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白崇禧连问几个还有啥不宁神?回覆都是没有!不虞脱离后就出事

2019-04-14 05:02:12阅读:126评论:

1949年春,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对军队实施整编后,把湖南军队的悉数批示权都交给了陈明仁。一会儿,陈明仁为司令官的第一兵团军力,达3个军9个师,共12万人之众。

这时,四野大军南下已是定事。

随后,白崇禧亲眼看到,凭据他的指示,陈明仁完成了苦守长沙的军事布置。这个布置完满是实战性的,也是苦守态势,长沙城以岳麓山为中心,以湘江西岸为戍守重点区域,三个军构成首尾响应,互为倚仗的环形防御地势,比薛岳昔时的“天炉战法”还完美。

甚至,陈明仁头顶骄阳炎夏,亲率士兵构筑城防工事。

到7月底,湖北全省已经解放,长沙立时就要解放军兵临城下。白崇禧仓促撤往衡阳。

临别时,白崇禧再三问陈明仁:“还有什么疏忽,还有什么不宁神?”

回覆都是:“没有。”

白崇禧才宁神地脱离长沙。

谁知一脱离,他就立时变得不宁神起来。

第一个变故是:共军不费一枪一弹于他脱离当天占领了陈明仁特派的列入过四平决战的谁人团据守的长沙外围重镇——黄花市和永安市。他急电扣问陈明仁。陈明仁回电:“该团正与共军苦战于黄花市和永安市,决计今晚收复。”

可是,不久又有谍报传来,永安、黄花两镇基本充公复,而所谓的“苦战”不外是该团一次实弹演习。白崇禧半信半疑:“陈明仁会谎报军情?不会吧。”

第二个变故,是长沙大损坏的爆炸声迟迟没有响起。

这是白崇禧临行前稀奇交卸的,要将湖南境内从北到南巨细14座铁路桥悉数炸毁,午夜焚烧。可传回来的谍报倒是,巨细桥梁及各爆破的火药悉数被陈明仁一兵团人员拆除。白崇禧大惊,次日专派副参谋长持亲笔手令飞赴长沙,督促执行爆破号令。新闻又很快传来:爆破人员以没陈司令官手令为由,拒绝执行。而且,白崇禧留在长沙专门执行爆破义务铁甲车大队大队长被陈明仁命令以“干扰治安,军纪不振”之名拘留。

此时,白崇禧已不是半信半疑,而是惧忧交集了:若是陈明仁真有“变”,那后果真是不胜设想!

第三个变故接踵而来,7月29日,已被白崇禧逐赶到邵阳的程潜,以散步体式倏忽率领手枪排先搭车后搭船,甩开白崇禧的看管和设卡搜检,机要回到了长沙。当晚,谍报传到衡阳,白崇禧又是一惊,当即抓其德律接通陈明仁家。陈明仁在家,并没连夜去与程潜谋害,他声称基本不知程潜回长沙一事。

白崇禧稍稍定心,再三叮嘱陈明仁:“程潜已回长沙,你要住在省当局内,不要去程潜那边,免遭暗算。”陈明仁连连称是。

不想,两小时后,长沙密电:陈明仁已到水陆洲省立音专的程潜住处,发报时仍在程处。白崇禧火烧眉毛去电长沙,作最后之起劲,命陈明仁:

“着即解除程潜庇护武装,实行兵谏。”

可是,陈明仁连复原都不回了。

也就在这时,白崇禧收到密报:已经证实,中共代表李明灏已与陈谈和。

白崇禧终于无可若何,唯有悔之晚矣。

几天之后,8月6日,陈明仁和程潜联袂公布湖南和平解放。次日白崇禧收到一份长沙来的报纸,上有陈明仁和程潜的起义声明!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