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决战柏林:纳粹末日,苏军用35万血肉之躯霸占柏林

2019-04-14阅读:133评论:

作为二战欧洲疆场的“落幕之战”——柏林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为惊心动魄的城市攻防战之一,其惨烈和血腥的水平,或许只有斯大林格勒战争可与之相提并论,苏军为此支付了35多万人伤亡的价值,平均每8个苏军官兵中就有一小我倒在霸占柏林的道路上,柏林战争的胜利标记着德法律西斯的消亡,在欧洲大陆终结了一个虐政,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瓜分德国,斯大林志在必得

1945年春,苏联赤军进抵奥德河畔,英美盟军冲破莱茵河防地,本土作战的德军陷入被合围状况,首都柏林也像被捕鼠器紧紧夹住的猎物,破城只是个时间问题。

3月,“鲁尔合围战”打响,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从德军官兵在疆场上所示意出的拼死和固执精神意识到,通往柏林的道路将是无比艰难和布满血腥的,况且从战线与方针之间的距离看,朱可夫的“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先锋已距柏林60公里处,而英美军队还在120公里开外,显然,苏军拿下德国首都的实际性更大些。再者,凭据雅尔塔会议对占领区的划分方案,柏林地处苏占区内。

在艾森豪威尔的理念里,为了一个声誉性的“纯真军事方针”而支付重大生命价值,到头来只是为了再转送给别人,从军事角度看是得不偿失,是以不必视柏林为一个“必得的计谋方针”。鲁尔斗争接近尾声时,他发布了调换疆场布置的号令,盟军首要偏向转往易北河和波罗的海、捷克斯洛伐克边境区域以及寻找传说中的纳粹首脑最后抗击据点“民族碉堡”。3月25日,艾森豪威尔将上述方案示知苏联方面。

值此关系到器材方战后政治好处分派的要害时刻,事情远非如斯的简洁。差不多就在接到艾森豪威尔电报的同时,斯大林也收到谍报,内称“德国正经由中央人与西方机要接触,进展能在西线零丁议和,开放盟军通往柏林的道路”。尽管这是一份未经证实的谍报,但良久以来,斯大林一向猜忌“他的盟友同他的仇敌在本身的背后搞如许的勾当”,其时在德军中也撒布着如许一句话:向东死死地顶住苏联人,直到西边来的英国人踢着我们的屁股。

尽管苏联最高统帅部在1944年11月就根基上确定了柏林战争的方案,但艾森豪威尔不筹算向柏林进军的“包管”照样增加了斯大林的不安,军事和政治形势都不许可再耽延时间,他必然要“在第一时间”拿下柏林。3月底,斯大林令苏军总参谋部及担当主攻作战的朱可夫的“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科涅夫的“乌克兰”第1方面军,务必加速规划制订历程,早日实施柏林战争!

4月1日,朱可夫和科涅夫衔命前去克里姆林宫,向苏联国防委员会和最高统帅部全体成员报告关于柏林战争的攻击规划。经由长时间商议,斯大林最后决意柏林战争于4月16日动员。朱可夫被授予主攻使命,“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将以奥德河畔上岸场为起攻线,向柏林和易北河推进;科涅夫分享到部门义务,“乌克兰”第1方面军要渡过尼斯河,争取科特布斯地区和施普伦贝格,隔离外围德军和柏林守备军队,从南翼对朱可夫供应保障。统帅部还决意,仍在但泽东南同德军苦战的罗科索夫斯基的“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在稍后几天到场柏林战争。规划划定,3个方面军要“在宽广的前方动员多数强有力的冲击,朋分并包抄戍守柏林的德军,尔后实现各个击破”,最后完成霸占柏林的义务。

4月初,苏军进行了战争史上规模最大、复杂水平最高的疆场再布置。“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从波罗的海沿岸拔营启程,敏捷向柏林正面地区移动;“乌克兰”第1方面军和“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参战单元单子也在划定时间内向奥德河沿岸转移。短短的十几天,百万赤军士兵自东线疆场遍地,日夜兼程地奔向奥德河畔的冲击集结地和前方野战机场,数不堪数的满载物资的车辆,冒着德军炮火在波美拉尼亚和西里西亚拥挤不胜的公路和蜿蜒弯曲的小径上奔腾穿梭、快速行进。凭据苏联官方的发布数字,到攻击提议前夜,这支令人生畏的宏大冲击集群,总共拥有兵员250万人,火炮和迫击炮4.1万门,坦克和自行火炮6200辆,各式作战飞机7500架。外围冲破,德军末日光降

