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台山人物】孙中山的铁血卫士:“两湘”风云

2019-04-13阅读:98评论:

孙中山所处的时代,乃中国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他犹如“时代的先行试错者”,为了革新中国耗尽毕生的精神,超越时代,冲破“知难行易”,留下迄今影响国民的主要思惟。孙中山波澜壮阔的平生,陪伴的是清朝廷的追捕暗算、军阀的变节哗变......稍有意外,汗青或会改写。他往往逢凶化吉、险中求生,除了浩瀚友人和华侨的匡助支撑外,贴身庇护黄湘、马湘同样功弗成没。

黄湘、马湘江湖脾气、游侠习气,以义为契、以命相托,敢登高呐喊第一声,敢挣扎迈进第一步。两人这股风,由白沙吹起,飒然、强劲,带着人世换颜色。

01

矢志相随,齐聚帅府

黄湘

黄湘故居

黄湘(1878-1940),字惠龙,绰号牛伯,台山市白沙镇朗北盛华村人。少时随父务农,常练少林拳,有豪侠之风。后来,奉父命与其兄赴加拿大餬口。黄湘在国外看到侨胞被洋人侮辱而无处申诉,痛感弱国无交际,所以每见侨胞受到欺负,便自告奋勇,维护侨胞权益。

马湘

马湘故居

马湘(1889-1973),原名马天相,别名马吉堂,号修钿,台山市白沙镇山朗乡(现长江村委会)敦和村人。父亲马厚庶,早年客居加拿大,是温哥华洪门致公堂主持人之一。少年在乡念书,匡助母亲垦植和放牛。15岁时,与哥哥马天来、弟弟马天华远渡重洋,到国外餬口。最初是到墨西哥当餐馆工人,后转到美国,在巴索当农业工人,并练得一身好技艺。因为他为人刚直、无所畏惧,本地不少华工都视他为好兄弟。

孙中山与黄湘(左四)、马湘(左六)等合影

据马湘在《追随孙中山师长十余年的回忆》一书记载:1915年冬,袁世凯复辟帝制。孙中山提议讨袁活动,号召华侨回国讨袁。其时,身在外国的黄湘和马湘列入了以加拿大洪门为主干的华侨讨袁敢死前锋队。1916年,华侨讨袁敢死前锋队300多人回国,就在上海举办的慰劳前锋队的大会上,孙中山把黄湘和马湘留下当贴身卫士。

据说孙中山遴选黄湘、马湘做贴身卫士的原因,除了两人忠厚且身手骁勇,同时跟他们的名字有必然的关系。黄湘别名黄惠龙,马湘的原名叫马天相,孙中山等取“左龙右马、良士天相”其意,认为“黄湘马湘”就如岳飞之“马前张保,马后王横”一般。事实上,黄湘、马湘精诚合作,守卫周密,时有“黄湘马湘,相得益彰”之誉。

就任非常大总统时期的孙中山、宋庆龄

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各界人士强烈庆贺。他嘱咐黄湘、马湘上台表演给人人助兴。二人卸掉戎装,换上练武服,只见黄湘手握竹节钢鞭,一口气表演了一百多节鞭法,马湘也表演了一套八卦刀,观众无不叫好。孙中山说:“中国的拳勇技击,与西方的飞机大炮有一致的感化”。

02

忠心耿耿,舍身庇护

1917年,北洋军阀段祺瑞损坏《暂时约法》,孙中山南下护法,在广州成立护法军当局。其时桂系军阀莫荣新任广东督军,开烟馆设赌场,滥收捐税,他对孙中山禁烟赌的主张极为不满,还曾以高官厚禄引诱担当大元帅府卫兵连长的胡新谋杀孙中山。一天夜晚,马湘觉察胡新偷偷摸摸,形迹可疑,即阻止其上楼,并申报孙中山。孙大元帅听完申报后派人检查胡新室庐,果真发现胡新受莫荣新收买谋杀的罪证,当即将胡新禁锢处决。

中山匹俦在“永丰舰”

1922年,陈炯明在广州哗变,包抄并炮轰观音山(今越秀山)总统府。保护孙中山成功退却后,黄湘、马湘珍爱其时有孕在身的宋庆龄退却。退却途中直面叛军截击,马湘情急智生,蓦地将身上的货泉掏出向叛军撒去,趁叛军争夺时的杂沓,凸起重围。黄湘、马湘冒着生命危险成功将宋庆龄平安护送到“永丰舰”。黄湘受了伤,鲜血直流,仍泰然自如。孙中山为赞誉两人忠勇,亲书“南方勇士”锦旗奖励。日后,黄湘在与乡亲谈起革命斗争时,撩起衣裤,露出斑斑弹痕,笑着说:“壮士临阵,不死即伤,大丈夫为国牺牲,幸也,何足惧哉!”

