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探索 > 历史趣闻 > 正文

“建州野猪皮”为何如斯歪曲

2019-04-13 13:39:02阅读:124评论:

1616年,以十三副铠甲起兵的努尔哈赤平建州、统女真、创后金、称大汗,在他的统率下女真人勇猛好战,大明辽东丢城失地一发千钧,而在关乎女真人生死生死的萨尔浒之战中,努尔哈赤更是以高明的军事批示才能提出“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打”的方针,在短短五天内将十一万明朝大军杀的人仰马翻、大北而回。

而努尔哈赤恰是凭借着萨尔浒之战的赫赫余威,彻底扭转大明与后金的计谋态势,女真此后由被动戍守转为自动攻击,大明帝国在女真与当地农民军的结合强力夹击下摇摇欲坠。

按事理说,16世纪努尔哈赤所统率的八旗铁骑尽量放眼寰宇都罕逢对手,其亲自奠基的大清帝国的雏形更是为日后满清入关锻造了厚实的家底,没有努尔哈赤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大清朝。如许一位在汗青上占有赫赫地位的风云人物却为何惨遭凶横呢?

我们经常在网上会看到部门明粉和皇汉在喷清朝汗青时,往往会冠以“建州野猪皮”、“通古斯野猪皮”等等贬损称呼。那么,什么是“野猪皮”?明粉和皇汉为什么要以“野猪皮”来喷清朝?他们喷的对象又是谁?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有需要先来捋捋“野猪皮”的起原。“野猪”,在以通古斯为族体的民族中有着至高的褒奖寄义,意为“勇猛”、“勇敢”之意,游牧和渔猎等少数民族也习惯将勇敢的汉子引申为“野猪”等勇猛动物的化身。而凭据清朝统治者皇家眷谱《玉牒》记载的情形来看,努尔哈赤的拉丁文转述为nurgaci或Burhaci,满文中“野猪皮”的拉丁文字转写为nuheci,因为满文中的“野猪皮”与努尔哈赤的拉丁文转写高度近似,满清入关吸取华文明后,发现以“野猪皮”来指代努尔哈赤显然是对祖先的藐视,于是在《无圈点老档》、《老满文原档》、《满文老档》、《满洲实录》等满文史估中有意避忌。

而凭据后世学者对努尔哈赤名字的研究,不少专家认为努尔哈赤等同于“野猪皮”的语汇寄义首要有两个起原。第一个泉源就是满文来自蒙古语,蒙古语又源自回鹘文,回鹘文中“野猪皮”的发音就是努尔哈赤,是以,将努尔哈赤视作为“野猪皮”发源于回鹘文。此外一种注释认为北亚通古斯族群受印第安文化的影响,印第安文化中“野猪皮”就是“勇猛”、“勇敢”的代名词,满族作为通古斯族群的一员,袭承了这种表述习惯,努尔哈赤成了“野猪皮”的称谓。

无论是哪种原因,“野猪皮”是努尔哈赤的代名词已是确定无疑,站在华文化的角度来剖析,“野猪皮”绝非是种褒义的词汇,而对于开创后金的定数汗努尔哈赤,以这种不得当的体式来称谓,显然满族统治者无法容忍。

既然定数汗努尔哈赤以草根逆袭的体式开创后金,奠基清朝两百余年的万世基业,那为何明粉和皇汉却将他喷的遍体鳞伤呢?其实,造成这种作对局势的,既有努尔哈赤本人的身分,更多的则是拜他不争气的后世子孙所赐,当然,也与女真族群的文化底蕴有着亲切关系。

努尔哈赤的殛毙

明万历十一年,王杲之子阿台图为报明廷杀父之仇抢掠大明边陲,辽东守将李成梁在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的领导下率军出击,阿台图兵败被杀,明军却在战乱中将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杀死。此后努尔哈赤在兴师征讨明朝时,枉杀祖先就是个中的一条。

然而,按事理讲,昔时努尔哈赤被枉杀是守将李成梁和明朝官兵的行为,但努尔哈赤在向南进兵每攻下一座城池动辄就对汉人进行屠戮,侥幸不死的汉人则沦为了满洲人的奴隶,在这种情形下,想不让汉人恨努尔哈赤都难。

清朝统治者不思进步丧权辱国

满清入关后,中华文明却并没有因为新颖血液的注入而蓬勃成长,反而愈加退化,政治上鼎力清洗潜在威胁,文化上大兴文字狱,经济上闭关锁国,军事上更是对凡是不遵守统治的汉族士人动辄屠城。当有着圣明之主称谓的康熙将西方进步科技当做玩弄于股掌的玩物时。

同时代的沙皇彼得大帝却化妆成水手迫不及待地黑暗考查进修西欧进步文明,马戛尔尼访华团满载西欧进步科技拜访大清朝时,乾隆居然说出“天进取国,无所不有”的闭塞之语,此后,中国错失西方第一次工业文明,满清沦为任人宰割的高洋,而到晚清慈禧主政后,为了在苟延残喘中维持满清的统治地位,竟激昂风雅地将祖宗地盘和产业双手给西方列强送上,甚至奴颜媚骨地说出“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龌龊之语,有清如斯,焉能不黑?

满洲文化底蕴的陋劣

建州女真崛起于白山黑水之间,固然与华夏王朝邻接而居,但与华夏当地天气宜人的情况比拟仍就是吃力寒之地,而历久混居于东北的恶劣情况造成其生产效率低下,每逢吃力寒来袭或天灾人祸,其低下的生产体式不足以让女真部族渡过难关,在这种情形下,抢掠掠取就成了女真人的根基生存状况,一个族群没有坚韧的物质作为撑持想成长出高度繁荣的文化的确就是天方夜谭。

固然此后努尔哈赤创立了后金,确立了国度行政体系的雏形,甚至凭据蒙古文字创制了满文,但从努尔哈赤创立整个国度初级上层建筑到满清入关短短28年内,满洲文明基本无法与进步优质的华文明比肩。但在满洲入关后却强推女真文化,甚至还为此公布“剃发令”,汉人稍有忤逆悉数屠城,而执政堂之上,满清统治者依旧以满语为国度通用说话,这种逆潮水而动以差劲文明压制高度文明的体式想不让人诟病都难。

定数汗努尔哈赤虽毕生军功赫赫,但前人有云“立时打世界,岂能立时安世界?”而满清自努尔哈赤起始至其终结,无不奉行“大棒政策”,以高压态势压制中华文明的成长,中华文明岂能不衰竭?而当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轰开中国大门时,满清统治者却以跪服舔地的体式彻底甩掉中国人民,努尔哈赤作为始作俑者,明粉、皇汉又岂会不喷?

白云苍狗见证汗青变迁,珠宝化石诉说古今人事,栏杆玉砌,诗画人生,人类文明万年进程,中华文化一脉相承,你我都是这条路上的承载者。迎接您鄙人方留言与我们交流。

本文图片均来自收集,若有侵权,请关联作者删除,感谢!

您可能感兴趣的