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曾国藩:欲成大事者,须在“静”字上下功夫

2019-04-14 02:03:53阅读:125评论:

静,在前人看来,是一种非常有价格,非常主要的向导力,甚至能够说是一种“圣王之道”。《管子·法禁》:绝而定,静而治,安而尊,举错而不变者,圣王之道也。”管子认为,向导者平静就能处理好问题,国度就会获得治理,这是圣王治国之道。

与曾国藩同时代、最有名的理学家唐鉴海曾经教训曾国藩说:最是“静”字功夫要紧,大程子是三代后圣人,亦是“静”字功夫足。王文成是“静”字有功夫,所以他能不动心。若不静,省身也不密,见理也不明,都是浮的。老是要静。曰:常人皆有亲身之病,刚恶柔恶,各有所偏,溺既深,动辄发见,须本身体察所溺之病,终身在此处克治。

在他看来,静是很主要的。静能够看清楚自身的偏差、修身的问题,哪怕是极其精密的问题,也能够看清;面临棘手的事务需要处理,也可以看清事理;每一小我老是有偏好、有爱憎、有刚柔,沉湎个中某一方面,就或者导致错误。静是治理他们的良方。曾国藩对静字的熟悉也是很独到的,他认为:心静则体察精,克治亦省力。”心静那么就可以体察事物的素质,觉察事物的精微;处理事情也可以省力,即达到事半功倍的结果。是以他极其推崇“静”字功夫好的人。

在静的教养上,曾国藩首要从三个方面下手:

守一“耐”字诀,战胜急躁骄气心理

对于本身心存之骄气,曾国藩做了尖利的反省与自我指摘。

好比,有一次与好同伙陈岱云谈到三更,两人应该是很投契了,然则事后曾国藩反省认为本身说话太多,心里“颇有骄气”,是“斗筲之量,真可丑也”。他认为岱云“每日功夫甚多而严,可谓惜分阴者”,而本身则是“玩世不振”。他在日志中经常记载与同伙、与客人讲话时的心态,理会本身存在“浮夸”、“气浮”、“妄言”、“急躁”、“听之藐藐”等心理现象,他反省道:

细思我何尝用功夫,每日悠悠忽忽,一事未作,既不克从身心上切实致力,则看成考差功夫,冀博堂上之一欢,两不自力,而犹内有矜气,可愧可丑!是以提出治理之法,除谨言默坐,无脱手处。

具体则是分两步走,第一步尽量少说,第二步不说。凡往日游戏随和之处,不克遽立崖岸,惟当往还渐稀,相见必敬,渐改征逐之习;常日争执浮夸之人,不克急变聋哑,惟当谈论渐低卑,启齿必诚,力去傲慢之习。

话多是向导者的一个积弊,也是向导者骄气的示意。曾国藩可以熟悉到本身的这个偏差而且力行纠正,切实不易。

守一“专”字诀,战胜游思劳乏状况

有一段时间,他醉心于古典诗歌的写作,往往写了诗,就去读给同伙们听,个中不无夸赞之意,而影响对理学的研究。他反省道:

数日心沾滞于诗,总由心不静故。不专一,当力求主一之法,诚能主一,养得心静气恬,到天机活跃之时,即作诗亦自无妨。我今尚未也,徒以急躁之故。故一日之间,情志屡迁耳。心不静,多浮气,言心与气总拆不开,心微浮则气浮矣,气散则心亦散矣。

心气不克归一,所以念书也不克用心致志。

读《巽卦》,一无所得。白文都不克背诵,不贴心忙甚么。丹黄几十叶书,如将就当差相似,何为者?生平只为不静,葬送了几十光阴阴。发奋改过以来,又已月馀,尚急躁如斯耶!

心不静,所以志向不专一。反省的究竟就是要从“专”上下功夫。他引用倭仁的话说:

无间最难,圣人之纯亦不已,颜子之“三月不违”,此不易学,即“日月之至”,亦非诸贤不克,至”字煞宜体味。我辈但宜继持续续求当时习而说。

“至”就是专一,就是同心一意做好某件事,不要中止,不要改变。专的教养,使曾国藩形成了“虽百变而不改其宗”的果断信念。他在今后的向导生涯中,岂论碰到任何事情,看准的方针果断不改变,直到最后的胜利,显现了一个向导者果断不移的意志力。

守一“坐”字诀,治理身体劳乏神疲之弊

曾国藩身体经常欠好,有几回竟然吐血。对本身身体的这种不良状况,他从两个方面反省。从与怙恃的关系,他认为这是“斫失怙母之尸体”,就是说是损害怙恃生下他的身体,是“大不孝”;从作为一个向导者的角度,没有好的身体,难以经受大任。是以要求本身从静养上下功夫,舍默坐更无脱手处,能默坐而世界之能事毕矣”,惟有日日静养,节嗜欲、慎饮食、寡思虑罢了”。对于默坐养神养身曾国藩颇有体验,他如许描述:

细思神明则如日之升,身静则如鼎之镇,此二语可守者也。惟心到静极时,所谓未发之中,肃然不动之体,究竟未体验出真境来。意者只是闭藏之极,逗出一点生意来,如冬至一阳初动时乎?贞之固也,乃所认为元也;蛰之坏也,乃所认为启也;谷之坚韧也,乃所认为始播之种子也。然则弗成认为种子者,弗成谓之坚韧之谷也。其中无满腔生意,若万物皆资始干我心者,弗成谓之至静之境也。然则静极生阳,盖一点生物之仁心也。息息静极,仁心不息,其参天两地之至诚乎?颜子三月不违,亦可谓洗心退藏,极静中之真乐者矣。我辈求静,欲异乎禅氏入定,冥然罔觉之旨,其必验之此心,有所谓一阳初动,万物资始者,庶可谓之静极,可谓之未发之中,肃然不动之体也。

这既是一种摄生的境界,在静寂之中达到身心各个方面的协调融洽;同时也是一种决议的过程,即向导者在思虑问题时进入一种极其恬静的境界,从纷繁的事务中沉淀下去,探究事务的本源,找到解决的法子。这种法子就是“一阳初动,万物资始”。

静的修炼,给了曾国藩很大的优点。后来他领兵作战,经常处在大风大浪之中,仍然可以镇静批示,做出准确的决议,和这一段时间的反省教养不无关系。

◎本文原载于《邵阳日报》(作者周玉柳),图源收集,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