4月5——7日,朱可夫召开战争预备会议,经由地图和柏林城市模型进行“首长军事图上功课和沙盘练习”,具体研究了有关作战方案和后勤保障工作。随后更为仔细和接近实战的图上功课的各级练习立刻睁开。参战单元单子用一周时间,经由地图和模型将自身义务进行了一次“动作”。苏军还多次对德军在柏林城、柏林接近地和奥德河西岸的战术防御带进行航空伺探,拍摄的相关图片资料一向下发至连级批示员。为了增强袭击力度,朱可夫将主攻军队正面战线宽度,从本来的320公里缩减到190公里,4个担当突击的集体军正面最后被压至仅45公里。4月14日,一切预备工作停当。

眼看大战期近,希特勒决意拼死抗击。德国最高统帅部于1月间便着手制订守卫柏林的规划,柏林计谋前沿奥德河偏向的防御义务首要由素有“东线戍守巨匠”之称的戈特哈德·海因里希上将批示“维斯瓦”集体军群和舍尔纳的“中央”集体军群负责,他们在奥德河与柏林之间竖立连绵密集的防御工事,以“三道防地”从北面和东面庇护首都。

——“第一道防地”是奥德河西岸,野战工事根基沿走向而建,防御主体由一系列互相保持的散兵壕组成,并经由巧妙行使湖泊、河川、运河和沟壑等自然屏障,使防御系统实现纵深化,同时几乎所有的居民点都被革新为环形防御据点或实现了要塞化。

——“第二道防地”的焦点是被称为“柏林之锁”的泽洛高地,此地汗青上就是柏林的计谋屏障,海因里希排兵排阵时稀奇注重了坦克和强击火炮的集中使用,威力壮大的88毫米平射高射两用火炮保护着修建在高地斜坡上的坚硬防御工事,号称“无法霸占的碉堡”,固若金汤。

——柏林市郊是“第三道防地”,整个筑垒地区纵深达30千米至40千米。但因为军力不足且时间急急,很多工事尚未落成,一旦苏军冲破到此,柏林也就在灾难逃了。

鉴于柏林守卫战的终局实际上是取决于奥德河西岸和泽洛高地的斗争,是以德国最高统帅部在尽或者的情形下向据守奥德河防地的“维斯瓦”集体军群调配人员物资,开战前夜号称50个师,但这些多半是势单力薄的缺员“空壳”师,且装备严重不足,更没有计谋预备队,惟一的战术预备力量是魏丁格的第56装甲军。

4月14和15日,“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起头进行提议柏林战争总攻前的斗争伺探动作。16日凌晨4点整,朱可夫一声令下,红色旌旗弹从奥德河西岸的上岸场批示所飞向漆黑的夜空,瞬间即逝。紧接着,万炮齐鸣,火光闪烁,柏林战争在铺天盖地的弹幕射击中正式睁开了。

半小时后,“维斯瓦”集体军群防区内的一切都为浓烟、火光所覆盖,村庄被夷为平地,丛林燃起熊熊大火。据有幸逃过昔时奥德河炮火攻势的德军士兵多年后回忆,这是“东线疆场上从未履历过的炮击,强烈震撼的大地突然刮起一股怪异的热风,原野上四处都是灰烬和碎片,就如同世界末日光降一样”。

弹幕射击仍在持续之时,步卒冲击已经起头。在140部日后被称为“朱可夫探照灯”的强光晖映下,疆场如同白天一样,崔可夫率第8“近卫”集体军一马当先冲向德军阵地。通宵的炮击结果显著,开战首日,德军“第一道防地”防御工事根基已被破坏,但“第二道防地”还根基完整,苏军炮击一住手,海因里希便命守军立刻返回泽洛高地的主防御阵地。这个凸起于周围地势的高地是朱可夫踏进柏林城必需超越的障碍,不然苏戎衣甲军队就无法达到睁开柏林接近地交战的预定区域。

