功,有的还值得商榷,好比:《女起解》改“苏三离了洪洞县”为“垂头离了洪洞县”对照合适,另一句“想当初在院中缠头似锦”改为“想当初在院中艰辛受尽”。这句有人就提出过贰言,缠头似锦对仗罪衣罪裙,很工整,还有妓女在倡寮也不都是受罪,那么艰辛受尽对罪衣罪裙,就对照将就,并且对仗也没了,改后的唱词比原词略微减色。

张君秋表演《女起解》

唱腔的改造就更多了,《春秋配》本来老戏的蜜斯是没有生病的,张师长改成蜜斯有病被强制出门,唱二黄慢板“出门来”改为“受强制”等,对照典型的还有,文献记载他早期改编的一些唱词,好比《大登殿》“花郎汉”的“郎”字拿腔绕着唱,有别于前人,他的这个改法也是获得了他先生王瑶卿师长的认可和一定的,他也大受鼓舞,从那时起,张师长起头了他刷新改造之路,在他的唱里,只要涉及到传统老戏的唱念,大部门几乎都有所篡改。

张君秋演《苏武牧羊》

其三,立异戏新腔冲破传统:张君秋中期,克意改造京剧花旦的唱腔,编演了好多撒布后世的张派佳作,个中最具代表性的剧目有:《望江亭》《秦香莲》《西厢记》《诗文会》《状元媒》《怜香伴》《秋瑾传》《赵氏孤儿》。这几出戏的唱对传统戏的冲破最大,缔造了多少新的板、腔以及重组,新的唱腔唱法是张派的立派之本。

张君秋表演张派新编戏《望江亭》

最后谈一个怎么样学好张派的问题。有人问:张派勤学吗?欠好学,然则固然如许,假如人人进修的路子走对了,也会事半功倍。所以,最后对学张派的同伙提一点小小的建议,供人人参考。

第一,先学老戏,先听张君秋本人,再听薛亚萍等传人。并且以学张师长的为主,其他传人只做参考。学老戏是打根蒂,而且,老戏同样能施展张派的唱法及特点,(建议二黄学《二进宫》《三娘教子》西皮学《起解》《会审》)虽有人说张君秋的唱太声张,但比起他的学生他算平宁多了。薛亚萍的唱法技能性太强,华美;好听但更声张,初学把握欠好易落偏差。

第二,嗓音要有必然的根蒂。嗓子好是学张的一个根蒂,否则的话就很难唱到位和学的像。

第三,尽量避免高音出尖音,嗓子有媚音。如许的嗓子建议学学荀派,张的唱高要宽亮,行腔没有媚音(稀奇甜嫩的那种声音)女子学最好避免尖媚音是学张的一个根基要求。

(注:文章中配图多为老艺人资料性照片,有些照片像素偏低敬请谅解)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