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戊不朝真,事实“戊”为何意?又何以不得朝真?

2019-04-13阅读:160评论:

关于“戊禁”,原本只是道教高功行科或行法时诸多禁忌之一,历代皆不曾加以衬着,然则近代以来的流传却犯了扩大化、偏执化等问题。

一部门人认为无所谓,戊日里念佛做法事或许上章进表照常进行,不消隐讳;一部门人认为必需有所谓,戊日里弗成以碰法器,弗成以念佛,弗成以拜表上章焚香礼神。

认为无所谓的,以“戊日”能够刻印,能够画符,能够炼将为依据。甚至有人以“道法天然”作为敷衍,认为上天有慈悲心肠,道法天然,神明不会怪工资由。神明当然不会怪人,神明是慈悲的。

然则,若是一句“道法天然”就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那《道藏》中“威仪类”和“戒律类”的经典都能够删除掉了;此外,看中戊不朝真的,以祖师经典为由,有经典的确提出了弗成以烧香建斋,弗成以上章奏表等,但被问到为什么戊日能够刻印的时候也一时语塞,说不出具体启事。

“戊禁”之说是以流传开来今后,乃至恢弘信士无不小心翼翼。

那么戊日究竟是哪些事能够做?哪些又不克做?

这两个问题难以作出绝对的回覆,不外我们学道修行都以道经为本,所以引用道经中关于戊日的“禁与不禁”之具体项目作出回覆。

什么是戊日?

我国传统的编年法,用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和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按顺序两两相配组合。

从甲子到癸亥,共六十个组合,周期轮回,称六十甲子,并以此编年,纪月,纪日,纪时。

我国明确的有史料可查的最早干支记日是春秋时期鲁隐公三年(公元前720年)二月己巳日,至今已有2700多年了,这是迄今所知世界上最长的纪日法,用数学说话表述,就是“60进制纪日法”。

在每六十天为一轮甲子的较量系统傍边,个中凡是逢戊子、戊寅、戊辰、戊午、戊申、戊戌这六天就叫“戊日”,也称“六戊”。

“戊禁”的文化传统

那么,“戊”日为什么与禁忌有关?。

“戊”字,甲骨文本义指“战斧”、“ 干戈”,是为戈、斧组合的威猛长柄兵器。有的甲骨文将战斧简化了,金文承续甲骨文字形,,此后篆文将战斧变形——总的来说,在古汉语傍边:“戊”的本义指战斧。

兵器者,宜静不宜动,动辄杀伐伤亡者也,所以从甲骨文来说的话,“戊”作为兵器,有禁忌之意。

此外,从十天干的方位成家上来说,“戊”为天干序列的第五位,属性为阳。戊己中央土,戊为阳土,己为阴土。

《拾遗记》记载,黄帝出生在戊日。《滴天髓》:戊土固重,既中且正。静翕动辟,万物司命。

华夏文明发源于农耕,礼敬六合,所以传统认为:春犯六戊,则令人促寿绝嗣,动土,则犯帝星;夏犯六戊,则令人眼目失明,飞灾横祸相侵,动土,则犯土府星辰;秋犯六戊,则令人遭瘟瘪时病,动土,则犯五岳四渎;冬犯六戊,则令人官非口舌,耗散财物,动土,则犯后稷皇社。

戊日禁忌的形成,同时也是古圣先贤们站在阴阳、五交运化周期纪律的宇宙观来熟悉的。恰是在如许的宇宙观之下,能够说,所谓“戊禁”,乃是华夏先祖在经由对六合的历久视察和农耕实践所得出的经验与结论。

是以,戊日禁忌依据物候的感应现象,应该上升到科学层面的严谨立场来进行认知。

道教对“戊禁”传统的文化继续

恰是因为有了华夏先祖的如许一份“戊禁”传统,作为本土宗教,道教也将之纳入了本土经教傍边。

道经《抱朴子》云:“六戊者,是戊子、戊戌、戊午、戊申、戊寅、戊辰是也。此六日乃六合造化之期,独道家之忌日,六合逢戊则迁,出军逢戊则伤,蛇逢戊不进,燕逢戊不衔泥”。又说:“鹤知夜半,燕知戊己,而未达于它事也。”花草树木、鸟兽飞禽比起贪欲的人类更知天时,明节候,顺四时之度。

道经《宁靖广记·禽鸟·千岁燕》中也记载:“齐鲁之间,谓燕为乙,作巢避戊己。”戊己为土,燕子都知道在戊己日不衔土筑巢,以免犯土。

“戊”,天干之一,代表土。“不”,否认介词,否认、弗成以的意思。“朝”,指古时臣见君为朝。“真”,代表道教的仙真祖师。

“戊不朝真”就是“戊日不要朝拜仙真祖师”的意思,

然则,翻看道教相关的典籍后我们会发现,除了近代典籍中说起“戊不朝真”,古经中的确未见“戊不朝真”这四个字的记载。不外,固然在古书中没有明确提出这“四个字”的表述方式,但意义却早已有之(常以“戊禁”载于道经之上),不然不会空穴来风地提出“戊不朝真”的概念。

现例举古代道经傍边显现的两例“戊禁”:

据《九天神霄戊日禁忌》云:“昔汉武帝好道求仙,于元丰元年七月望日,感西王母降临。帝问曰:世间虫蝗,水旱之灾缘何而至。王母曰:此皆下民蒙昧,四时之内,六戊之日,犁除境地,公家号嗣汉天师府,搪突阴阳之禁忌,致使水泽不降,百谷不收,民遭饥谨。帝曰:戊禁最重,若何攘解,可免此灾?王母曰:戊禁最重,无法攘解,不推虫蝗水旱之灾,然四时所犯,各有灾殃,当禁之。”