脾气浮躁的朱可夫不等步卒集体军冲入坦荡地带,便号令卡图科夫的第1坦克集体军投入突贯作战,但迎头就碰到刚恢复布置的德军的阻击,88毫米火炮和反坦克炮居高临下,对艰难攀爬的攻击者开仗,成千上万发炮弹倾泻在苏军士兵的头顶上。突击军队被成批覆灭在防御阵地的前沿,在泽洛高地斜坡上,四处是苏军士兵的尸体和一辆辆起火燃烧的坦克。

泽洛高地争夺战非常激烈,焦炙万分的朱可夫几乎要失去理智,他抛却了精心谋划的攻击方案,不中止地向前沿派出作战单元单子,后续军队踏着死伤战友的身体竭力前冲;在城里,德国最高统帅部也把所能找到的一切资源都投进这屏护柏林的要害防地,满载着“人民冲锋队”自愿人员的民众汽车络续冲出柏林城驶向东方,最后磨灭在泽洛高地血腥和灭亡的旋涡中。

朱可夫的推进虽临时被阻止,但科涅夫在尼斯河上对舍尔纳的“中央”集体军群防地动员的攻势却进展顺利。科涅夫固然在支援方面相对少些,但“乌克兰”第1方面军动作区域内的地形相对缓和,在小河流遍布的区域内多为沙地而少见池沼,尽量是茂密的原始丛林中也可找到纵横交织的通途,是以装甲军队的动作并未被过多故障。科涅夫选择与朱可夫完全分歧的体式,缩短炮火预备时间,行使飞机和火炮所施放的漫溢烟雾干扰德军的视察,天亮后,在硝烟和疆场的喧嚣中,苏军坦克军队借助架好的浮桥和渡船踏上尼斯河的左岸,18日晚些时候便割断了德国“中央”与“维斯瓦”集体军群之间的关联。

面临奖杯从本身手中滑落危险,朱可夫起誓不吝一切价值拿下泽洛高地,他下达“绝对号令”,声称如攻势不奏效他本人将“自请处分”,而任何未能渡过奥德河的赤军士兵也都将被“军法从事”。

17日,“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在多个地段对泽洛高地睁开猛攻。次日,保格丹诺夫的第2坦克集体军在一系列地段取得冲破点,而这时德军因弹药和人员贮备即将告磬被迫撤退,“第二道防地”终于被朱可夫冲垮了。

19日凌晨,冲过泽洛高地的苏军坦克向“第三道防地”提议冲击,魏丁格批示第56装甲军拼死挡在柏林外围的道路上。临近正午时分,崔可夫的第8“近卫”集体军从正面穿透守军防御。下昼,魏丁格率部被迫西撤。多量排成长龙的难民涌入柏林城,这是首都外围防御战失利的标记。

20日是希特勒的56岁生日,苏军在这一天完全冲破了“第三道防地”,并占领了德国国防军总司令部地点地佐森。第二天,朱可夫的7个集体军进至柏林城郊,其他作战单元单子则绕过柏林,敏捷向易北河偏向成长。同日,科涅夫的坦克军队也从城南敏捷接近柏林防御圈。当天色渐暗时,冲在前面的坦克从几个点越过柏林环城公路防地,苏军完成了对柏林的地面合围。随后,争夺柏林市区的斗争在长途炮火的攻势中睁开。

人肉巷战,“第三帝国”落幕

柏林城内河流水渠纵横交织,市中心区为几条运河所分隔,全城繁杂交错的巨细自然和人工河流,再加上城市外围的环城铁路,为守卫者供应了便当的内线活动前提。

从3月起头,柏林城防司令部即着手实施“强化防御”办法,柏林城从内到外分为内防御城廓、外防御城廓和外阻截区,离别行使居民点、天然和人工屏障革新为坚硬工事;在城市中心地带接纳了稀奇的“专门办法”,分设了10个防御区,负责保护当局机构的办公大楼、“帝国国会”大厦、总理府以及“秘密警察”总部等中枢机构地点地。

此时的柏林城区已演变为一个首尾贯通、点面连系的“碉堡”。紧要挖掘的战壕和搭建的炮台、暂时修建的街垒和反坦克炮位、慌忙摆放的鹿砦和混凝土障碍物,以及八门五花、暂时建造的防御工事随处可见,所有建筑物的窗户几乎全都经由稀奇加固,革新为枪炮发射点??城防司令魏丁格申饬全城居民:要做好激烈巷战和逐屋斗争的预备,柏林争夺战将在地面和地下同时睁开,地铁和城市地下排水系统都将成为守卫“帝国首都”的疆场。

