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名人之死:鞭尸楚王-伍子胥

2019-04-14阅读:125评论:

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能够为器;而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刭死。”伍子胥便敷陈他的舍人说:“我死了今后,必然要在我的墓上种上梓树,让它长成之后能够派用场,把我的眼睛摘下来吊挂在首都东门之上,我要亲眼看到越寇的入侵、吴国的消亡。”说罢便自刭而死。

伍子胥(公元前559年—公元前484年),名员(一作芸),字子胥,楚国人(今湖北省监利县黄歇口镇),春秋末期吴国医生、军事家。以封于申,也称申胥。

伍子胥

1.父兄之祸:

伍子胥的父亲伍奢是楚国太子太傅,负责教训太子建,太子被费无忌所诬陷,伍奢也受到了连累。伍奢有两个儿子,都有本事,为了免除后患,楚平王派人召伍奢的两个儿子说:“你们若来,我就让你父活命;不来,立时就杀掉。”

伍尚要去,伍子胥说:“楚王召我兄弟,并不是为了让伍子胥父亲活命,是怕我们逃脱后成为祸殃,所以拿父亲作为人质,假冒召我兄弟俩,我兄弟俩一到,父子三人就会一路被杀,对父亲的死活有什么优点呢?何况去了便不克报仇雪耻。不如投奔其余国度,借他国的力量来雪父亲的耻辱,一路束手待毙是没有作为的。”伍尚说“:我知道应召前去也不克保全父亲的人命,可是只怨父亲召我们以求生路,而我们不去,今后又不克报仇雪耻,到头来岂不被世界人讥笑。”又对伍子胥说“:你可逃脱,你能够报杀父之仇,我将安心就死。”

2. 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愁白头:

伍子胥欲逃往吴国,若何路途遥远,只好作罢。之后他因太子建在宋国,遂投靠之,但宋国内争,只好与太子一路奔郑。在郑国,太子建和晋国医生中行寅合作,结合推翻郑定公,被定公知晓而被杀,最后子胥只好偕太子建的儿子令郎胜一路投奔吴国。途中过陈国欲出昭关到吴国,昭关守卫正在四处抓拿他们,两人只好徒步逃脱。

伍子胥出了昭关,怕有追兵赶来,急遽往前奔驰,但碰到一条大江拦住了去路。正焦急时,江上有个老渔夫划著划子过来,把他渡了曩昔。过了大江后,伍子胥感谢万分,摘下身边的宝剑,交给老渔夫说:“这把宝剑是楚王赐给我祖父的,值一百两金子。送给你,聊表我的心意。”老渔夫回覆说:“楚王为了追捕你,出了五万石的米粮作为赏金,还准许封密告者为医生的爵位。我不妄想赏金、爵位,怎么还会妄想你的宝剑呢?”

伍子胥逃吴路线图

韶关地形图

3.柏举之战:掘墓鞭尸

公元前506年,吴军以3万军力在伍子胥、孙武率领下长途突袭,在柏举(今湖北麻城境内,一说在湖北汉川)击败楚军主力20万,进而10天时间攻入楚都城城郢都(湖北荆州纪南城)。

当初,伍子胥与申包胥是好友,伍子胥逃跑时对申包胥说:“我必然要扑灭楚国。”申包胥说:“我必然要留存它。”比及吴兵攻进郢都,伍子胥寻找昭王,没找到,就掘开楚平王的坟墓,挖出尸体,抽打了三百鞭才罢休。

申包胥逃到山中,让人对子胥说:“您报仇的手段,太甚分了吧!我据说,人多能战胜天,天也能扑灭人。您曾是平王的臣子,亲自拱手称臣侍奉他,今天竟至污辱死人,这岂非不是违反天理到了顶点了吗?”伍子胥对来人说:“替我感谢申包胥,说我就像太阳快落山了,但路途还很遥远,所以我要倒行逆施。 (始伍员与申包胥为交,员之亡也,谓包胥曰:「我必覆楚。」包胥曰:「我必存之。」及吴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後已。申包胥亡於山中,使人谓子胥曰:「子之报雠,其以甚乎!吾闻之,人众者胜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亲北面而事之,今至於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伍子胥曰: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柏举之战-地形图

柏举之战-战争路线图

4.自杀身故:

夫差继位后,打败了越国,越王勾践屈膝,伍子胥认为应一举覆灭越国,然则夫差为伯嚭所谗,不听“联齐灭越”的主张,反派伍子胥出访齐国。伍子胥对他的儿子说:“我多次劝戒大王,大王不采纳我的定见,我如今已看到吴国的末日了。你与吴国一路消亡,没有优点啊!”于是将他的儿子拜托给齐国的鲍牧,就返回吴国向夫差报告。伯嚭乘机进诽语,诬陷伍子胥有谋反之心。

公元前484年,夫差便赐死伍子胥,赠剑令他自杀。伍子胥仰天长叹说:“唉!奸臣伯嚭作乱,大王反而杀我。我使你的父亲称霸诸侯。在你还未被立为太子的时候,几位令郎都争立为太子,我与先王拚命力争,差点不克被立为太子。你被立为太子后,想将吴国分一半给我,但我并不敢有这种奢望。可是现在你竟听信奸佞小人的诽语而践踏长辈。”伍子胥在恼恨之余,留下绝笔,要家人于他身后把他的眼睛挖出,挂在东城门上,亲眼看着越国戎行灭掉吴国。

吴王夫差极怒,蒲月初五把伍子胥的尸首用鸱夷革裹着甩掉于钱塘江中,吴人悯恻他,为其在江上立祠,定名为胥山。后来吴国果真被越王勾践所灭,夫差羞于在阴间见到伍子胥,用白布蒙住双眼后才举剑自杀。

5.人物评价:

太史公说:仇恨对于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国君尚且不克和臣子结下怨毒,况且是地位沟通的人之间呢!假如当初伍子胥跟着伍奢一道死了的话,那与蝼蚁之死又有什么区别呢?但他可以抛却小意气,湔雪大耻辱,使名声撒布后世。可悲啊!当子胥在长江边困窘拮据之时,在道路上乞讨糊口之时,心中岂非会在一瞬之间忘掉对郢都、对楚王的仇恨吗?不会的。所以说制止忍耐成就功名,不是理想弘远的壮士又有谁能做获得呢?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