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他在位五十年,本能够统一六国,却打烂一手好牌!

2019-04-14阅读:166评论:

说起秦始皇金瓯无缺,扫灭六国,往往让人心荡神怡,李白都曾无不恋慕的赞扬道:“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然而,在漫长的春秋战国时期,有进展统一六国的并非秦国一家。个中,有一位诸侯,在战国时期统治半个世纪,继任之初,国力强大,他本人也非残暴无道,只不外一手好牌越打越差,最终导致国度的衰落。

这个国君就是魏惠王,在公元前369年继位。他的爷爷就是魏国的建国之君,三家分晋的主角之一魏文侯。魏文侯在位时,不光成功的瓜分了晋国,还获得了周皇帝的认可。此外,他录用的国相是李悝、翟璜,武将是乐羊、吴起,从名字上就看得出其时魏国人才有何等鼎盛。

魏文侯不光建国,并且不守旧,他勇于立异,支撑了李悝变法。此次变法让魏国率进步入封建社会,比商鞅变法早了近百年。后来的商鞅变法、申不害的变法、吴起的变法一切都是跟李悝变法进修的。

更牛的是,魏文侯信任的吴起,为他打造了一支战无不堪的魏武卒。依靠着这支劲旅,魏国打得秦国几乎灭国,其余五国除了韩国没有交锋以外,都惨败于它的手下。能够说,其时六国,没有听到魏武卒的台甫而不害怕的。

魏惠王的父亲魏武侯,固然在用人方面远不及魏文侯,然则在军事批示上却毫不减色,他征讨四方,战果雄厚,将魏国的霸业再一次推到了岑岭。

魏惠王继续的是一个生气勃勃,欣欣茂发的国度。他的国君之位,也履历了残暴的兄弟相争,是以他分外珍爱,并不芜秽政事。然则一系列昏招,却让魏国走向懦弱。

其时,魏国和秦邦交战最多,两代魏国国君,已经用吴起及魏武卒将秦国压缩在一个狭小地带,几乎亡国,秦国只能向西征讨戎狄,向西南霸占巴蜀来获取生存空间。但在魏惠王六年,他倏忽将首都从安邑迁到大梁,此举有利于增强对东方诸国的关联和防卫,但此后失去了对秦的计谋优势。

不光如斯,他一改魏文侯、魏武侯对秦的盛气凌人的态势,纵虎归山不说,反而建筑长城。这显露出魏国对秦国的心态,魏惠王已接纳守势。魏国放过了秦国,秦国却将魏国视为“腹心疾”,络续攻魏,最终强制魏惠王献出两代国君吃力心获得的河西之地。魏国对于秦国的压服性优势荡然无存。

在用人上,他曾任用公叔痤为相。公叔痤在临死前,向他介绍商鞅,并敷陈魏惠王,若是用商鞅虽然最好,若是不消商鞅就及早杀掉他,省得廉价了其余国度。魏惠王听后,只对摆布说生怕相国已经病入膏肓了,满嘴胡话。

魏惠王不消商鞅,却听了商鞅一个主意。很可惜,此时商鞅已经是秦孝公的人了,这个主意并非好意。那时候魏惠王也只是称侯,没有称王,商鞅则游说他称王。魏惠王野心勃勃,立刻赞成“身广公宫,制丹衣,建旌九斿,从七星之旟”,甚至还有皇帝的局面。

在春秋战国时期,无论若何乱,谁敢僭越,就会受到另外诸侯国的征讨。魏惠王结合齐威王联袂称王,甚至对齐威王卑躬屈节,却让秦国有来由有名义结合诸国攻打他们。六国对秦国的矛盾,马上改变成了对齐魏的矛盾。魏惠王获得了一个虚名,却让魏国惹上无限无尽的麻烦。

在军事上,魏惠王更是昏招频出。他重用名将庞涓,正本也是一步好棋。可庞涓谗谄同窗孙膑,魏惠王却全然不知个中短长,让孙膑逃脱后入齐。也就是这个孙膑,让魏国此后吃尽吃力头。

在桂陵之战、马陵之战中,魏国两次败于齐国,庞涓两次输给了孙膑。世界著名的魏武卒此后元气大伤,名不副实。在战术批示上,是庞涓的责任,然而在计谋上倒是魏惠王的责任。孙膑使用的围魏救赵之计,并不算高妙,魏惠王让庞涓倾巢而出,却全然掉臂本土的防御。一次如斯也是疏忽,两次都败在统一个计策之上,只能说是愚蠢。

这两次大北之后,魏国终于垮了下来,连续不断的又被另外国度打败,魏惠王对孟子感慨道:

东败于齐,西丧秦地七百余里,南辱于楚。

也就是因为魏国根柢好,魏惠王才没有成为亡国之君。不外,这个国君硬是在战国这个强者大展风貌的舞台上饰演了五十年的副角。到了他病逝之后,这个曾经最有进展,最有活力的国度,已经承担不了统一的重任了。

参考资料:《史记》、《资治通鉴》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