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从虎将吴起到雍正皇帝,厘革者皆下场苦楚,原因只有一个

2019-04-14 10:50:58阅读:169评论:

自古以来的改造派,或身故,或名裂,鲜有好下场者。先秦时,有楚国之吴起,秦国之商鞅;秦之后,有汉代之晁错,宋代之王安石,明代之张居正,清代之雍正皇帝。

这些人中,吴起和商鞅,跟着支撑者的作古而陷入死地;张居正和雍正,活着时铁血改造,身后留下诸多恶名;王安石下场好些,也只因宋朝有“不杀士医生”的祖训;最惨的竟然是晁错,没等敌手干死,就被本身人奉上了鬼域路。

虎将吴起

吴起,背后大佬楚悼王,大佬身后,被射死,尸体被车裂。

曾因被讪笑而连杀三十人的吴起,写过《吴子兵书》,与孙武并称“孙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虎将。这位虎将,在楚国变法时代,也是毫不原谅,将贵族和官员冒犯了个遍。

封君的贵族,传三代就作废爵禄;疏远的贵族,住手按例供给;国内贵族太多,都赶到边陲放羊去。宦海上,裁员、降薪,禁止走后门,禁止贪污国度产业。

吴起的变法行动,彻底断了这些人的财源,所以招致了他们的恼恨。楚悼王身后,楚国贵族冒着被诛三族的风险,不吝将楚悼王的尸体射成了刺猬,也要把吴起弄死。

四十三年后,在秦国变法的商鞅,也获得了跟吴起一般的终局,被指谋反,战败而死,尸体被车裂。

军师晁错

晁错,背后大佬汉景帝,因主张削藩冒犯了诸侯,诸侯造反,被吓到的大佬出卖,腰斩东市。

华文帝时期,晁错就因才能出众,被委任为太子家令,甚至被太子称为“军师”。在太子成为皇帝之后,晁错地位更是水涨船高。若是没有特别情形,凭着晁错的才能和皇帝的信任,他必定可以一世平稳。

但事情总有不测,景帝时期,诸侯国的问题越来越凸起,高度集中的皇权受到了威胁。这时,晁错拍案而起,一道奏疏呈给皇帝,奏疏里就一个意思——干他(削藩)。

要知道,这些诸侯国的地皮,当初都是汉高祖刘邦封的,诸侯王就说,你说削就削,我不要体面的啊!反了他!于是,有了七国之乱。面临来势汹汹的本家大爷们,慌神的汉景帝,只用了一秒钟,就想到了应对之策——杀了晁错。

可怜伶俐人晁错就如许被送了人头,只因为他也断了别人的财源。当初晁错提到要削藩,晁错的爹看到了危险性,吃力吃力乞求他,不要掺和如许的事,最后也没能阻止成功,只能服毒自杀。

晁错的爹照样很有先见之明的,因为不自杀的话,不久之后,就要看到晁错被腰斩,晁家满门被杀的惨像了。

雍正皇帝

雍正皇帝,真正的大佬亲自上阵改造,不吝冒犯世界文人,身后也被黑得惨不忍睹。

清朝康熙年间,九子夺嫡,险象环生,一向在韬光养晦的四阿哥,最终脱颖而出,登上宝座,成为了雍正皇帝。

登上皇位后,雍正看着空虚的国库、凋敝的民生,再想想边陲的战事,感觉本身急迫需要做些什么。火耗归公,既清算了吏治,也增加了财务收入;摊丁入亩,减轻了公民肩负;官绅一体当差纳粮,褫夺了官绅的特权,也增加了国库收入。

雍正的这些行动,可谓是有的放矢,他知道从哪里能够抠出钱来,究竟,官绅可是比公民有钱多了。但也因为断了这些人的财源,冒犯了整个官绅集体。在他身后,拥有话语权的官绅,便将各类脏水都泼到了雍正头上,篡位、弑父、屠弟、血滴子、风流史,黑料十足。

王安石、张居正

其他变法之人,如王安石,因为变法触动了田主阶级的好处,加上背后大佬宋神宗脆弱,不敷尿性,最后只能眼看着变法悉数被废,哀莫大于心死。

张居正,把握内阁大权时,皇帝明神宗尚未成年,他才是真正的大佬。所以,在他担当阁老时代,有能力进行大马金刀地改造,只是身后被清理,也是令人唏嘘。

断人财源,如杀人怙恃,固然是俚语,却很有事理。上面这些主持改造之人,虽有不世之功,却因断了某些人的财源,落得苦楚下场。

然而,财富的蛋糕是有限度的,有些人的财源,是以堵死别人的活路为价值的,断人财源的事总要有人来干。汗青也是如许,当一个朝代成长到必然阶段,总会显现各类毛病,也必定会显现有识之士,这时,那些看到毛病的人,天然而然地要发声、要改变。韩愈说:“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说的恰是如许的事理。

所以尽管前途未卜,汗青上每个朝代,从不贫乏奋不顾身者,于是便有了史上的诸多厘革,这才有了社会的提高。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