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丰城国度级非遗岳家狮背后的故事!

2019-04-13阅读:78评论:

丰城岳家狮是江西省民间跳舞之一。为丰城市爱国名将邓子龙所创,它脱俗于中国民间的南狮、北狮,而以本身奇特的雄姿普遍撒布于民间,俗称"打狮子",直呼雅名者甚少。1984年,国度开展"十大文化工程"扶植,宜春市组织专家学者深入村庄对本市撒布、散失在民间的诸多文化项目普遍系统地进行了查询、挖掘、整顿,"岳家狮"被列为急救项目之首。

2006年,又被省当局核准确立为江西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珍爱名录,并申报国度级珍爱项目,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下面,小编将丰城岳家狮背后的渊源故事和人人一路分享。

我国舞狮,积厚流光,素有南、北、文、武之分,而丰城岳家狮,却集百家之长,文武兼备,在浩瀚门类的狮舞中脱颖而出,独树一帜。她总揽南狮的秀美、北狮的剽悍、文狮的高雅、武狮的雄威,将意、念、形、态共治一炉,将技击舞美糅为一体,用拳术展示书法,以舞艺诠释剧情,形成本身奇特的威、雄、险特征,每招每式,都储藏着深挚的文化内涵和雅致的艺术玄机,有着普遍的文化空间。

以岳家拳的汗青沿革为主线,追溯岳家狮的汗青渊源。宋代抗金英雄岳飞是岳家狮的开山开山祖师,文武兼备、忠孝分身,武以蛇矛、拳术有名,文有诗词《满江红》传世,是我国汗青上弗成多得的将帅之オ。岳飞被奸臣秦桧诽语所害后,岳家军亦被接踵解散崩溃,其游兵散勇分布甚广,尤以江南诸省浩瀚。为纪念岳飞,弘扬岳家军抗御外侮民族精神,旧部将士纷纷自发地在各地传习岳家技击,民间处处都掀起了习练岳家武学的热潮历时千年,经久不衰。至明代,丰城狮子邓家村的邓子龙(字武桥号大千,别号虎冠道人),少小师从明嘉靖有名学者、武师罗洪先(字达夫,号念庵,江西吉水人,明嘉靖八年己丑科状元)。罗的先祖为岳家军旧部,是岳家拳的正宗传人,他自幼追随父亲在浙江、福建、江西等地传艺,游历甚广。邓子龙从罗洪先处有效传承了岳家拳稀奇是岳飞蛇矛的真传,青年从戎,文武双全,人称有岳武穆风度,有定国安邦的奇才简略。他赴汤蹈火,累立军功,从士兵一向升迁到副总兵(《明史?邓子龙》)。万积年间,率兵至云南方境抗击入侵缅酋,大破缅酋万象阵,搁浅我国汗青上有名的西南方乱,后被奸佞谗害贬归桑梓。

在丰城家乡,邓子龙虽无官无职,但忧民报国之心犹存。他静心钻研武学、诗文,并从实战出发,将内陆字门拳与岳家硬门拳(岳家拳、岳家掌、岳家手)有机地糅为一体,把岳飞阵法、书法、武学巧妙地移植于民间舞狮中,充裕展示岳派技艺的威、雄、险文武兼备的特征和“还我河山”的豁达气概,独创了丰城岳家狮。周边县村公众慕名前来拜师求艺者接踵而来,因而岳家狮亦普遍地在新建、高安、新干、崇仁、樟树等地撒布。邓子龙在田园村前安有两只重逾千斤的石狮子,故此村得名“狮子邓家村”。

岳家狮整体构造严谨、完美、大气,始创者可谓匠心独具,功法老成。以《满江红》为基调、为魂魄,从道具到音乐,每招每式,均蕴含着岳派武学深挚的文化内涵。剧情有序幕、有开局、有升沉、有跌宕、有热潮、有尾声,如同一首收放自如、布满节奏与韵律转变的交响乐,给人传达悲壮与喜悦瓜代的情绪。道具和音乐均很简洁。狮衣为麻布,背脊上离别用鸟(黑)、黄、绿、白四种色的苎麻做狮毛,用以区分四种狮子的规格流派,排序为鸟一、黄二、绿三、白四,不加任何润饰,补实大度。这四种颜色的脊毛,又离别寄意岳母在岳飞背上所刻的“精忠报国”四字。

舞哪种狮子由舞狮的场合和舞狮部队的身手来决意,鸟狮排行第一,有打遍世界无对手的意思,不到报国紧要关头,无人敢舞,被人们称之为“起祸的天王”,万万弗成大意。民间自谦者多,均不敢妄自尊大。黄狮居少,多舞绿狮、白狮,一不争强好胜,二以和为贵,切磋技艺、自娱自乐。所以说,舞岳家狮戒律相当森严,十分讲究。音乐以响锣、重鼓为主辅以大钹,曲调简洁,顿挫顿挫,大起大落,重鼓助阵,偃旗息鼓,颇具军伍特征。情节有流星开场、技击演习、戏狮、斗狮、攀缘摩天岭等;在动作设计上,充裕吸取赵、余、杨各大流派精辟,显现岳家武学特色,水火流星的雪花盖顶,赶月、过背,连环手,狮子的引颈、伸懒、化妆、舔尘、拜母、垂纶、穿越、滚翻、怒吼、狂啸、发躁等细节动作,全都着意于“三阴”、“三阳”上下功夫。阴为静,阳为躁,静而不止,躁而不乱,精美绝伦地诠释出岳飞《满江红》的悲壮、豁达、大气磅礴的根基内容和中心思惟,充裕施展出岳飞、邓子龙“挂弓”、“倚剑”常备不懈、安不忘危、起劲拼博、艰辛卓绝的主要军事思惟和为国为民的雄才简略、壮志理想。迈方步(走八卦)、引颈、伸懒、抖头、化妆、舔尘、躺卧、舔足等动作属阴内功,如岳飞书法轻松豪迈、潇洒;跳、吼、滚翻、腾踊、狂躁、啸吼等动作为阳硬功,似岳飞铮铮铁骨和抗击金兵不平的精神,舞台排场布满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声势浩大的古疆场氛围。高空拜母、狂啸是岳家狮阴阳并存最具特色、最出色的代表性高难动作。雄狮凳上摩天岭(最高一张八仙桌上加一条椿発)后,在这“绝壁峭壁”上耸立,狮头双足往后悬勾在狮尾腰间,上身向前探出,前腿合一,在高空遥遥拜母,之后垂纶、饮水、“仰天长啸”一声,将双足一顿,“发上指冠”、飞蹿而下、发躁、狂舞,布满饥饮“匈奴血”的英雄气概,将剧情推向热潮。其情调与意境完全可与岳飞词意相印证,从视觉到听觉处处凸显岳派武学特色,可谓立意深远、别具一格。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