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西汉主父偃:皇权的牺牲品,昨日富贵人生,一朝命丧鬼域

2019-04-14阅读:66评论:

公元前126年的某一天,长安城东市街口,一位披头披发的囚犯,被腰斩处决。截断的上半身,疼痛地在地上翻腾,好一阵儿才死去,与他一同被处死的,还有他的三族。

这不是一个通俗的囚犯,他曾经位列朝堂,是朝中重臣,汉武帝座前红人。

他,就是西汉有名的人物,主父偃。

主父偃,西汉时期齐国临淄人,初学为纵横术,稍晚他又熟读儒家经典,诸如《春秋》等典籍,百家学说都有涉猎。

主父偃曾经在齐、燕、赵等诸侯国四处游学,这些处所,儒学气氛对照粘稠,他的主张与此地文化格格不入,在这种大情况下,他所学很可贵到施展,没有人去赏识他。《史记.平津侯主父传记》载,主父偃“结发游学四十余年,身不得遂,亲不认为子,昆弟不收,宾客弃之“。

能够说,前四十年,主父偃混得太惨了,到了亲戚同伙都不肯与他交游的田地。

这与他的弘远理想,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正所谓“幻想很丰满,实际很骨感”。

四十年,不是一个短日子,人生不满百,以现代的尺度论,一样人也就是活到七八十岁,二千多年前的汉朝,五十余岁的人,已人到老景。

主父偃深感时不再来,若长此下去,这一辈子就完了。

无奈之下,主父偃只好将目光转向西边,千里迢迢,远赴国都长安,他前去参见其时方兴日盛的外戚卫青,经由一番攀谈,卫青认为主父偃是小我才,便向汉武帝介绍他。

不外,很遗憾,汉武帝却并没有什么乐趣。

在长安呆久了,主父偃所带的盘费逐渐用光了,他再次挨个登门拜望国都的王公贵族,推销本身的主张,却处处碰鼻,“诸侯宾客多厌之”。

目击长安之行,又是无功而返,主父偃心有不甘,他决意再搏一下。

(《汉武大帝》中主父偃剧照)

这一次,他直接上书汉武帝,阐述本身的政治主张。

汉朝时,皇帝为了认识民间疾吃力,在未央宫外,设置有专门收集公民及低品阶官员上书的机构。

汉武帝见到主父偃的《谏伐匈奴》上书,大悦,当天薄暮,就召见主父偃,两人相谈甚欢,汉武帝感伤道:“何相见甚晚也!”,当即拜主父偃为郎中。主父偃枯木逢春,一年之内,连升四级,成为中医生。

此后,主父偃持续向汉武帝进言献策,多涉及律令轨制等深刻问题,个中,对汉朝后世影响最深远的无疑是“推恩令”。

主父偃剖析了其时西汉诸侯王分布的政治款式:“古者诸侯地不外百里,强弱之形易制。今诸侯或连城数十,处所千里,缓则骄奢易为下流,急则阻其强而合从以逆京师。”

面临这种景遇,若何处理,是个棘手的问题。

主父偃建议:“今以法割削,则逆节萌起,前日晁错是也。今诸侯后辈或十数,而嫡嗣代立,余虽骨血,无尺地之封,则仁孝之道不宣。愿陛命令诸侯得推恩分后辈,以地侯之。彼人人喜得所愿,上以德施,实分其国,必稍自销弱矣。”

汉武帝欣然回收主父偃的建议,以此公布《推恩令》,这绝对是一个杀招。

本来,诸侯王传位只传嫡长子,其他儿子一点地盘也分不到,会越过越穷。而当推恩令公布后,诸侯每个儿子都能获得封地,当然,这个封地始终都是在原诸侯国境内,皇帝毫不会再额外拨地给他们。

(推恩令示意图)

《推恩令》实施下去,将会使诸侯国越分越小,力量越来越弱,不出两代,将诸侯国林立,却再也无力与中央抗衡。

随后,主父偃又上书汉武帝:世界豪强世族,力量雄厚,在处所,他们风险一方,处所仕宦很难整顿他们,若强用武力,又轻易激发处所不安谧,不如将其悉数迁徙到茂陵四周,以让他们守陵为名,减弱他们的力量。

汉朝皇陵轨制,每位皇帝的陵寝四周都设置陵邑,专门迁徙一批人来为皇帝守陵,慢慢形成必然规模的城市。

只经由上述两种策略,令汉朝前几位皇帝颇为头疼的诸侯与处所豪强问题,就水到渠成了。

汉武帝更加重用主父偃,他执政堂之上,红得发紫,说一不贰。

(汉武帝)