固然“强化防御”似乎使柏林成了一个“难以打坏的坚果”,但防地人员缺口倒是难以弥合的,因为希特勒将大部门力量都投到奥德河偏向的防御战,大势已去时又未能实时撤回,是以号称40万守城军队中,正规武士才不外6万人,焦点主力是党卫军精锐军队和空军第1高炮师,此外就是围城前夜邓尼茨用飞机运进首都的1个水师营。

4月22日,朱可夫和科涅夫拉开了合围德国首都的帷幕,罗科索夫斯基也率部从奥德河上岸场冲出。

残暴的街垒巷战在柏林市区爆发了。炮弹咆哮,穿透厚厚的建筑物墙壁,坦克履带碾过筑垒的街道,追随厥后的士兵从建筑物的后院、地下室、地铁通道甚至是下水道,渗透到衡宇内部,攻占每幢建筑物、争取每条街道,逐屋扫荡抗击者。

苏军按事前练习过的方式,攻击军队每次提议冲锋前都进步行轰炸和炮击,步卒的推进获得坦克和配备有火焰喷射器、爆破器材的工兵军队的支援。德军城防军队的抗击也非常固执,他们躲藏在一些建筑坚硬的碉堡里向外射击,将高射炮推到广场、街道进行平射,从地下或死后冒出,击毙推进的苏军士兵,更有些守卫者接纳自杀战术,与攻击者同归于尽。

经数日决战,守城军队络续被朋分、包抄和覆灭,柏林市区的防御逐渐失去系统。25日,城内守军与外界关联被割断,同日,“乌克兰”第1方面军一部在易北河畔的托尔高,与一支附属于美国第1集体军的巡逻队相遇,德国疆场从中央被一分为二。“第三帝国”处于生命终结前的疼痛挣扎之中。

28日,大势已去的柏林守军被包抄在一个狭小的长条走廊区域。次日,朱可夫在割断走廊的同时也接到了斯大林的号令:必需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前攻占纳粹德国的主要标记——“帝国国会”大厦。

4月30日清晨,苏军向“第三帝国的最后碉堡”提议冲击。已“要塞化”的国会大厦早已千疮百孔、面容全非了,大厦正面用水泥砌死,建筑物前的壕沟也放满了水,数千名损失了重型兵器的狂热的党卫军官兵、“人民冲锋队”和“希特勒青年团特遣队”队员,凭借坚硬的工事和轻兵器负隅顽抗。但一切都是徒劳的。午后,大厦的墙壁被轰开一个缺口,赤军兵士鱼贯而入,在建筑物内部睁开苦战,不久便竣事了斗争,“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士兵在国会大厦顶端升起了胜利的旗号。是日下昼,本地面战事正酣之际,希特勒在柏林总理府的地下避弹室内录用水师总司令邓尼茨为交班人,随后和爱娃服氰化钾毒丸自杀。希特勒在吞入第二粒毒丸后,用手枪向本身的太阳穴开了一枪。

“第三帝国”的寿命又多陆续了数日。5月2日,柏林城防司令魏丁格签署并经由无线电公布守军屈膝。5月8日,德国武装军队最高统帅部代表在无前提屈膝书上签字,希特勒妄想中的“千年帝国”在生存仅12年后,便跟着柏林战争的竣事在欧洲大陆“蒸发”了。

空前的决战锻练了苏联的首脑和军民,残暴战争和无数鲜血让苏军学会了若何打赢这场战争。此役苏军共毁灭德军80万人,俘虏38余万人,缴获坦克和自行火炮1500余辆,缴获飞机4500架。而苏军也支付了35多万人伤亡的价值,平均每8个苏军官兵中就有一小我倒在霸占柏林的道路上。柏林战争的胜利,破碎了德军最高统帅部在柏林四周大量消费苏军有生力量将战争耽延下去的图谋,标记着德法律西斯的消亡和欧洲战事的竣事。

(迎接存眷【头条号:军史解密】,您的支撑和鼓励是我们创作的最大动力!)

介绍阅读:

柏林会战:人肉攻城,35万苏军倒在霸占柏林的前夜

解密德军经典防御战:决战“柏林之锁”,二战泽洛高地攻防战

二战苏德坦克大战解密:铁甲大水,谁才是“战争之王”

二战“石油战”解密:几桶石油,竟然决意了苏德战争的终局!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