03

恪遵遗愿,心系中山

“十年陪侍,累月服劳,更有绝笔入心坎;五宪犹悬,三民未竟,空留主义在人世”,这是黄湘、马湘配合敬献孙中山的挽联。

1924岁尾,孙中山得病北上,黄湘、马湘出入相随,陪侍摆布。孙中山因久病卧床,双足麻木,不克安眠,马湘就跪在床前,把孙中山的双足放在本身肩上,慢慢按摩,让孙中山安然入睡。

孙中山于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逝世,灵柩暂放在北京西山碧云寺。据《孙中山葬礼全过程》一文记载,1926年4月,一群奉军士兵来到碧云寺闲游,竟想对灵堂中吊挂着的孙中山遗像开枪。被劝阻后,其时负责捍卫西山灵堂的副官黄湘,担心奉军还会来闹事,便号令卫士们把灵堂的铁门封闭,守灵卫士身穿便衣守在碧云寺金刚塔内,黑暗捍卫灵柩。后来,黄湘、马湘二人担当了南京中山陵保镳处正、副处长,官至陆军中将,悄然地守卫着孙中山师长的亡灵多年。

宋庆龄和孙科、孙中山长孙孙治平在灵堂“受之于桃,报之于李”因多年忠诚勇敢,孙中山匹俦对黄湘、马湘的情绪非常深挚。

孙中山在临终前叮嘱宋庆龄说:“马湘平生跟随我,必需保障他的赡养费用,把他的后代都培育成才。”新中国成立后,马湘应时任国度副主席宋庆龄同志的邀请,回广州假寓,积极建言献策。晚年,他经常与国外各界的爱国人士接触,眷念在国外和台湾的故人,盼望在台湾掌政的往日共事同仁能以大局为重,联袂振兴中华,完成故国统一大业。1973年,马湘因病在香港医治无效逝世,享年84岁。

周恩来接见孙中山保镳马湘

伊斯雷尔·爱泼斯坦在《宋庆龄——二十世纪的伟大女性》提到,1929年9月24日,宋庆龄所乘的邮船停靠香港,并独接见了黄湘。新中国成立后,宋庆龄曾派专人到黄湘田园寻找他的后人。

抗战时期,黄湘因不满政府抛却东北,愤而弃职,回粤到场讨蒋队列。曾被选举为省港舵手工会主任委员,向导舵手支撑抗日救亡工作,为对峙抗日的东北义勇军和十九路军募集军用物资作出了极大进献。广州陷落后,黄湘退居香港,与袍泽好友商量救国大计,惜乎壮志未酬,竟于1940年在客寓中病逝,享年62岁。死后萧条,几无以殓,幸赖友好侨胞支撑,才能谨严为之殡葬。

04

福泽后人,院亭为记

黄湘古貌古心,经常为故里谋益。盛华村有一乐亭书室,横匾为国民当局主席、民国四大书法家之一的胡汉民所题,相传就是由黄湘牵线得此墨宝的。凭据村人黄建祥、黄均沼白叟回忆说,黄湘固然长年在皮相搞革命,但他是个孝子。其母在乡间作古,黄湘闻讯后敏捷回来送葬,并为母亲守孝3天。

胡汉民题字落款

1932年,马湘在棠政公路边(回乡必经之路)捐建“湘亭”,便民利民。“湘亭”刻有“湘澧有蘭知爱国,亭台留荫覆行人”的楹联,以及孙中山为马湘父亲的题字。时任国民党中央党部公众练习部部长、国民当局立法院立法委员的同乡马超俊撰写了长篇纪念碑文《湘亭志》,热情赞扬马湘爱革命、爱国、爱首脑、爱公众的辉煌平生。

湘亭

风起南粤,云涌神州。或是林公举火、三元抗英、天堂革命,或是维新百日、三民主义、七二黄花,尽开近代革命风气之先。

孙中山有道“华侨是革命之母”。黄湘、马湘身世华侨,感国人于国内困窘、国外无保,投身革命抛富贵、舍生死,意志果断,身先士卒。

“自古多感伤悲歌之士,高情远韵可望而弗成及”。黄湘、马湘怀武夫胸胆,陪侍中山师长十年,捍卫革命重情义、历万难,赤胆忠心,百折不回。

二人激情植根于田园野外,自由奔放,得失岂论;二人忠义衍生于志同志合,明辨真理,毁誉不究。饮水同源、膏壤同根,今人当如是,追梦当如是。

起原:台山白沙发布

编纂:仪

监制:尧

存眷“掌上台山”

更多惊喜等着你!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