据《太上女苍天律》云:“法官、僧、道等人,凡六戊日烧香诵经,建斋设醮,关申天曹者,丧体灭身。知而故犯,殃及九祖,万劫不原,并无宽宥之门。若人非接法箓者,罪又减三等。惟道家戊日烧香,玄律最重,倘犯六戊禁忌者,并无注释之法,可失慎之。禁戊不犯者,好事无量。”

近代书中说起戊日禁忌并将其概括为“戊不朝真”的概念当是出于闵智亭道长(1924年5月5日-2004年1月3日)所著的《道教仪范》。

《道教仪范》中提到并注释了“戊不朝真”,固然《道教仪范》中引述的大部门道经在《道藏》中未见出处,只存于另外藏外的经籍科书中,但“戊不朝真”根基表达了《道藏》中“戊禁”的意思及概念。

道经中“戊禁”的具体项目

1

建斋

《灵宝领教济度金书》卷之三百一十九“斋醮须知品”拣日中载:“诸建斋,宜择三元、三会、五腊、四始、十直、庚申、甲子、本命之辰,仍避六戊日、帝煞、圣忌岁破、月破、十恶、大北、龙虎、罪至、受死等日。若与三元、五腊、三会重并,则不妨也。惟六戊、帝煞、圣忌,弗成不避”。“

2

烧香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八“雷霆妙契”载:“六戊日,雷神齐集五岳百司、三元九府曹宫于开阳上宫异灵景内,攒掠世人罪福功过轻重,削人福禄,促人寿算。并弗成行持烧香祷告”。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七十一“上清童初五元素府玉册处死”载:“凡香不得以口啮及用灶中灰火,勿使五辛菜,家畜外相爪甲,皆天人大禁。道家以六戊日不烧香,若有孔殷祈告者,惟戊辰,戊戌乃道父道母之忌,余戊日亦服从便也。如遇大风大雨,可暂止入靖,俟过,方可朝修”

3

上章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七十九“上清五元玉册九灵飞步章奏祕法”载:“天色大风晦暝,骤雨迅雷,电雹虹霓,并不得上章。如法封函,以桃栢香焚于烈焰中。如遇六戊日,不得上章。孔殷,告夜半前上之。惟戊辰戊戌天禁罚算,救病章亦不上御,吃力不讨好。”

《道法会元》卷之二百五十二“太上混洞赤文女青圣旨天律”载:“诸法官及道士俗人六戊日而烧香进章上表关申天曹者,灭身。知而故犯者,殃及九祖,风刀万劫不原。佩箓者加三等”。

然则,戊日上章并非完全弗成,“律曰:谷旦,戊戌、戊辰,得上言功章。大庆之日,不得为他别奏余章。违律,考病百日。”可见并非每一个戊日都是凶,都需要隐讳。我们阅读道教经典或历代祖师论著,弗成断章取义,需上下前后全盘而观。

4

占验

《灵棋本章正经》忌法“六戊日忌占,占必不验。”

道经中“戊不禁”的具体项目

1

步罡

《灵宝玉鉴》卷之二十一“飞神谒帝门”中有戊癸日起罡法。

《太上六壬明鉴符阴经》“玉女反闭局”中载此法行法之时需“却从当日干上入局,戊日从干入,己日从坤入”。

2

书符

《上清天枢院回车毕道处死》载:“夫上清九狱神符者,治人世精邪为害,恶毒兴妖......凡书此符,须六戊日可篆,余日弗成篆”。

3

刻印

《黄帝太一八门入式窍门》中载六戊印要在六戊日刻。

4

祭将

《道法会元》卷之五十七“上清玉枢五雷真文”中“请兵”祭炼要“择六戊日祭之”。

《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书大法》卷之九“治病捉邪十干游奕将”中分歧干日用将为:“甲日将,张迁。统兵将,普与。公家号嗣汉天师府,吏兵,三千人.........戊日将,秦志。统兵将,仲文。吏兵,九千人。此十干将,各随直日使用,敕水解秽,镇宅驱邪”。

5

祭雷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二十四“上清雷霆火车五雷大法”中祭五雷要在六戊日:“火师曰:凡祭五雷,须选六戊日,龙会之日”。

6

存神

《洞真太一帝君太丹隐书洞真玄经》载:“常以本命日,或正月一日,或以六戊日正中,兆冠带入室,北向再拜”行持。

7

反悔谢过

《上清洞真解过诀》“刘师长辰巳五德日为祖先全家谢过第六”载五德日是谢过非常主要的日子,五德日个中就有戊辰日,为:“ 甲辰、丙辰、戊辰、庚辰、壬辰、己巳、辛巳、癸巳、乙巳、丁巳。

8

刻令

《道法会元》卷之五十七“上清玉枢五雷真文”中‘论令牌’载:“凡行五雷大法,申揭橥章,祈晴请雨......若不声名呼吁,则将帅不成,吏兵不肃。凡欲造令牌,先选谷旦,斋沐身心,奏闻天主,申牒雷霆所属行止......取戊子、戊寅、戊辰、戊午、戊申、戊戌,乃六龙会日,于高原或罕人行处祭之”。

“戊日”可否诵经?

对于戊日是否可以诵经之事,唐代的《要修科仪戒律钞》,在这部经典的第十一卷中,写到:“律曰:月朝、月半、月终、戊辰、戊戌,唯应礼拜,修诵经文,不得奏章、启诉。违律者,水官考,罚六十日病”。

此经明确给我们点出了戊辰、戊戌这些戊日“唯应礼拜,修诵经文”,为什么弗成以诵经呢?显然是能够的。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