公元前126年,主父偃再次上书汉武帝,诘扬齐王有生活不检核的行为,汉武帝录用他为齐相,前去检验案情。

主父偃到齐国境内,立时带动齐王四周的人,收集罪证。齐王年少,性格柔弱,居然吓得自杀了。

遵照主父偃的本意,此次来齐国,只是想把齐王的罪证做实,然后上报皇帝,再进行定罪,没想到齐王这么快就自杀了。

汉武帝盛怒,将主父偃投入牢狱。

主父偃如同九宵云外,一脚登空,昨天照样宠臣,重臣,今天却沉溺为囚犯。

那么,皇帝为什么会这么做呢?这个中的原因首要有三点:安抚诸侯的需要

在齐王惧罪自杀的两年前,燕王刘定国的丑事,被手下家奴告到国都长安。这种事情,在诸侯王傍边非常遍及,措置起来,可大可小。偏偏这个刘定国撞到主父偃手上,想起早年游学燕国时,本身受到的冷遇,主父偃力主穷治其罪,曰:

“定国禽兽行,乱人伦,逆天,当诛。”

汉武帝采纳主父偃的定见,派廷尉前去抓捕燕王刘定国,燕王自发罪孽深重,惧罪自杀。

此刻,齐王也因主父偃而自杀,激发了世界诸侯的不安。

彼时,《推恩令》方才公布,结果还未展现,诸侯王的实力照样对照壮大。诸侯不安,则世界不安,汉武帝还不想与诸侯们完全撕破脸皮,齐王的自杀,却如同推波助澜,处理欠好,将难以安抚诸侯。征讨匈奴的需要

在齐王事件发生的三年前,汉朝已经睁开了对匈奴的战争,由和亲戍守转为自动攻击。

公元前129年,汉武帝录用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骑将军公孙敖出代郡,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四将各率一万戎马,同时出击匈奴,取得龙城大捷。

公元前127年,汉武帝再派卫青率军出击匈奴,方针为争取河南地(黄河河套区域)。

卫青接纳大迂回,侧方冲击计谋,快速攻占高阙(内蒙古杭锦后旗),割断驻守河南地的白羊王、楼烦王与单于王庭的关联,随后,敏捷布置军力,将白羊王、楼烦王朋分包抄,并睁开凌厉攻势,大北匈奴,夺回被匈奴占有七十余年的河套区域。

边事战争,需要征调汉朝全境的力量,不不乱的后方,无疑会对伐匈之战发生晦气影响,龙城之战、河套之战,只是汉武帝对匈作战的全盘规划中的一部门,后背,他还有加倍主要的结构,汉武帝此时十分需要安宁的国内情况。安抚朝臣贵戚的需要

人生穷困五十载,一朝富贵立朝堂。

这种昨六合狱,今日天堂的巨变,很轻易使人迷失。

对于一个久不满意、幻想得不到施展的人来说,一旦有了机会,他会掉臂一切去干事,哪怕会万劫不复,也在所不吝。

主父偃自从步入朝堂后,有点飘飘然,他总喜欢逮住别人的错处,就大做文章,弹劾朝臣,诘扬贵爵的黑汗青。

“人至察则无徒“。

不擅长维护人际关系,通俗公民也就而已,对于一个重臣,若处处气焰万丈,尖酸寡恩,会让人感觉不舒服,那他就很难再混下去,甚至还有人命之忧。

有食客出于好意,疏导主父偃要注重与人人搞好联结,不要孤立本身,主父偃却说:

“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耳!吾日暮,故倒行而逆施之。”

急功近利,尖酸寡恩也就算了,主父偃还有个偏差:太甚于贪财。

在皇帝眼前,他拥有说一不贰的影响力,使得四方心怀鬼胎的王公贵族、士绅豪强都争相趋承于他,行贿络续。

而这种自动示好,实质上是逃难为主,这些人害怕本身的把柄,被主父偃抓住,落下话柄。

这种示好,能够说是被逼无奈,他们一边向主父偃赔笑脸,一边心里憎恨于他,必欲除之尔后快。

汉武帝把主父偃投入大狱,并没有筹算杀他。当初主父偃挽劝汉武帝严查齐王时,曾说:“齐临淄十万户,市租令媛,人众殷富,巨于长安,此非皇帝亲弟爱子不得王此。今齐王于亲属益疏。”

齐王无后,地入汉,这原本是汉武帝非常想看到的究竟,可主父偃平时的分缘太差劲,诸多重臣都劝汉武帝处死他,御使医生公孙弘说:“齐王自杀无后,国除为郡,入汉,主父偃本首恶,陛下不诛主父偃,无以谢世界。”

公孙弘“无以谢世界”这句话太狠了,这“世界”在哪儿?不是通俗公民,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诸侯,也是近在面前的朝臣,国都的贵戚。

衡量再三,汉武帝照样做出了杀主父偃的决意,牺牲一个中医生,以堵塞悠悠众口,这生意很划算。

《史记.平津侯主父传记》载:“主父方贵幸时,宾客以千数,及其族死,无一收者,唯独孔车收葬之。皇帝后闻之,认为孔车为长者也。”

正所谓“一死平生,乃厚交情”。

主父偃,悲剧人物。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