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汗青上成为太监奴隶的皇帝,临死前都不得安谧,比光绪还窝囊?

2019-04-14阅读:196评论:

皇帝成为阶下囚自古以来就有不少,像在三国时期的刘禅,还有汉朝的汉献帝,清朝的光绪帝,他们每一小我都贵为九五之尊,然则却成为了别人的阶下囚任人摆布,不是因为他们甘愿如许,甚至能够说没有任何人是不进展自由和自力的,然则在伟大好处和权力眼前皇帝若是没有能力招致的只有奴才,臣子的独断擅权,那么今天就给人人分享一个关于唐文宗成为一个太监阶下囚的故事。

唐文宗为了铲除太监势力,便同李训、舒元舆、韩约等众大臣机要制订了一个重大动作规划,试图将太监一网打尽。公元835年11月的一天,唐文宗按照李训的事先放置,登上策定殿,文武百官都来朝贺。这时左金吾卫,上将军韩约上殿奏道:启禀陛下,左金吾大厅后院的石榴树上,昨天晚上承接了甘露。“甘露”为甜美的露珠。前人迷信,认为降甘露世界就会宁靖。宰相李训、舒元舆立刻率百官向文宗致贺,并请文宗亲自前住一观。文宗立刻赞成。

当文宗坐软轿来到含元殿时,先命宰相和中书、门下两省的官员到左金吾后院观察。“我和世人去查察过了,不像是真正的甘露甘露暂弗成向全国公布。 文宗故作诧异的说到岂非有假,“立即命摆布神策军护军仇士良,鱼弘再次前去搜检。太监走后,李训急遽叫王磻等百余人手执火器潜伏在丹风门外待命着手。恰在这时,一阵风吹来,掀起了幕布,露出了了伏兵,用幕布遮住。然则要害时刻,韩约却害怕起来,神色难看,汗流不止。仇士良见状生疑道:“将军为何这个子?” 韩约结结巴巴地无法回覆。

恰在这时,一阵风吹来 ,掀起了幕布,露出了伏兵。仇士良一见大惊,急遽往外跑。守卫士兵急遽关门,被仇士良高声喝叱住,门没关上,仇士良奔到含元殿,申报文宗发生叛乱。李训看见,急呼金吾土卒:“快上殿珍爱皇上,每人赏钱百吊。”仇士良对文宗道:“事情紧要,请皇上立刻回官!”他不由分说,便把文宗架上软轿,叫人抬上就走。李训拉住软轿高声说:“我奏请朝政还没有完,陛下弗成回官!”这时, 等待在皮相的几百名土兵冲了进来,朝太监乱杀乱砍太监当即死伤数十人。

仇士良却护着软轿,把文宗抬进了宣政门。李训仍然抓住软轿不放,太监烯士荣乘机挥拳猛击李训胸部,将他打翻在地。文宗的软轿进人宜政门后仇士良立刻命人将门封闭。其他文武百官见状吓得各自走散。随后,仇士良打起“伐罪贼党”的旗号,鼎力残杀官员、隶卒,死伤两千余人。仇士良又派千余马队追杀逃亡官员把宰相舒元奥和其他官员腰斩在长安的独柳树下。李训在逃亡的路上被擒,自杀身故。究竟,这场覆灭官官的“甘露之变”,却演酿成百官惨遭践踏的吃力酒。当仇士良得知文宗介入了李训的谋害之后,十分恼恨。

常在文宗眼前出语不逊。文宗惭愧恐惧,不再出声。此后,文宗便被软禁,心灰意冷,逐渐连朝也懒得上了。他曾慨叹道:“今日受制于家奴,还不如周赧王、汉献帝受制于诸侯大臣。”文宗终因历久表情抑郁而死。从唐文宗的“甘露之变”, 汉桓帝除梁翼,康熙智除整拜等汗青现象中,反映出了一个权力的名与实的问题。有的皇帝,虽居其位而难行其权,这是有名无实;有的臣下,虽无其位而肆行其权,这叫无名有实。

像这种名实背离的现象,在汗青上是习以为常的。上述三次政变中,有的成功了,如康熙从权臣手中夺回了权益,此后,乾纲独断,开创了中国封建社会末期最后次的繁荣盛世一 康乾之治;有的失败了,如唐文宗,此后今后,太监仇士良之流权势日炽,文宗一生受其掌握;汉桓帝,固然从外或手中夺回了权力,后来又被太监集体所倾移,不只桓帝本人在汗青上以庸弱昏黯贻讥后世,东汉的山河也此后一落千丈,再历二世便告消亡。

若是我们不以成败来论英雄的话,这几位皇帝无论若何,都还奋斗过,抗争过,不甘于有名无实,受制于人的地位,这照样值得一定的。汗青上还有很多皇帝,安于无权的地位,安于受制于人,安于作傀儡,这才是真正可悲的。

图片起原于收集,若有侵权请关联删除,文章为作者原创,严禁转载剽窃!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