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文字狱让清朝一步步走向消亡

2019-04-14 02:03:28阅读:133评论:

作者:刘诚龙

能够使文字成狱,却不克让文人成名,不只不克让文人成名,并且可使之无比惭愧,使之永远钉在汗青耻辱柱上;能够搞文字狱,却不克让文人在书上记录皇上搞文字狱。比拟如今的微信,动不动就封,那么,我们来看看汗青上的文字狱是如斯破坏清朝的!

清朝大臣们纷纷上谏疏举报,摆布非君,跋前踬后,弄得道光很闹心。道光想做个好皇帝,既不想在竹帛上留下他以文字构狱滥杀文人的记录,也不想有文人以文字来打搅他当皇帝的快活。可这是个浩劫题,君臣为此博弈千年,道光天然也解决不了,所以,他问他的首席军师杜受田,“帝尝厌群臣之进言,问杜以何法禁止之”。

杜传授脱口就出:“凡进言者,不问所言若何,但抉剔其奏中花样之失,字体之误,交吏部议处,则言者吃力之,封奏自稀。”拿帝国钦定的公文花样,一一查对,找花样忽略;若找不出花样有误,那就找错别字。找出了花样错误,找出了错别字,剩下的就交给吏部去入罪吧。

其实,这种禁言之法,明朝皇帝早就用上了。成化十八年,世界大灾,南京御史李珊上书叫皇帝施助子民。成化皇帝大发脾性,但从思惟上又挑不出偏差,于是,就从文字上找,究竟找出来好几个错别字。成化皇帝立时将李珊交吏部议处,押赴午门,重重地打了20大板!隆庆初,御史詹仰庇衔命去搜检国库,看到国库空虚,于是上疏叫皇上戒奢,究竟出于同样的来由,隆庆皇帝找出了体裁上的错误,詹被廷杖一百,削籍为民!

因为错别字而被打屁股、被双开的,在明朝有好多,如南京工部尚书吴廷举,兵部右侍郎翁万达,都是因为文字而构狱,但一个也不在文字狱里挂名,也就是说,他们的案子不是冤假错案,皇上都给办成了铁案、真案、对案,连翻案都弗成能;文人想因文字狱而成名的妄想也全落空。

被打成思惟犯,文人有时感觉挺愉快,因为能够青史留名,但因错别字而被打屁股、被双开的,文人都欠好意思记载。道光的禁言之计,实在很妙:“且使臣下见帝于此等末节尚不愿稍贷,若犯讳讳之大者,被罪必更深矣,如斯,则无禁遏言路之名,而言路天然结舌!”

成化帝、隆庆帝,搞了好多文字狱,但没人说他们是搞文字狱的祸首;道光采用了杜受田禁言妙法,也搞过不少文字狱,可从来没人说道光是搞文字狱的恶首。道光以抠字眼来堵言路,结果更佳:“帝从之,果大效!”此后,没谁敢乱写了,也没谁敢胡说了,写都只写套话,说也只说官话,主旋律新闻大行其道,这是“果大效”之一。

大效之二呢,皇上眼里所见,都是忠臣良民;耳朵所听,都是国泰民安。公民眼里满目疮痍,皇上眼里倒是满目春光;即使帝国贪官大贪特贪,道光眼里也没贪官了;即使帝国庸官庸极蠢极,道光耳里也没庸官了,“上下壅蔽,当局恣行其奸,而不虑言官之发其覆”。

只是清朝“自此士气愈销,人才愈败,国是亦愈棘矣”。道光运用这个精妙的政治谋算,最终却谋算了自家政治:鸦片战争就在道光年间发生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