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妙玉:妙玉的高慢书中早已示意的极尽描摹,为何最后甘心被人羞辱

2019-04-13阅读:160评论:

读罢《红楼梦》,总感觉有个女子让人不测,似乎其他人的命运都有了想象中的归宿,可妙玉从进场到竣事都似乎是一个与这大观园格格不入却又联系得适可而止的人物。

她是也许就是栊翠庵里一株梅花,唐代诗人崔道融写梅花的诗“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画师想画梅花却不知从何画起而犯难,而我感觉妙玉也是如许让人想去描摹却无从脱手的女子,“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的这个女子真的让人我只能联想起几小我物与她相较。

提起《红楼梦》不得不提的是黛玉了,她与妙玉也算的上是志趣相投的。黛玉本是一个高洁孤僻之人,可妙玉的高洁与孤僻又胜黛玉三分,黛玉也不外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也就让黛玉也有了几分远妙玉之意。栊翠庵茶品梅花雪这回里,且不说妙玉嫌弃刘姥姥用过的茶具,就笑弄黛玉为俗人的话也句句是尖酸极了的,而这个黛玉竟也“欠好多话”便和宝钗离去了。或者与宝玉同是槛内子的黛玉的尖酸是难免带点红尘的镇静的,而妙玉的冷倒是真真的狷介了的,她似乎是看尽了看头了的。她的看尽看头或者就从听黛玉抚琴的一弦弦一声声里听出了黛玉的终局那回里就已经吐露出的,所以她的尖利与黛玉的尖利分歧之处不在于尖利的水平谁更甚,而在于黛玉的尖利是人世里不遂心意的发生,妙玉的尖利则多了几分素净作为底色的干净。

再者又有宝玉、邢岫烟和高鹗续写的惜春能够算是和妙玉说得上话的。就宝玉而言,宝玉生日,妙玉不光知道,还特意送来了一张粉红色的笺子,可见这个身处尘凡之外的女子究竟是不甘索味的,上面写着“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固然标榜本身为“槛外人”以明寂灭之心,可这一勾当自己难免让人联想起判语上的“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之语。至于邢岫烟与妙玉的交往或许也是因为曾教少小的妙玉写字的情义。惜春虽经常与妙玉一路喝茶棋战,但惜春身上总会让人感受到多了点人世间的炊火味,却少了几分妙玉的灵气。

而妙玉之于大观园,或许正如三毛之于台湾。就算这两人隔了真真虚虚、地区时空,也难免让人联想起来。也不必去议论高鹗的续写是不是和曹雪芹的意,我只感觉妙玉终归是大观园留不住的。她和三毛有太多的相似了,一般都是就算有依恋倒是也不迟误的利落放得下,若是耽溺了则就没了本属于她们的安闲不羁。当然,她和三毛也自是分歧的。三毛的潇洒是出自对人世的热忱,她脱离了台湾却去撒哈拉洒下沙子般充盈的爱意,而妙玉的潇洒则是或许对红尘还有牵扯倒是冬寒一般袭人感官的冷清,她脱离大观园则是“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的还去。

“缥乎忽忽,若神仙之仿佛……”,“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丽人兮天一方……”只觉妙玉竟也带着司马相如《子虚赋》苏轼《赤壁赋》里的描摹的女子的影子,都是如许的虚无缥缈,遗世自力。《老子》里有说“大象无形”,昏黄感或许就是如许一种感受,给人一种如若明若暗、水中望月般可见却弗成触摸的距离美。妙玉的进场总共六次,而如许的女子老是离不开月色陪衬的。而月色老是昏黄了,正如李白《长相思》里“丽人如花隔云端”那样的昏黄,仿佛是“相去复几许”的咫尺之近,可是却又是“梦寐以求”的无奈的遥远。

佼人的貌美,月光的流转不息,这种感受难免也让我联想到美妙事物的易逝,总有种“掌上珊瑚怜不得”的咫尺天际之感。而妙玉倒是如许的让人连俗情都不会发生的女子。要说世外桃源里阡陌纵横鸡犬相闻里落英缤纷的静谧,妙玉真的还要过,这种过都快成了仙境里的天女散花花不沾衣的境界。可仙境毕竟是仙境,妙玉再狷介也落在了人世里,红楼一梦老是让人泣泪的终局,亦真亦假也好,亦虚亦实也罢,妙玉凋落的终局毕竟让人无限同情与珍视的。或者让人难忘的是依旧香如故的梅花的孤傲气质在。

小说也终归是小说,曹雪芹也好,高鹗也罢,谁都在试图描画本身心目中的故事里一个称心如意的人物。而实际中,或者有人感觉妙玉狷介得矫情了,究竟不是我们现代社会仿佛存在的人物,但妙玉的好多特点又何尝不是人人都邑有的呢?我们如今又试图在证实什么呢?在个性与起义的背后,谁不是伶仃的?或多或少都有着别人似乎难以懂得的小狷介在,于是,我们就在测验面临本身的空虚,试图去和它带来的各种辩说、欣喜又或是悲痛的情绪去追求一种自我个性的认同。

故事仿佛已经不再是妙玉的故事了,在渐行渐远又无尽的自我追求中,总有一种渺茫的感受会让人感觉生命陷在了无止尽的矛盾和辩说里,仿佛挺拔独行的切实确需要面临四处一般的目光,有本身的棱角不情愿被磨盘却又情愿成为一个圆润的图形。我想,好多时候,妙玉之所以让人喜欢她如许个性,是因为她把本身的个性施展得天然到出乎了你的料想。如许的女子,毕竟是冬寒里的一枝梅花才能对比的吧。

逆风如解意呵,轻易莫蹂躏!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